Category Archives: 香港教育界敗類

香港教育界敗類

教協縱容「校園播獨」天理不容

教協縱容校園播獨天理不容 李家家 愛護香港力量秘書長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猖獗的「港獨」主張之所以在少數青少年蔓延,追根究底就是反對派的縱容姑息,任由「港獨」思潮不斷挖香港牆角。例如,教協在違法「佔中」期間,多次借「通識教育」之名於校園內對未成年的中學生進行「洗腦」,教協還製作一份「洗腦」教材,以「通識教材」包裝,為「佔中」招兵買馬。這份「教材」一面倒歌頌違法「佔中」,把「佔中」的歪理合理化、浪漫化,同時對學子隱瞞參與違法「佔中」的法律後果,以及上街參與暴力抗爭遇到的種種危險。「佔中」蠱惑青少年及學生,教協實在「功不可沒」。 如今「港獨」歪風企圖入侵中學,少數中學生以「港獨」為潮,成立組織聲言要以暴力爭取「港獨」、「自決」云云。「校園播獨」的背後推手當然少不了教協。對於特區政府及教育局官員反對、嚴禁「校園播獨」,教協的反應是立即高調指責政府「打壓學術自由」,並警告政府不能一意孤行,胡亂插手「教育專業」。 香港現行法例絕不容任何形式的「港獨」言行,而教協、反對派政黨、大律師、「黑心」傳媒等也明白這一底線不能越過。故此,反對派才會全力推動於中學校園進行「港獨教育」,煽動年幼無知的青少年成立「港獨」組織,把少年人推向犯險之地。反對派把青少年當成「港獨」炮灰,自己卻「明哲保身」,慢慢收割成果。 中學校園有沒有「討論港獨」的自由,這根本是不用爭辯的偽命題。正如校園沒有「討論」如何製作炸彈、吸毒、自殺的自由一樣。假如讓教協的教師於中學校園推行「討論港獨」的通識或公民教育,和「引狼入室」無異。教協不要誤人子弟,不要把學子的前途作「港獨」的賭注。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愛港力廣埸, 愛港力新聞, 攻民黨功績列表,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家書港言:蛆蛆相衛

蛆蛆相衛 醫務改革拖拖拉拉了十多年,到近日改革醫務委員會的《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終上呈立法會,可是卻演變成一齣政治鬧劇。條例草案於立法會由出席率包尾、『聲稱獨立』的醫學界功能組別梁家騮議員忽然來個黃毓民加梁家傑上身,集黑社會無懶及訟棍歪理王於一身,發動一人抗爭來個無了期兼無底線拉布行動。梁家騮代表的醫療系統小圈子更繼承近年香港齷齪的政治氛圍,為了捍衛小圈子利益把本來為病人爭取應有權利及為市民提供更佳醫療服務的《條例草案》,來一招乾坤大挪移,把醫改說成是特區政府為配合中共引入內地醫生的陰謀。當然少不免用上「訴諸恐懼」呢套反對派(唯一的)必殺技,強調內地醫生如何信唔過,如通過條例香港必淪陷云云。(不知梁家騮議員會否提議日後香港醫生診病時需掛上名牌註明是「香港出世」的『真香港醫生』以供市民參考呢?)醫學界可不是為了自身利益(誰會信!),而是捍衛一國兩制,皆因醫療系統已是香港最後的防線云云。如此口號如此口吻,是否與那些為了個人利益飯碗生計而散播仇恨荼毒下一代,撕裂香港社會的傳媒界教育界及法律界蛆蟲如出一轍? 或者有人追蹤文件及舊日新聞會發現醫改條例草案的草擬初期明明已得到建制派和泛民議員支持,為什麼如今卻變成了捍衛一國兩制、打倒689、拒絕赤化的『公義之爭』。其實遠有母語教學近有國民教育,例子多到一日一夜也數不完,反對派(泛民)多年來均是對民生議案討論初期扮作以市民福祉為依歸,一旦呈上立法會卻又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只要發現有空子可鑽,能夠把議案炒作成攻擊政府攻擊政敵的政治話題,這批擺到明只願為黎智英背後老闆服務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必定當仁不讓要把原來惠及市民的議案來個坑殺及攬炒。再配合港台生果等賤媒發動洗腦式宣傳,最終就是要癱瘓特區政府施政及拖跨香港,同時一箭雙雕製造更多滿腦子充斥怨恨的無業廢青及野蠻刁民。牠們手段卑鄙?是的!可是為什麼牠們仍然受不少『高等華人』『真香港人』支持呢?說穿了還不是香港滿街易受賤媒洗腦的蠢人,同時香港人一向自私到極點,只要認為『自己沒受傷害』就懶理香港根基被一再蠶食,繼續安心支持公民黨黃毓民等賤人表演『反中反共反CY』帶來的精神勝利。 環顧世界各國凡涉及教育醫療司法及公務員系統等既得利益者眾多的改革必定阻力重重,全因人皆自私啊。改善社會整體利益、學生福祉病人權益當然是值得支持的好事,可是一旦涉及自身利益,如減人工、增加工作量、引入監管及競爭等卻又是另一回事了。正如建立醫療系統及興建醫院不是本末倒置只為出糧予醫護人員;興建學校提供培訓資源的目的也不是為教職員創造就業。(尤其如韓連山呢類拒絕考基準試,一而再唔pass基準試,無心教學專心搞政治的教育界敗類。)可是荒謬的現實卻因為醫改教改等觸及社會壟斷利益階層小圈子的私利,由於這些「專業」人士及無恥公會騎劫了整個系統,故能輕易把病人學生轉化成為綁票肉參,繼而發動無底線無懶式抗爭。就算口號說得再漂亮,但明眼人都明白是什麼一回事。只是得民心者得天下,假如利益集團過份貪心太過自私,最終只怕過猶不及弄巧反拙。畢竟既要騙取市民支持同情,又要市民埋單的難度實太高了!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攻民黨功績列表,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1 Comment

家書港言:從反核到反「恐」

從反核到反「恐」 上月台北中心區發生本年第一次大停電,頓時成為政治人物及傳媒人爭相抽水的話題。而剛剛上台的民進黨蔡英文躺著也中槍,被炮轟要為缺電負責。回顧過去多年台灣小島民粹當道,為了政治信仰的爭吵,反智及泯滅人性的程度比文革時期不遑多讓甚之尤有過之。故此我們能看到過去台灣由民進黨裝扮的環保分子為了反政府,高舉反核廢核口號之餘更連火電水電風電等發電項目通通也反對反對再反對,甚至乎出現人唔笑狗都吠的『用愛發電』遊行標語。歸根究底民進黨只是利用民粹及仇恨,無知及恐懼兩大政治鬥爭的法器,為鬥跨對手也懶理社會撕裂愚民滿街,最後是台灣倒退三十年! 試問那些反核電火電水電風電的環保能人,是否願意繳交高昂電費,又或申請成為「停電優先戶」,每當出現缺電第一時間為環保作出犠牲呢 ?當然不!皆因政治刁民從來只會享受叫口號的快感而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或意願,同時亦不會思考每個政策或決定會帶出什麼後果(世事萬物皆是「等價交換」trade-off麻 ),當然更不願由自己去承擔及付鈔!愈是民粹及劣質民主泛濫的社會,愈是依靠『民意』及『公投』則死得愈快。英國脫歐公投絕對是經典中的經典,苦果即日可嚐,不用等十年八載出現有些人拎盡著數後卻要由其他人找數的不義局面。 利用仇恨及恐懼來操弄民意,香港的經典例子當數公民黨親生仔—未來領袖黃之鋒的出道成名一役,反國教示威!香港的民主傳媒及政治蛆蟲利用恐懼來迫使學生家長以情緒代替理性思考,一窩風的參與反國教運動。更可怕的是有些家長帶同自己的子女甚至推著bb車出來反國教。不能否認用bb車載著兩三歲的b做遊行先鋒的確能夠搶收視兼大收煸情之效,可是烈日當空下利用自己的b做遊行先鋒反政府反國教,這是父母愛錫子女的表現還是只為呃LIKE?諷刺的是國民教育是扳倒了,但估不到真正對學子『洗腦』的不是香港特區政府不是689,而是推動反國教的政治戲子及教育界敗類!如協恩中學教長、港大戴耀廷、公民黨毛孟靜及少年英雄黃之鋒等人,這些當日大義凜然『反洗腦』的政蛆教蛆,卻以『公民教育』及『通識教育』之名,不斷利用學校職權及傳媒小圈子的利益關係,誘騙學子及少年人參與佔中,罷課、上街、瞓街、破壞公物等。相信因為害怕港共政權推行『洗腦教育』而支持反國教的家長,如見到自己的子女被政蛆教蛆洗腦上街罷課反佔中,弄至父子關係鬧不和,十居其九也自覺被騙被利用而呻笨。(但又沒有勇氣講出來,始終害怕被那些喪屍般的佔中支持者批鬥麻。) 利用仇恨及恐懼作政治操作的工具,不論港台及世界各處例子實繁不及載,皆因本少利大且快速見效。仇恨及恐懼,絕對是政治蛆蟲爭取權力及破壞社會的最有力武器!

Posted in 國際政經分析, 愛港力廣埸, 攻民黨功績列表,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家書港言:港獨必先推翻中共

港獨必先推翻中共 戴耀廷的雷動計劃雖然落得慘不忍睹半死不活的下埸,但身負佔中發起人的光環,戴耀廷仍深受某些海外華人(說穿了就是法輪公)的愛戴及支持,認為戴一如國際人球王丹,可被利用作攻訐中國政府,一件用完即棄的「利器」。戴耀廷於上星期到台北作公開演說,席間提及『談港獨』與『談分裂中國』的自由及可能,把一些身處香港全完不敢講的說話一次過『談』出來。甚有討好台獨分子及法輪公精神病患,見人講人話的味意。 戴耀廷於台北的講詞其實只是重複西方學者吹了廿年,由學術淪為笑柄的『中國崩潰論』。一言敝之就是香港的未來是不能寄望中共極權,不能相信萬惡中共會信守基本法及一國兩制,香港必定會「一國一制」,被中國同化、共化、赤化云云。所以是香港必需要獨立、自決、自己香港自己救。而香港獨立的先決條件就是中國先分裂、崩壞、由「人民」革命推翻萬惡中共,只有中國四分五裂,香港才能混水摸魚,宣佈獨立並得到『國際』認可,得到『國際社會』介入及強力支持脫離中國或再次成為英美殖民地,最終享受自由民主等美好果實。 可是說到關鍵處到底如何革命?由誰革命?依賴無業高登仔的『鍵盤革命』,每天賦閒在家上網貼文及改圖就能靠互聯網力量推翻萬惡中共嗎?還是一如廢青教主黃洋達的『念力革命』,認為只要有夢想,中共便終會如熱狗廢青所願而倒台?於香港或中國內地再次發起佔中動亂,憑藉那些旺角畫家、女村長、淋尿社工、掟磚放火的蒙面暴徒,以及由無業漢、黑社會、前科犯組成的渣滓大聯盟,用『愛與和平』去感召十四億中國人推翻極權嗎?還是寄望生活於中國內地的支那豬、蝗蟲及小農DNA為香港獨立而挺身對抗萬惡中共呢?殘酷的事實是內地人雖然絕大多數未見得如香港極少數沉迷上街上網狙擊廢青政棍、有理沒理就叫叫漢奸走狗廿三條等口號的真愛國老坑如此死心塌地擁戴中國共產黨政府,但基於實用主義及以理性角度出發,內地人民對中國政府既有投訴亦有不滿,但就從沒想過要「推翻暴政」。遠有利比亞鳥克蘭等顏色革命作前車;近有台灣選舉沉迷政爭蹉跎歲月做反例。要人民捨棄確實見到成績,帶來中華民族近百年來難得的復興的中國共產黨政府,而取香港廢青學者公知口中那套「真民主」,實在是痴人說夢! 就算「疾惡如仇」的抗爭英雄李卓人梁國雄等,多年來也只是消費六四及民主自由,止於留在羅湖橋以南用把口『結束一黨專政』,更遑論那些無業廢青及中產民主優皮。戴耀廷呢類壞鬼書生奢望內地人民犧牲性命去流血革命,而高貴的香港人就坐享其成,這套「香港六四精神」實在只是罔顧現實的幻想。去美國呃下鬼佬還可以,係台灣香港除非遇上法輪公或本土派那批痴呆人士,否則都幾難有市埸!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生果黑金港奸所,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1 Comment

家書港言:守護孩子全城滅「獨」

守護孩子全城滅「獨」 佔中爆紅了幾位傀儡學聯發言人,到旺角暴動後水鬼升城隍的本民前黃台仰、梁天琦,至近日忽然天外飛仙般跳出來的名不經傳慘綠青年陳浩天自稱成立了香港民族黨,並以『香港獨立』為其主要黨綱。縱觀以上事件發展,不難看出背後有人明目張膽地利用年少無知的青少年作傀儡,不斷對一國兩制進行攻擊及測試香港特區政府、中央政府、香港市民的底線。港獨是如何不設實際痴人說夢,早已有不少學者以多角度作出分析,而我們更要關心是港獨組織為何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是否有人想藉港獨對香港法治、營商環境、政府施政、中港關係、社會和諧等作出大範圍全方位的破壞,達至整死香港或起碼弄至香港百業蕭條市民信心盡失,才是幕後藏鏡人圖窮匕現的真正目的。 根據《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而根據第十二條,香港是中國一個行政區域,鼓吹香港獨立的行為,違反《基本法》相關條文。倡議港獨是有違《基本法》及觸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煽動罪及叛逆罪是不必爭論的法律觀點,在過去香港法庭案例中,不難看到有相類的定罪。只是我們明白那些滑頭政棍、傳媒敗類及學棍會不斷以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作掩飾,以『談港獨』、『研究港獨』等藉詞對港獨作出種種實質支持。亦可想像未來總有類似港大民調般「受黎錢財」的學者以學術之名炮製多個『港獨民調』出來,為港獨攪搖旗吶喊,去證明有不少的香港人支持「獨立、自決」云云。 可是港獨聯盟只有一直『談』而沒有行動也不是辦法,反而只會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把信徒的耐性及意志消耗殆盡。故此必定會重施佔中之故智,策劃由政棍學棍『談』港獨,繼而煽動那些入世未深膽正命平、獨立生活也成問題、以為革命是一埸遊戲的青少年,上前線做炮灰為港獨而耗盡一生前途。為免港獨的精神病毒感染香港下一代,對於被無良政棍利用的慘青傀儡,必須及時施以援手,免得他們於歪路愈走愈遠,最後鑄成大錯,而社會大多數未染上「港獨病毒」的青年人更加要及時宣揚港獨要面對的後果,明白港獨並不是他們應該投身的網絡遊戲。盡早對所有鼓吹和宣揚港獨提出檢控,等如及早為青少年打下防毒針,避免如佔中一樣,受到社交網絡不負責任的言論及朋輩的影響而視港獨為潮流,把前途斷送於無恥政棍的手上。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無恥傳媒事件簿,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家書港言:紅歌請你不要唱

紅歌請你不要唱 日前中國內地發生了『紅歌會』事件,因民眾及輿論的強烈反彈,有關人等已知踩屎急急劃清界線。同時香港有少數得個虛名的「阿公」「阿爺」狐假虎威,利用近年冒起的真愛國流寇成立所謂「激進建制派」,大搞唱紅歌活動企圖增加個人政治本錢 。可惜這批冒牌建制除了倒米就再沒做過半件好事,因此不論政府官員警隊建制派政黨甚至連大公文匯等愛國傳媒也視他們如瘟神般避之則吉。其實中國由1949年建國後最黑暗的日子正正是『唱紅歌』的那些年。近三十年中國急速發展來個V型反彈,靠的是實事求是科教興國,以一整代人近乎過勞死的辛勞集中火力去搞建設換回來。中國堀起絕非依靠那些終日無所事事的無業遊民退休人士,又或不事生產熱衷於搞政治運動的投機份子,三不五時上街集會遊行『唱紅歌』就會令國家富強起來。 佔中把潘多拉盒子打開除卻召喚一群社會失敗者及不法份子上街生事,再加上傳媒及政黨等勢力混淆是非黑白推波助瀾,早已把香港弄至半死。假若有另一批流氓以現代義和拳自居,抱住「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污人更穢」等歪理,連群結黨上街要與佔中份子本土派等暴民纏鬥,則香港必然死得通通透透。香港乃法治社會,對抗亂民只能以王道正途,靠執法者如警隊律政及司法界各司其職,出師有名把犯事者通通繩之以法。如有刁民因不滿警方執法或政府「唔夠硬」,又或法官判案不合心意就當起私刑判官,香港法治必將蕩然無存。要知兩派精神病患無業遊民互鬥,受苦的永遠是謹守崗位的無辜市民。 或許香港有少數極度無䎵的教職員藉「通識教育」之名誘騙學子唱<君之代>還以此為樂, 這固然是香港教育界之恥辱及悲哀。可是有常識的香港人都明白要推行愛國教育要對抗<君之代>這股歪風,再數也輪不到『唱紅歌』。莫說八九十後年青人見到這批「紅衛耆兵」只會高聲恥笑,就算四、五十歲的社會中堅,甚或年過七十的老人家,百分之九十九也對這套文革式愛國頂吾順。香港真正的沈默大多數,絕不是那三數千終日遊手好閒,以上街或上網『狙擊』廢青政棍為樂的無業遊民維園阿伯。以『唱紅歌』手法來宣揚愛國精神,除了趕客及倒米之外還有什麼可能? 小說中的桃谷六仙傻人有傻運每每歪打正著,但現實可沒有亂衝亂撞亂叫口號扮扮義和拳唱唱紅歌就是『為國家立大功』這回事。那些連烏合之眾也稱不上的文盲兼法盲,每每也是出醜當出位,口說愛國實則靠害。幕後人編收這批無個正常的騎尼怪來打江山,只怕押注在倒米大軍身上最後連所餘無幾的政治籌碼也輸光呢!振興中華、香港未來,靠的是我們的下一代。真心想為國家為香港出力,請把時間及資源投放在我們的下一代。而不是心存歪念捨難取易走捷徑,妄想靠蛇齋餅糉養住一隊「真愛國耆兵」扮扮義和拳唱唱紅歌就有所回報。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愛港力廣埸,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是誰將孩子推上絕路

是誰將孩子推上絕路 在電視上看到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坐在囚車內一臉落寞,神氣不再的樣子,還有他媽媽在親友陪同下離開法庭的情況,令我想起《聖經》箴言第十章第一節的經文:「智慧之子使父親歡樂;愚昧之子叫母親擔憂。」任何身為父母者,都相信感受到黃媽媽的心情。 然而,令我憤怒的同一天,在《明報》的新聞中,訪問了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就旺角暴亂的回應,李柱銘形容:「港獨」並非可行出路,「英國人都唔畀」,「如果那兩顆子彈不是向天(警員開槍示警),而是向橫,那會如何?」, 說得好,那會如何?但到底誰把孩子推到最前線?誰鼓動他們相信不激進、不暴力便沒有前途?誰在幕後做推手,發動「佔領中環」?利用年輕人的理想和熱情,鼓勵孩子們只要有公義,挑戰法律、無視法律也可以,這才是爭取民主可行之路。 成年人安坐家中 今天,看著一個一個年輕人被拘捕,被帶上法庭被檢控,令人傷感。這些孩子們在年初二凌晨旺角街頭叫囂、掟磚頭襲警、打記者的時候,他們知道後果嗎?他們意識到自己已走上不歸路嗎?他們可想到在家裏對自己處境擔心不已的爸爸、媽媽和長輩嗎?太遲了!磚頭一掟,鐵棍一揮,他們的未來只有一條崎嶇難行,沒有前景的絕路! 年輕人的前途被斷送,那些鼓動他們參予「佔中」做違法行動的成年人在哪裏?李柱銘、黎智英、陳日君、陳方安生、余若薇、梁家傑、戴耀廷、朱耀明、陳健文、李卓人、何秀蘭、何俊仁、李永達、毛孟靜、范國威等等,只懂放言,鼓動年輕人向前衝,他們站在最後一線,指指點點,讓法律責任孩子去承擔,今天會否覺得自己無恥?他們會對孩子們的父母有一絲歉疚嗎?若他們完全相信鼓動孩子做他們眼中的公民抗命,但實質是違法的行動,是完全是正確的,為甚麼他們不鼓動自己的孩子、孫兒走在最前線,做第一把手,把公義彰顯起來?當他們的兒孫今日還在做自由人,仍然享受著守法市民的種種權利時,他們有想到自己的怎樣對待人家的孩子嗎? 「佔中」在年輕人當中燃起了不守法的火種,星星之火,不斷蔓延。孩子走上戰場,已經叫不下來了,但李柱銘為保住他們一群老頭兒的既得利益,以及自己支持的政黨,包括主要是公民黨的地盤,竟然還在昨日的《明報》的訪問上說:本土派以革命作口號,理應搞革命推翻制度!他叫本土派梁天琦不要在本周日在新界東補選跟公民黨的候選人楊岳橋爭位,而叫人去搞革命,私利上腦,還嫌遺害年輕人不夠嗎? 是誰將孩子推上絕路?香港人要謹記著他們每一位,鬥跨香港的不是孩子,是他們這一群幕後黑手! 新界東補選其他候選人:包括民建聯周浩鼎、新思維黃成智、方國珊、梁思豪及劉志成。 黃麗君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無恥傳媒事件簿,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法治社會不容假民主真暴徒

法治社會不容假民主真暴徒 李家家 愛護香港力量行動召集人 大年初一晚上旺角街頭,「本土派」暴徒以「撐小販」為藉口策劃組織了暴動。一眾蒙面暴徒四處縱火、傷人及破壞公私財產,更以各種「自製武器」及磚頭木板圍毆包括警察、食環署職員、消防員等執法者。就連各大傳媒記者亦不能倖免,因現場採訪把鏡頭指向暴徒就惹來血光之災。 暴動持續了整個夜晚至第二天清晨場面才慢慢受控,可相隔不足數天,香港多處又再發生疑似「本土派」暴徒慣常的縱火事件。暴徒的所作所為,絕對是挑戰法紀及社會的容忍底線。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旺角暴動的主力大軍皆是無業遊民、無知學子及社會邊緣人。其實早於「佔中」之時,潘朵拉的盒子已被打開。由「佔中」到鳩嗚、反水貨客活動、衝擊立法會、圍堵及禁錮港大校委等事件,打着「違法達義」旗幟的不法分子不斷將暴力行動升級。 愛護香港力量曾多次舉辦街站活動、印刷傳單海報、報章撰文,反對「佔中」這一明顯以青少年為「目標」的違法活動。苦口婆心奉勸家長切實擔負起教養之責,小心政棍、傳媒界及教育界的敗類以歪理妖言迷惑青少年,向學生「餵毒」。可惜,始終有少數青年誤入歧途,步上暴民之路。加之過去凡涉及「佔中」、反水貨客等「政治事件」的法庭判決,裁審官以種種荒謬理由放生疑犯,貫徹「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香港獨有現象!違法而不需負上任何法律責任,向社會和青少年釋出了對法治不利的負面訊息。 「本土派」暴徒罔顧市民及執法人員性命於旺角「打砸燒」固然令社會大眾義憤填膺。但少數「黑心傳媒」於事件第二天已開動其宣傳機器,為暴徒進行漂白及轉移視線,則是對新聞專業操守的極大褻瀆。更有「大狀黨」的律師高調向暴徒提供「法律意見」及「法律援助」,傳授一旦被警方拘捕後如何脫罪的「法律指引」 等等。暴亂過後,暴徒仍得到以上種種聲援,猶如向癮君子發放更強力的毒品,難怪大學學生會代表及「本土派」代表仍不知悔改,變本加厲發表什麼「永遠站在抗爭者一方」、「寧為玉碎」等可笑可憐同時可恥可怕的殉道宣言。 旺角暴動過後,香港市民更要反思問題所在,正本清源。香港的言論自由是否已被濫用至任由仇警殺警等惡言在網上散播,是否對於那些「本土派」於網上發放教導如何製作武器及使用面罩掩藏面目的「暴徒手冊」 不聞不問。新聞自由是否被扭曲至任由某些傳媒每天於報刊及電子媒體指鹿為馬、發放有失偏頗的言論煽動市民反政府、向青少年散播仇恨的種子。法治精神是否已淪為「有『傘』無罪」,只要是「出於為社會爭取公義」的原因就必定會輕判甚至放生。 現在的立法會群丑亂舞,拉布已成常態。假如再讓那些「鬥激圖暴」的「本土派」又或「為暴徒爭取權利」的黑心律師當選立法會議員,後果將不堪設想。假若我們再不盡力撥亂反正 ,香港很有可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愛港力新聞,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投票救香港, 攻民黨功績列表, 無恥傳媒事件簿,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社運廢青楊政賢的懺侮錄

楊政賢: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我掙扎了一會,才決定用文字紀錄昨晚的情況。我不是Nobody,但無論你對我有什麼印象,這個經歷是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昨晚,我在香港大學U-Street的小食店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 〈一. 小食店內的風波〉 手錶上的指針踏在10時20分的位置,我站在小食店的檔口前,等候姨姨淥熟那墨魚丸加芝心丸米粉。站在我左前方的是一個身形胖胖的同學,緊隨其後的兩位,我其實沒有留意到,直至胖同學向他右邊說了句:「你仲夠膽嚟呀?仆街!」當時我以為他們倆是相識的同學,只是一個小爭執。(其後幾句我不記得完整句子,內容大概如下) 「講緊你啊,大陸人!」 「X你老母!」 右邊的兩位同學背向我,我看不到他們的臉孔,我只看到他們頭轉向胖同學,沒有出聲。 「你做乜X嘢喺度呀?呢度唔係你嘅地方呀!返大陸啦!」 那時候我已經意識到他們是不相識的,而我正在目擊其中一人在辱罵對方。胖同學此時已經完全把身轉向右邊的兩個大陸同學,我清晰地看到他整個樣子。他背著一個有掛飾的背包,額頭青筋暴露地向著他們咆哮:「X你老母!侵略者!」我的腦袋閃過美國ABC電視台的老牌社會實驗節目 “What would you do?”,心裡暗希望這只是一場真人騷。可是,胖同學依然連珠炮發地咒罵,我終於忍不住說了一句:「你好喇喎,你點可以咁樣講嘢㗎?」「人哋而家都冇惹到你,人哋過黎買嘢食啫。」 胖同學這時候更加激動,手指著兩個大陸同學:「咩冇嘢呀?佢成個民族有嘢呀!侵略香港!侵略者!」我繼續跟他理論:「你識唔識尊重人呀?不如你走啦。」 「佢哋係侵略者,搶哂我哋啲學位!」 「你聽我講啦,佢哋只係普通學生嚟。香港學生係有一個固定學額,而每間院校亦有另一個固定的國際生學額,國際生學額有幾多係影響唔到香港學生有幾多學位㗎。」 「你啲你係香港人定中國人呀?做咩要幫住佢哋?我哋香港人有納稅㗎!」這句說話刺傷我的心,我是香港人,介入不等於我維護另一處的人。 「人哋過嚟讀書,都要十幾萬學費,係貴我哋本地人幾倍嘅。」 「點同呀?我哋有納稅,我哋應得教育權利呀!佢哋冇呀!」 僵持了一會,胖同學拿起他的出前一丁外賣,轉身向門口走去。我望向前方,見到中國同學B手持電話把整個過程拍下。怎料胖同學經過他身旁時,一手打在B身上,B的電話頓時飛彈至兩米以外的地上。我立刻大喝了一聲,而B亦追上去,中國同學A卻把B截住,胖同學消失在視線外。 定了神後,中國同學用廣東話跟我說謝謝,我回答:「請別理會他,大部份同學也不是這樣想的。」可是,我知道這不是事實。事實是,香港人對中國的仇恨日益增加,昨晚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單一事件。然後,我跟B說:「我的身份有點尷尬,如果可以請不要把剛才的片段放上網上,謝謝。」因為我知道,若片段放了網上,我也許就會成為眾矢之的,遭人咒罵楊政賢這個「左膠」在出賣香港。 〈二. 我恨我自己〉 踏出小食店的那刻,我真的很難受,眼眶充滿淚水。但是,我還有一個會議要開,所以我深呼吸一下,然後回到上層的學生會。就像沒有事發生過,我回到會議室繼續開會,儘管整個思緒已經被剛才的事佔據著。中港矛盾,在街頭已見慣見熟;在港大看到無緣無故的衝突,倒是頭一遭。會議中途,突然有人拿出電腦播出上水反水貨客的示威,片段不斷聽到兩邊的人在互罵「X你老母」,好像重演剛才的情況,我差點在十多人面前哭了出來。然後會議結束,我跟同學道別後,隻身乘搭電梯到香港大學地鐵站。那時候我終於決堤了,由那條通往月台的走廊開始,到列車開到佐敦站,總共哭濕了一包紙巾。幸好那時候已經凌晨12時多,沒有太多人留意到我。 傷心,不足以形容那時候我心情,更像痛得胸口撕開兩半,因為不知不覺間,我城已經充滿那麼多仇恨與衝突。 可是,我更恨的是自己。我恨自己不能好好地解決那時候的衝突。 朋友都知道,我不是個怕吵架的人。通常愈吵我就愈強硬,例如在警署內受辱的話一定會臭罵對方。但昨晚的我,實在不想將胖同學當成敵人,臭罵他一番。「搶資源」、「搶學位」、「大陸人」,胖同學之所以仇恨他眼前的中國同學,大概不是因為他本質上就是種族主義者,而是他這些年來的生活經驗、以及接收的資訊令他認為中國人就是必欲除之而後快的敵人。我諒解他的看法,因此我不能也不會當他是敵人般罵他。 但我依然恨自己。 讀了四年的政治學、社會理論、道德哲學、再加半年的人權法,我竟然不能用好的理由來緩和對方的憤怒。竟然,繼續用對方付了三倍學費這些理由嘗試說服他。 我是因為他們有準時交學費,沒做錯所以介入嗎?其實不是。 我回想在小食店那刻,我出聲阻止胖同學繼續侮辱對方,是因為我覺得那兩個中國同學是無辜的,也因為我怕那兩個同學會從此仇恨香港人起來,加入中國國家及民族主義的狂潮中。我憂慮這種仇恨會在兩個群體慢慢漫延,自我預言地令兩個群體成為敵人,互相攻擊。我不想見到我愛的城市陷入這種狀態中,因此我介入了這場爭執。 香港這城市活在驚恐、躁動當中,我們怕堅守的價值會被中共剝奪,年輕人、小中產每日勞動卻得不到安全感,深恐老年時陷於饑寒貧困。增加學位的訴求,爭取多年而不得要領;民主政制,在警察亂棍下打散了。年前,新民主同盟爭取過削減國際生學額,因為他們覺得這樣可以驅使政府增加多些本地生學額。結果呢?政府毫無回應,不了了之。中共太遙遠,無法即時撼動;香港政府每每跟市民作對,將它的責任轉化為民間的矛盾。水貨客問題,政府解決不了嗎?不是,它只是不執法,然後迫使市民用自己的方式去宣泄憤怒,再用輿論去製造香港的亂象。 所以,即使我認為胖同學辱罵的方式不對,我沒有因他燥動的來源,以及對未來的恐懼而討厭他。 〈三. 仇恨是負累〉 回到家,整晚未能入睡。我打開了電腦螢幕,在電影庫中開了《American History X》來看,這是一部以美國黑白種族仇恨為主題的影片,敍述主角Edward Norton由一個白人至上新納粹主義者,到殺掉兩個黑人後反思種族主義的過程。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日本學運打了台港學運一巴掌

日本學運反對安倍戰爭法案掀起風潮,與迷戀軍國主義和殖民主義的心態切割,獲近七成民意支持。日本學運的進步性,彰顯台港學運的反動性;台港學運對殖民統治的眷戀,被日本學運進步力量所嘲笑。 日本學運打了台港學運一巴掌 日本學運反對安倍的戰爭法案獲得了近七成民意的支持,以雷霆萬鈞之勢,凝聚數以十萬計的民眾上街示威,吸引廣大的青年學生與幾百名的憲法學者,成為日本自六十年代安保運動以後規模最大的一場學運,展示日本社會的強大動力。 日本這場學運不僅獲得多數人的支持,它所承載的信息與價值觀,對去年只有不到半數人支持的台灣太陽花學運和香港「佔中」的雨傘運動,都帶來重大衝擊。更直接的說,日本二零一五年學運,毋寧是對二零一四年的台港學運,打了一巴掌。 日本學運的訴求,揭發安倍的戰爭法案違反了日本憲法第九條,顯示民間珍惜日本戰後的和平體制,反對國家機器再度將人民捲入戰爭漩渦,反對日本二戰時所宣揚的軍國主義與殖民主義。日本民意堅守當年麥克阿瑟統帥在憲法中所帶來的普世價值,揚棄迷信武力、以強凌弱的國際關係準則。這代表了日本社會主流與新一代對昔日軍國主義及歌頌殖民的歷史加以切割,慎防右翼的安倍政府在「正常國家」的幌子下,將當年的「大日本帝國」史觀借屍還魂。 因而日本學運就是對日本二戰的帝國主義心態及殖民史觀予以徹底的拋棄,讓安倍晉三和他的右翼勢力不能再用「正常國家」的名義偷偷地「移形換位」,將二戰時日本殖民主義餘緒重現。 但諷刺地,台灣與香港的學運在種種理想主義的外衣下,卻難掩殖民鄉愁的陰影。台灣的太陽花學運上半身是反黑箱、爭民主,但下半身卻是台獨、戀殖。「台獨教父」李登輝就公然宣稱「日本是祖國」,而霸佔立法院、攻進行政院的學生則將中華民國的國旗倒掛,對「中華民國」四字極為不屑。香港的雨傘運動也以民主的名義,但卻有些人舉起了英國的米字旗,打出「我不是中國人」、「Hong Kong is My Country」的口號。 這都顯示台港兩地學運的領袖既選擇性地遺忘,也缺乏歷史知識,漠視當年多少仁人志士為了擺脫殖民主義的枷鎖,拋頭顱,灑熱血。在台灣,只有少數皇民化家庭才會改上日本名字,李登輝變成了「岩里政男」,而《台灣民報》的蔣渭水、林獻堂等先輩,曾不斷與日本殖民當局博弈,爭取台灣人的尊嚴;他們不會忘記日本殖民政府在統治之初所採取的高壓殘暴手段,如一九一五年的「礁吧哖事件」屠殺逾千人,屍橫遍野;一九三零年的霧社事件,日本殖民政府甚至出動飛機和毒氣來鎮壓原住民,令人髮指。 事實上,今天台灣的「戀日派」都只是突出台灣殖民當局在四十年代的「現代性」的成就,對照中國大陸當時的貧窮落後,如李登輝最近回憶說他在四十年代去山東青島時,看到當地生活之嚴酷、窮困,言下之意充滿不屑,與他所仰慕的東洋「上國衣冠」不可同日而語。 其實日本的台灣殖民政策一直是歧視台灣人,不許台灣人念法律和政治等科系,而精英只有去念醫科,但在台灣光復之後,李登輝這位日本刑警的兒子也可以當上總統,而「三級貧戶」之子陳水扁也可以憑寒窗苦讀,進駐總統府。 香港學運以雨傘運動之名,在國際上展示爭取民主對抗強權的形象,但客觀上只是播下了港獨的種子,反共變成了反華,奏起了「去中國化」的政治交響樂。 雨傘運動浪潮五彩十色,像嘉年華一樣,但傘內卻是隱藏著分離主義的影子,如港獨之「影」,附民主之「形」。民主化、真普選等美麗圖畫迷惑年輕學子,但圖窮匕現。香港社會歧視大陸遊客的「驅蝗」行動,以及後來破壞商戶營業的「鳩嗚」行動,都顯示極端的港獨勢力綁架民主派的主流,損害了大多數市民的利益。 高喊「外抗強權」的雨傘運動變成了「內藏國賊」的遮羞布,越來越被香港沉默的大多數唾棄,最近也刺激泛民主派深刻反思,不要被香港極端勢力牽著鼻子走。 今年是中國人抗戰七十週年的紀念,在這場英勇壯烈、三千六百萬中國人犧牲的抗爭中,香港人並沒有缺席。當年活躍在港九與新界地區的東江縱隊游擊隊也從敵後對侵華日軍予以狙擊,展現香港人以小擊大、鄉村包圍城市的歷史傳奇。而今天那些佔中的街頭鬥士是否還有這樣抗日的「勇武」精神? 從日本與英國的角度來看,那些在台灣「媚日」與在香港「媚英」的言論都成為笑柄。一些英國人已在社交媒體上呼籲港獨分子,不要將英國人心中神聖的米字旗與港獨扯上關係。日本的學運進步力量也嘲笑「李登輝們」,不要將日本人自己都感到不安的侵略史觀拿來表揚。 日本學運的進步性,彰顯台港學運的反動性。今天在日本街頭鼎沸的學運,也在歷史的舞台上,對太陽花學運和雨傘學運,打了響亮的一巴掌。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