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

「佔中」期間有大學生的一句「生於亂世」於網上被多次轉載,雖有一些人士認為社會應「加倍包容」這些年輕人,但絕大部分市民只會對這些衣食無憂的學生把香港形容為「亂世」而感到既可笑又可悲。違法「佔中」雖已宣告落敗,但社會上各種破壞秩序的違法行動仍未有止息。這些反社會的激進分子,打著「真普選」、「香港獨立、建國」、「反水貨客」的幌子,以「暴力抗爭」為手段,正正是把原本太平的香港變成「亂世」!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近年的職業示威者不斷挑戰法治及警方執法底線,例子不勝枚舉。有「香港人優先」衝擊駐港解放軍軍營;「調理農務蘭花系」、「本土行動」、「反水貨群組」所謂「驅蝗」、「狙擊水貨客」行動;再有十三、十四歲的「高登仔」攜帶開山刀及噴火槍等裝備參與衝擊立法會;以及「熱血公民」成員於「佔中」期間多次暴力衝擊警方。為吸納更多追隨者,以《蘋果日報》為首的黑心傳媒,不斷煽動激進分子上街反政府,英雄化違法人物並抹黑警方。與此同時,一些無恥政棍如黑金醜聞纏身的毛孟靜及范國威,高舉「本土優先」口號炒作水貨客及自由行等話題;再加上一幫以極端言論揚名的人物,如「城邦論」「國師」陳雲、「熱血公民」黃洋達等終日宣揚「勇武抗爭」思想。經過日積月累的煽動和洗腦,社會上一些自我形象低落、沉迷網絡虛擬世界的無業遊民或社會失敗者,終於被蠱惑而成為了所謂的「抗爭英雄」,最終走上暴力抗爭的不歸路。

近年法庭對反社會反政府的暴力及示威活動往往輕判甚至無罪放生,這根本就是為廢青的違法抗爭大開綠燈,令他們衝擊社會治安、散播惡毒言論再沒有後顧之憂。回顧兩宗具代表性的「政治案件」,如2007年6月年僅22歲的網民林嘉樂於網上吹噓要炸「迪士尼」及美國領事館,最終被判罰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罰款1萬元。2010年26歲的網民陳宥羲於「高登討論區」帖文聲稱「要學猶太人炸中聯辦」被裁定有違公德罪成,但最終卻於去年3月獲終審法院裁定上訴得直,逃過了法律的懲罰。

假如今日法院繼續「放生」這些目無法紀的兇徒的話,實在難以想像這批喪失理智的暴徒下一次的「勇武抗爭」會造成怎樣後果!法治社會,對違法亂紀的行為依據法理施以嚴懲,以求威懾之效,這才是維護法治的核心要義。違法不究,執法不嚴,即是宣佈「法治已死」。如此發展下去, 我們的下一代才真是「生於無法無天的亂世」!

馬料水廢青大學學生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1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2

ºô¥Áµo°_®Â½Ã¨F¥Ð,¨ú®ø¤@ñ¦h¦æ¥Ü«Â¡C¦ó¶q¶vÄá(Pix By : Felix Ho) 2015/02/15´ä»D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4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5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1 Comment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

評:除了講粗口,也不知可以同呢D錯生於太平盛世的文妓講什麼!(如果牠生於八國聯軍或日本仔侵華時代,以其「文筆」及「人格」,肯定牠「士途無限」!)

歷史中的政治

教育局最近宣佈改革初中中國歷史課程,加強近代史的比重至一半以上,他們的用心絕對可以理解,加強近代史教育是國民教育政策實施的一部分。對内地而言,中國近代史的主旋律,就是自1840年英國發動鴉片戰爭進行帝國主義入侵,中國人飽受欺凌,陷入被西方列強瓜分,幸好有共產黨不屈不撓的鬥爭,帶領中華民族實現偉大的復興。

在中學加強近代史教育原則上並沒有問題,關鍵在於我們怎樣定位怎樣施教。就以鴉片戰爭為例,這場戰爭近百年來均被視為帝國主義入侵開始,中國近代屈辱史的起點,也是香港成為殖民地之開端,如果當成宣揚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教育一部分,那反倒容易,只管將內地一套搬過來便成。但若果是要求真的歷史科,要講事實,那爭議就大了。數年前倫敦大學歴史系教授Julia Lovell來港宣傳其新書The Opium War: Drugs, Dreams and the making of China,當時正為電視台主持讀書節目,曾經訪問她,談到鴉片戰爭這件事在中國人近百年間的傳播及轉變,她指出在不同政治背景下鴉片戰爭均有不同的論述。在民國初年孫中山排滿革命宣傳影響下,鴉片戰爭論述主要突出滿清政府無能,官僚腐敗,軍隊落後,而非指向西方「帝國主義者」。真正變成帝國主義入侵、仇外及民族主義宣傳是源自三十年代國民黨南京政府,而1949年後共產黨是繼承國民黨這一套。

Julia Lovell一書也提出有爭議性的觀點,在政治宣傳論述中,鴉片戰爭之邪惡,令人髮指,是因為英人明知毒品有害仍向中國傾銷鴉片,荼毒我們,林則徐禁煙理所當然,英人借此發動不義之戰。

但「鴉片」當時在東西方社會,均視為上流階層玩意,並不如今天視為十惡不赦的毒品,其負面形象是後來才加上去的。至於中國鴉片市場,當然也非英人壟斷,中華大地其中雲南、新疆等地種植鴉片,而且數量龐大,國產鴉片比不上洋人進囗貨,跟今天奶粉問題相近,洋貨不論在貨源、價格及品質控制方面均比國貨穏定,因而多受用家歡迎。英人是否早有預謀地荼毒中國人,殘害其心智,千方百計傾銷毒品?這當中也有偶然性,中英貿易因茶葉造成逆差,英商努力找尋在中國有市場之商品,而鴉片正廣泛受到中國用家歡迎。

要認真去教授近代史,必然會觸及上述敏感問題,處理不好,隨時傷害自己人感情。若果真正加強香港人對近代史認識,就要尊重歷史知識,不能變成政治宣傳。另一個更大爭議是抗戰歷史,真正領導抗日犧牲慘烈的是蔣介石及其國民黨軍隊,而非躲在延安的共產黨,反而共產黨借抗戰機會擴張勢力,最終成功打敗國民黨。這段歷史怎樣教,當然要忠於事實。

香港正因曾經是殖民地,我們在中學階段不用學英國史,也避開了中國近代史,反而可以擺脫將歷史當作政治宣傳的不良影響,有興趣的可以自己選擇各種歷史觀點,親共的、擁戴國民黨的,反殖的、親西方的,各有市場。今天當官員謀劃強化初中近代史教育時,恐怕最終會如昔日推動「通識教育」一樣,變成「葉公好龍」,將充滿爭議性的近現代史帶入課堂之內,屆時又會出現指責香港初中近代史課程荼毒青少年的聲音。

在文明社會的標準中,教育啟迪智慧、培養獨立思考的重要功能,加上時代變了,網絡上近代歷史資訊唾手可得,學生也非白紙一張,要借近代史作政治宣傳,恐怕最終只會適得其反。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1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2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3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4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1 Comment

請用文明說服我

請用文明說服我

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一群搞完屯門、沙田又搞元朗的熱血激進反水客分子,終於遭遇滑鐵盧。以前他們罵別人,今次輪到被人罵;以前他們包圍別人,今次則被反包圍;以前他們跟蹤別人,今次嘗到被跟蹤的滋味。如果說香港事情香港話事,那麼元朗人決定元朗的事乃天公地道,關你們外來人屁事啊。

不錯,從最時髦的「本土」理念觀之,由市區跑到鄉村搞事的示威者,的的確確是「外人」。元朗村民堪稱真正的原居民,他們的祖先移居香港的歷史可遠溯至宋代,而示威者大都是後來移民的後代。在七百多萬香港人中,沒有人比元朗人更「本土」、更「純正」,示威者可以不歡迎外來旅客,元朗人同樣可以不歡迎外來的示威者,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老實說,元朗人未以傳說中的潑糞方式反擊示威者,只是互相叫罵、身體接觸,已經算很客氣、很克制。

香港有言論及集會自由,和平表達意見沒有問題,但激進組織往往採取極端手段,但求出位,無視別人感受,不少港人與有恥焉。自己是「黃蟲」,卻動輒罵別人「蝗蟲」,好一場「黃蟲鬥蝗蟲」。雖然「黃蟲」只是極少數,不能代表主流民意,卻嚴重影響香港形象。

龍應台女士有句名言「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對於水貨客擾民問題,港人同樣應展示文明質素,否則與「蝗蟲」無異。可惜,激進組織的表現與「文明」兩個字相差十萬八千里,別的不論,單說他們出場時常用黑色口罩、頭套包住面目,不知就裏的,還以為到了中東,難怪這些人有香港原教旨主義者的稱號。

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若反水客行動理念崇高,何不光明正大,何必遮遮掩掩,欲蓋彌彰?既以熱血自居,卻連以真面目示人的膽量都沒有,可憐可悲。眼看香港墜落,文明倒退,真正愛港者怎能不痛心

廢青熱狗入元朗1

廢青熱狗入元朗2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2 Comments

愛港力祝願市民新年快樂喜氣羊羊

愛港力祝願市民新年快樂喜氣羊羊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愛港力天水圍愛心送暖

愛港力天水圍愛心送暖,剛完滿結束,500個福袋已送到長者手上,感謝來賓參與,陸頌雄議員、劉桂容議員、趙秀嫻議員、鄧卓謙議員全力支持愛港力關懷長者行動,多謝愛港力組員、義工、地區團體及義工,明年再見!

1425305_441170562706932_8319275484838162535_o

10418435_441171789373476_8038140713766662024_n

10828006_441175759373079_5119986212155320815_o

10922774_441173109373344_4597753918303377334_n

10942519_441170836040238_5511586919594447891_n

10959493_441169482707040_451122533116863131_n

10959593_441170512706937_2647063171357033283_n

10959873_441175669373088_1339516510931186270_o

10974189_441174686039853_2972395122932578402_o

10974495_441169809373674_1056129544411275245_o

10978511_441170122706976_2640254108994904561_n

10980153_441173372706651_1528414796291606460_o

10987446_441172806040041_7307869064917875487_n

10991078_441172852706703_6035132168548783048_n

10995286_441170896040232_1004873264916090398_o

10998306_441169132707075_4788411503328322779_o

11002608_441175706039751_6599433852460125339_n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殺人放火黃屍歹作奸犯科本土派

「極端本土派」煽「獨」走火入魔

「佔中」過後,香港社會仍不平靜。原因是持續79日無法無天的「佔中」,祭出所謂「命運自決」的旗號,打開了「港獨」的「潘多拉盒子」。現在回過頭來看,「佔中」就是一場志在散播「港獨」思潮的行動。所以,在「佔中」之後香港政治對抗其實沒有減輕,而是更加尖銳,更加複雜。

「港獨」借「佔中」散播

「港獨」借助「佔中」在社會上散播,亦逐漸形成兩大主要平台:一是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二是組成各種「極端本土派」組織,包括奉嶺南大學學者陳雲為「國師」的「本土城邦派」;以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愛將「金金大師」梁金成為首的「光復上水」網絡群組;黃毓民、黃洋達的「熱血公民」、「調理農務蘭花系」等,採取極端行動以散播「香港城邦」、「獨立建國」的歪風。而這兩個平台其實都是同一批人掛上不同的牌子而已。

就如《學苑》副總編輯陳雅明,他在1月號中發表名為《最後一代香港人》的文章,將香港人稱為「奴才」,惡毒地詛咒「香港大半部歷史都是奴才史」,誣指「香港年輕人只是想做一個人,得到人應有的權利,卻被政權封殺得了無希望。行動的,被拘捕,連講話的,也被公開批鬥」,呼籲港人要「命運自決,創造歷史」。這篇文章與所謂學術研究相差十萬八千里,活脫脫就是一篇「港獨」宣言,是呼籲「港獨」人士「起義」的動員令。而這個陳雅明是誰?其實他就是「熱血公民」的死忠支持者,在讀大學前已經深受黃毓民、黃洋達、陳雲等人「洗腦」,是「極端本土派」的一員。及後他成功升讀港大,並且利用《學苑》編委會一向乏人問津的「良機」,控制了《學苑》,繼續走「港獨」路線。

事實上,《學苑》煽「獨」已非今日始,由周永康擔任副總編輯的時期,已經鼓吹「香港自決」,及後隨王俊杰、陳雅明等「極端本土派」相繼掌控《學苑》,令《學苑》儼然成為「極端本土派」的宣傳喉舌、變成了「港獨」的宣傳基地。

利用水貨問題挑撥兩地矛盾

如果說《學苑》煽「獨」還主要是「文攻」,日前發生的上水縱火事件則是性質極為嚴重的「武嚇」,一名青年涉嫌響應網上號召,企圖向上水一個水貨貨倉縱火而被拘捕。這宗縱火事件其實也是「極端本土派」大力煽動極端思潮的惡果。固然,上水等地區的水貨問題確實嚴重,令不少當區居民感到不滿,但當局已經大力打擊。有別有用心者卻利用水貨問題大做文章,上綱上線至所謂中央對香港的「打壓」,甚至提出荒謬絕倫的「殖民論」。這些言論對大部分市民來說自然是不值一哂,但對於一些入世未深的青年、終日靠上網接觸天下事的網民來說,無日無之的宣傳「洗腦」卻令他們產生錯誤的認知,不斷被人挑撥刺激。終於當有人在網上教唆他們採取縱火等手段反水貨客時,一些人即猶如「入魔」般受其操控,鑄成大錯。

從《學苑》煽「獨」到上水縱火事件可以看到,「極端本土派」經過「佔中」一役,氣焰愈來愈大,行徑也愈來愈走火入魔。他們已經擺明車馬以激進手段爭取「香港建國」,有目標、有行動、有導師、有死士,不容社會各界掉以輕心。特首梁振英批評《學苑》是擊中了「極端本土派」的重心。現時處境最尷尬的是反對派,究竟是繼續與這些人狼狽為奸,最終引致民意的反彈,還是冒被狙擊的危險,急急與他們劃清界線。對反對派來說都是一個兩難的問題,梁家傑的反對「港獨」言論遭受圍攻便是最明顯的例子。

殺人放火黃屍歹1

殺人放火黃屍歹2

作奸犯科本土派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港大法律學院成了革命重鎮

港大法律學院成了「真晋選」重鎮,為禍深遠!

張楚堅

據悉,戴耀廷等的「民主實踐學術研究」是由美國某基金會付錢的,其關鍵概念「真普選」在現實世界中,主要在非洲一些落後及動亂不止的國家推行,成效有目共睹地差!為何仍以「法律學者」身份不断宣揚「真晋選」,大狀党一群政棍亦如是,令人無法不懷疑他們真正目的,是把香港推向落後動亂的深淵!

戴耀廷的「民主實踐學術研究」指斥不符其定義的便是「假晋選」,把「真普選」美化成「最佳制度」,不段吹噓,要香港一步到位推行!他認為如此複雜的制度選擇,可以像黑和白一樣分明,而且拒絕有談判空間,絕不妥協!這種簡單二分法把政制討論現實撕裂,製造矛盾对立。莫非這就是「港大法律教授」的「民主學術實踐」的水平?

他還不斷作「和平佔中」、「違法達義」等的論述,毫不掩飾地把矛頭直指中央和人大,用違法威脅手段迫使中央和人大踐踏《基本法》!最令人奇怪的是,這種完全經不起常識和簡單邏輯檢驗的論點,竟然由「港大法律學院教授」的名義,不斷在傳媒宣傳,由於以「最高學府法律學術殿堂」人士的觀點作包裝,一般市民就算有疑問,多半認為自己學術水平有限,不敢或難以提出質疑了。

我們充分理由懷疑,以戴耀廷為主力的港大法律學院某些教授,有沒有以「學術研究」名義,在法律層面進行「港人自決」(港獨)研究?「兩制大於一國法律研究」、「公民抗命法律研究」、「違法達義法律研究」?為反中亂港團體在法律、理念、策略、宣傳等層面提供依據。這種遠離學術自由的「理論港獨」最為陰險!最離譜的是,戴耀廷「民主實踐學術研究」是由美國某基金會付錢,或由肥佬黎以間接手法「捐錢」的。

港大法律學院日漸淪落成為反中亂港的重鎮,水平下降之餘,更危害國家安全!因此,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有責任重新審視該學院的所有「香港法津研究」項目,停止撥款給那些危害香港法治的「研究項目」,責成法律學院須把瘀血清除,使「法律港獨」再無法以「學術」形式存在!

港大法律學院成了革命重鎮1

港大法律學院成了革命重鎮2

港大法律學院成了革命重鎮3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當傳媒失去了公信

當傳媒失去了公信

信任是珍貴的資產。從來不會無緣無故到來,不過苦心積累後,卻可以不明不白消失。不見了後,要重新得到更是難上加難。人如此,傳媒更十倍之。最近,愛德曼公關公司公布,第15年在全球27個國家地區做的「2015信任度調查」,香港整體信任度,由全世界最被信任地區的第五名,狂跌12位至排名17。其中最影響香港排名的是我們媒體的信任度,慘跌22%,由去年的63%跌至今年的41%,跌幅近三成半。

在27個國家及地區中,媒體受當地人信任程度,香港竟是最後一名,做了包尾大幡。原因何在?根據調查負責人說,香港的受訪者較大程度被佔中影響。

佔中期間,一些本地媒體及不少傳媒工作者,把獨立、中肯與不偏不倚這些傳媒金科玉律置諸腦後,公器私用,變身為積極參與者,甚至成為動亂的主催人,怎可能不引起公眾的反感及反彈?

在佔中期間全身投入及支持佔領行動的傳媒,無論在銷量及廣告方面已大受影響,但其他傳媒是否真的可以獨善其身?傳媒中人可以為自己、機構及香港做些甚麼?

首先,身為主管及管理階層的傳媒人必須有勇氣、有承擔,堅持立場中立,不偏不倚。不能因為下屬的個人偏見,聯羣結黨,威脅也好,惡言也好,影響自己的判斷,把傳媒道德斷送了。

大家必須明白,儘管報館或機構內的敗類能引來一些政客,甚至傳媒政治組織,惡意中傷或攻擊,身為傳媒道德最後防綫的守護者,一定不能退縮,必須堅持正確的事。傳媒中人,面對社會不法及有勢力之徒的威脅,一向半步不退,怎能在傳媒道德這重要原則上,卻藉口以和為貴或愛才護短,作出妥協?

一個不能保持中立,堅持出賣傳媒道德操守,來滿足自我政治企圖的人,其實不配以記者之名在傳媒工作。沒有他們不是損失,反而是專業之福。

香港傳媒能否再次取回公眾信任,決定權還是在各大傳媒負責人及主管人員的手中!傳媒公信受害已是定局,能否挽回,看你們了!

當傳媒失去了公信

Posted in 無恥傳媒事件簿 | Tagged | 1 Comment

收錢兼嘥錢泛民被鬧爆

愛護香港力量聲討泛民七宗罪

團體促泛民讓立會重返正途

愛護香港力量多名成員在大埔鄉事會街、大埔綜合大樓對開設置街站,收集市民簽名,要求泛民議員操守需要達到國際標準,並要求他們讓立法會重返正途,盡快回頭是岸。團體成員在現場展示印有「泛民七宗罪」的標語,包括「杯葛政改」、「搞佔中」、和「無理拉布」等。團體召集人李家家表示,今日是行動的第7站,團體將會在每個周日到其餘地區設立街站,讓全港市民都了解泛民議員的操守問題,因為立法會是屬於每一個香港人。

現場有不少市民到街站簽名,團體希望議員不要再拖延施政,他們會把收集到的簽名交給立法會議員,向他們反映訢求。

團體促泛民讓立會重返正途1

團體促泛民讓立會重返正途2

團體促泛民讓立會重返正途3

收錢兼嘥錢泛民被鬧爆

部分泛民立法會議員在議會外狂收壹傳媒集團前主席黎智英巨額捐款,在議會內又不斷拉布浪費納稅人公帑,昨日分別有兩個團體在街頭收集市民的簽名,炮轟泛民「收錢兼嘥錢」。

「愛護香港力量」昨早在大埔區開設街站,力數泛民七宗罪,包括煽動違法佔中、杯葛政改諮詢、經常無理拉布及缺席會議導致流會等,吸引不少市民簽名。

收錢兼嘥錢泛民被鬧爆

泛民禍港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投票救香港, 攻民黨功績列表 | Tagged , , , | 1 Comment

先接受政改是主流民意

先接受政改是主流民意

反對派議員一面倒地要否決政改方案,堅持心目中所謂的「國際標準選舉」,甚至於第二輪諮詢還未開始之際,便急不及待地擺出強硬姿態,以不理性,不妥協,不尊重的「三不」態度全面杯葛政改方案,誓要不顧民調結果,不理主流民意,阻礙2017特首普選的實現。

環顧杯葛政改的反對派議員,其中不少人都是高舉「民主」旗號數十年的政壇老手,但正是這些將「民意」、「民主」掛在嘴邊的人,卻完全罔顧大部分選民們期待普選的民意民情,將市民們願意選擇「先接受」的政改方案,狠狠拒之門外。實不知這些「民主人士」的心中,如何定義「民主」?抑或,他們的「民主」只是遮掩個人政治私利的面具?

2017特首普選,可謂是香港民主進程的重大歷史飛躍,也正是基於對這一點的普遍認知,廣大市民願意對政改方案選擇「先接受」,期望推動政制改革邁出重要的第一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普選一旦落實,才能謀求進步和優化的空間。

「先接受」的觀念,其實是代表了一種循序漸進的智慧。以真實生活經驗比喻,就好像市民置業一樣,在經濟能力不佳時,先「上車」買「上車樓盤」,日後經濟能力改善了,再「小屋換大屋」;找工作時,在未累積足夠工作經驗及能力時,先「做住先」,日後再跳槽找高薪的優差。

現實生活中充滿「先接受」的例子,香港政壇中更不乏鮮活實例。例如早前李卓人議員及梁家傑議員替所屬組織將黎智英的捐獻「袋住先」,說明反對派議員們顯然並不抗拒「袋住先」這種做法。而梁國雄議員除了「袋住先」黎智英的捐款外,更於旺角清場被捕後,靈活地對法庭開出的禁足旺角的保釋條件「袋住先」,之後才再批評保釋條件的不公,再申請放寬禁足的規定。

如此看來,反對派議員們完全可以接受不同形式的「袋住先」做法,但卻偏偏在主流民意選擇政改「先接受」的歷史關頭,選擇站在了民眾的對立面。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反對派議員們對民意肆意踐踏,必將自毀長城,票債票償,在未來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自食苦果。

黎賤英黑金袋住先1

黎賤英黑金袋住先2

黎賤英黑金袋住先3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投票救香港, 攻民黨功績列表 | Tagged ,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