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亂殤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愛港力廣埸,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恐懼的始作俑者

恐懼的始作俑者

屈穎妍,《明報》、《頭條日報》專欄作者,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兼任講師,前《壹週刊》副總編輯。

香港網絡媒體《主場新聞》結束了,老闆之一蔡東豪先生在公開信寫下三個結業原因:「我恐懼……我誤判……我悔疚……」

排名首位的是「恐懼」,蔡東豪認為:「當前政治氣氛令人極度不安,多位民主派人士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帳,一股白色恐怖氛圍在社會瀰漫……」說得非常對,今日的形勢確是這樣,只是主角有點混亂了。

老實說,除了近期的泛民主派收受壹傳媒集團老闆黎智英巨額捐款的黑金新聞外,這些年,被跟蹤、被抹黑、被翻舊帳的,主要是政府問責官員和非泛民主派陣營人士。恐懼?輪不到蔡東豪。

由香港特首梁振英的花棚、發展局長陳茂波的新界荒地、前發展局長麥齊光四十年前的租單、林奮強當行政會議成員前賣的那層樓、以至氣言「中國人要管」的國際影星成龍、為特首打氣的歌手G.E.M.(鄧紫棋)、幫梁振英女兒梁齊昕說話,回敬影星杜汶澤一句「又恰(欺負)女人」的影帝黃秋生……事大事小,一律成為被狙擊目標。參與批鬥的,當然包括《主場新聞》。

《主場新聞》這個網上平台,雖有新聞之名,卻無新聞之實,發表的內容以評論為主,並非報道,立場鮮明。如果先看了報章報道,再輔以《主場新聞》的議論作甜品,問題不大。然而,今日越來越少人有閱報的習慣,許多人以網上評論當新聞,看一篇文章就當知天下事者,大不乏人。況且網上東西無監管,人人都可以恣意攻擊,揑造、誹謗的言論,一按鈕就可傳千里,當事人申訴無門,欲駁無從。

而《主場新聞》在香港媒體中一直以糖衣包裝,扮演這個重要角色,掀動了香港的新文化大革命。

這方面,我倒有點第一身經驗。

早前我曾在《明報》的專欄寫過篇小文談警權,因為我覺得香港警察實在太斯文。這意見跟泛民一直所高呼的「警察濫權」論調不一樣,於是,文章一出,立即惹來四方攻訐。《主場新聞》更登出一篇千字鴻文,指名道姓把我大起底,由我二十年前的記者生涯數到今日為人母,當然,還附上網民粗口爛舌、你一言我一句硬套上去的「證據」,再給轉發、分享,我半生的真人物混著假故事就這樣四處流傳。

那位寫文章的人其實跟我素未謀面,卻寫得像我親密戰友,她自稱資深記者,但文中提及我過往一些經歷,卻沒來訪問過我,便真人真事般寫得栩栩如生。這種毋須採訪的批鬥「新聞」,就是《主場新聞》的主旋律,就是他們自詡要「為香港做點事」的偉大使命。

當時有朋友替我不值,問我為什麼不回應,我套用蔡東豪先生今日的說法,就是——「我.恐.懼」。

我不過是寫了篇個人對警權看法的文章,純粹表達意見,沒攻擊任何人,卻換來人家指名道姓的個人批鬥,有人說我收了政府的維穩費、有人言之鑿鑿肯定我是CY(梁振英)的打手、有人說我最懂「語言偽術」、有人叫我乖乖安坐家中相夫教子別多言、有人甚至扯到我三個女兒的家教來品評……我想起,文革時頭戴尖帽的黑五類,他們說你是,你就是。

孩子惶恐問我:「媽媽,明天我們的樣子會不會上報紙?」孩子此言,讓我傷心,是我連累她們受恐懼的傷害。蔡東豪先生今日說:「家人因我憂慮,我傷心。」他可知道,在此之前,有多少被《主場新聞》寫過評過罵過狙擊過的人和他們的家人,早已傷心過了、恐懼過了。

恐懼的始作俑者,今日回頭來說恐懼,真的有點啼笑皆非。

至於《主場新聞》結業原因之二:「我誤判」,也讓人奇怪。蔡東豪先生是個年薪過千萬港元的企管人,也是個精明的財經分析專家,《主場新聞》明顯是一檔不會賺錢的生意,兩年後才說「誤判」,是否有點自砸招牌呢?

至於原因之三:「我悔疚」,我倒有點看法了。

蔡老闆說:「對於兩年來努力打拼搏的同事,我很內疚,因為大家年中無休,義無反顧地支持《主場新聞》的信念。」

《主場新聞》員工拿的薪水比市價低、工作量也比外面多,員工賣的是理想,抱著為香港、為民主的信念,獻出青春,到頭來,上位者付你一個月代通知金,從此各走各路。倒是管理層們,卻因公司成立剛滿兩年,他們又剛做了兩年,夠資格領遣散費,名利雙收,機關算盡。

寫稿的更寃枉,《主場新聞》所有投稿都是沒稿費的,網站一關門,所有文章都被刪除了,連版權都給你毀掉,一句「悔疚」是否足矣?■

tony_choi

Posted in 無恥傳媒事件簿,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1 Comment

保普選反佔中大遊行

今天,沈默的大多數被黎賤英黑金佔中集團所「動員」,已經到忍無可忍,齊齊上街向黎賤英所包養的走狗說不!

 

10620739_348435571980432_5196764637586924273_n

 

10620818_690624524359990_5238995501274669102_n

 

10600491_690598824362560_6219001282613955702_n

 

10616430_770990476275660_8971868902527783250_n

 

20140817_b777eb3223cd8435f38cWGlIpqqFe1g8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817反佔中大聯盟遊行愛港力團隊

817反佔中大聯盟遊行愛港力團隊

817反佔中大聯盟遊行愛港力團隊

本組織愛護香港力量(愛港力),將參與8.17″反佔中大聯盟”遊行。

是次行動,基於”反佔中”作為本組織大前提理念和決心,因此不分任何團體或組織主辦,我們都堅決支持,為香港出多一分力。

註: 如非確定與本隊同行,請勿按出席,以方便統計人數和預定物資,謝謝!

詳情如下:

愛港力8.17維園反佔中遊行隊伍
日期: 2014年8月17日
集合時間: 下午1時30分
集合地點: 維園三號硬地球場(近遊行起步點,請參考附图)
活動服飾: 白色上衣/ 愛港力守護孩子T恤
物資: 由愛港力全面提供,參與者請勿自携任何標語、旗幟、道具等。
其他協助:於 6.29愛港力反佔中撑警察巡遊時已取守護孩子T恤的,請穿著前來,未有而想供應,現尚有十餘件散碼,有需要請另行pm本人(李家家),將視乎碼數和供求而定。

817反佔中大聯盟遊行愛港力團隊-維園位置圖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佔中搞手唯一要做的就是公開帳目

佔中搞手唯一要做的就是公開帳目

大公報 沈家聰

所謂人在做,天在看,反對派到底有沒有收取巨額政治獻金,公眾眼睛一目瞭然。縱使反對派政客如李卓人、毛孟靜、涂謹申之流不斷發表澄清聲明,但始終無法消除市民越來越強烈的質疑與不信任感。一如公民黨昨第二度發出的聲明中所言,如今反對派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如果「佔中」以及各大政黨真的沒有收受任何來自於黎智英的「政治獻金」,那麼挽狂瀾於既倒,最好自證清白的做法,就是向公眾公開所有銀行收支帳目。如果一再以「保護捐款人利益」為藉口拒不公開,則無異於承認被「黑金」收買的事實。

「黑金」全面收買「泛民」

「黑金」事發連番被曝光,反對派的表現,只能用一個「丟臉」來形容。在種種證據面前,李卓人等可以不知廉恥地一再以謊言去逃避責任,其態度之虛偽狂妄、應對危機能力之差劣低能,已經不單影響其自身政治前途,更對整個反對派陣營產生極其深遠的負面影響。更何況這一局面更是「622」七十萬投票之後出現的,可以說,反對派耗盡數百萬「黑金」構建出來的「氣勢」,被李卓人等的表現徹底給打殘了。

作為事件的主角黎智英與Mark Simon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回應,更遑論公開詳盡的交代了。「給錢」的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等同「默認」,收錢的否認再否認等同不打自招。那些平日以「中立客觀」面目示人的所謂專欄作者、獨立評論員,如王永平之流,更是深受其害。要麼被「噤聲」,要麼避重就輕打出悲情牌,然而,縱使他們已經出盡了力氣去試圖保護李卓人等,但最終難免將自己僅餘的公信力同陪葬。

更耐人尋味的是,黎智英控制下的《蘋果日報》昨日刊出一篇十分詭異的「蘋論」,寫手是林本利,以罕見的論調狠批李卓人等的做法。文中這麼寫道:「過去泛民議員一直站在道德高地,指摘官商勾結,官員濫用公款,公職人員以權謀私,行為失當,收受利益而沒申報。現在幾名議員被揭發私下收受捐款而未有申報,實在很難自圓其說,令公眾相信他們的事後解釋。泛民各黨派及一眾議員若不全面反省及交代,痛定思痛,作出改進,即使黎智英繼續捐款支持民主運動,相信效果只會越來越薄弱。」

《蘋果》欲模糊焦點

一天之前還在大力替反對派鳴冤,一日之後何以一百八十度轉變?如果說這是黎智英「棄車保卒」的做法,也不難理解。黎智英或許發現,與其任由事件的無限發酵下去,不如轉移話題,從事件本質「黑金」問題,轉到李卓人等的「處理手法」問題。表面上是在批評「泛民」議員,實際上是在模糊黎智英操控「泛民」事件的本質,欲減輕「黑金」對「佔中」這一民主大業的傷害。相信隨著事態的不斷演進,類似的評論亦會不斷出街,王永平之流必定再加上一些「恨鐵不成鋼」的「獨立評論」,替「佔中」鳴鑼開道,替「佔中」鳴冤。

然而,這種轉移視線、模糊焦點的做法畢竟是權宜之計,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此次曝光的材料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未來很可能還有更多的負面新聞曝光。黎智英棄車保卒的做法固然可以發揮一些作用,但從根本而言,唯一能轉變公眾負面觀感的做法就是,開誠布公,有多少交代多少,而不是像李卓人那麼「擠牙膏」式交代。

以「佔中」為例,媒體曝光的內容顯示,黎智英最少捐出三百五十萬元作為「佔中」的經費。但「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昨日在一個電台節目卻表示,從來沒有收取有關捐款,但不排除黎智英為宣傳佔中花費300多萬,因為佔中沒有為宣傳全民投票的活動作統籌,而坊間有不同團體,如真普聯及學民思潮都有自發宣傳。陳健民又說,佔中收取的700萬捐款中,沒有黎智英或壹傳媒動畫商務總監Mark Simon的捐款,他指黎智英曾捐出3筆款項,但全部都沒有作民主運動之用。

陳健民狡辯蒼白可笑

陳健民的這番辯解,可以說是典型的「狡辯」,當中矛盾犯駁之處叫人感到實在太過可笑。第一,什麼叫不排除黎智英捐款給「佔中」宣傳統籌之用?如果沒有巨額的廣告資金投入,包括在鬧市街頭的巨型戶外廣告、連日的報章廣告,甚至是美國的報章廣告,「佔中」電子投票能夠成功嗎?誰又會相信,陳健民及其他兩名「佔中」發起人不知道黎智英的「慷慨捐助」?這筆錢本應算在「佔中」身上。以立法會選舉為例,如果黎智英投錢替公民黨候選人做廣告,其廣告開支不也同樣計入公民黨的選舉經費?陳健民身為學者,第二,一方面稱「佔中」從沒收到黎智英款項,另一方面又指曾收到黎智英3筆款項,但「全部沒有作民主運動之用」。到底有收還是沒收?一個如此簡單的事實也要弄得如此複雜,豈不可笑?

事到如今,黎智英以「黑金」全面操控「佔中」的事實已經十分清楚,市民的要求其實很簡單,請由證據來說服公眾。「佔中」如果真沒收到黎某人的獻金,那麼,口說無憑,請公開「佔中」的所有銀行收支帳目。有了帳目,真相也會大白。

三隻小豬搞佔中原來只是黎走狗

Posted in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黃河水洗不清

黃河水洗不清

壹傳媒主席黎智英捐款泛民事件愈揭愈多,今日下午傳媒又收到自稱「壹傳媒股民」電郵爆料,話「睇完肥佬黎同泛民的回應,發覺個個都是講大話」,爆出更多黎智英捐款證據。

最惹人注目的資料有關過去一直不認在2012年有收過黎智英捐款的現任和前任立法會議員涂謹申、毛孟靜和陳淑莊。今次爆出2012年5月的一封電郵,是黎智英的下屬匯報每周財務報表,顯示黎在2012年4月的開支,他透過壹傳媒動畫商務總監Mark Simon給了James、Tanya及Claudia三人各50萬元。而這三個人的名正是涂謹申、陳淑莊和毛孟靜三人的英文名。加上黎智英早前又親口承認過這些錢是捐給他們去選舉,三人涉嫌收了選舉贊助而不申報,可能違反《選舉條例》,今次真是黃河水也洗不清了。

有人話黎智英支持泛民人所共知,資助泛民議員及政黨沒有什麼大不了。但這些評論看不到一個事實,候選人收取贊助,公職人員收受利益,首要要申報,若有利益衝突就根本不能收取。他們除了涉嫌觸犯《選舉條例》,更嚴重的是可能違反普通法罪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和《防止賄賂條例》,特別是部份收了錢的議員在議會內外曾替黎智英屬下的《蘋果日報》說話,這樣嫌疑更大,不是「沒有大不了」,而是「甚有大不了」的問題。

即使《蘋果日報》總編輯張劍虹也在其報上專欄提到,李卓人去年收到50萬和今年收到100萬,都存在自己戶口,事件曝光才存入工黨帳戶。梁國雄在事發後10日後回應仍是不清不楚。毛孟靜和涂謹申說2012年沒有收過黎智英錢,張更提到這兩年被語言藝術訓練久了,他們說沒收這位黎先生的捐款,那Mark Simon的呢?這些評論如果不是出自張劍虹之口,恐怕又會被指為建制派狙擊泛民了。猜測評論者的動機無用,關鍵是這幾個泛民議員到底有無做犯法的事呢?

形容黎智英花錢成為泛民的「共主」,一點也沒有錯,資料愈揭愈多,愈令人覺得恐怖,他把泛民的頭面人物也全包了。肥佬黎包起陳太,去年花50萬為她的香港2020辦公室裝修(真不明白陳太為何這點錢也不願出),到今年1月付300萬鉅款予陳太,陳太馬上致信質問匯豐和東亞為何不為在《蘋果日報》落廣告。收錢和行動的時間夾到這一個地步,真令人搖頭嘆息。

又例如佔中,肥佬黎不單包起300多萬經費,還叫壹傳媒中人拍片教佔中。出力到一個地步,連下屬壹傳媒執行董事葉一堅都覺得不好,力勸肥佬黎「壹傳媒不適宜提供任何幫助給佔中」,葉一堅都已經就住老細講,話佔中是無權無勢,人們不喜歡三人背後有猛人幫手云云。但肥佬黎完全聽不入耳,直言「知道但不同意。」睇完真有忠言逆耳之感。另外肥佬黎還在今年6月公投前,豪捐950萬俾幾個泛民政黨,大有派錢叫人上陣衝殺的味道。

一個商業機構的老闆,用錢包起香港泛民頭面人物和政黨,指揮香港民主運動,將稍有意願和阿爺商討政改方案的泛民中人打為投降派,這不是金權政治又是什麼? 民主有很多條路可行,為什麼由一個人說了算,他是由香港人投票選出來嗎?

盧永雄

為什麼你今天要投票

無恥黑金攻民黨

黑金政棍人神共憤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1 Comment

主埸之死:財經林峯

主埸之死:財經林峯

今期湊熱閙,開精電國際(0710),講吓呢隻明星工業股的投資價值。

有一種上市公司,大股東係股壇老雀,炒殼炒股炒風炒電,鑊鑊飛沙走石,路過之地吋草不生,道上風景,卻是唔少底褲都冇著的師奶股東亞婆散戶,個個木口木面。呢類公司,財經茄哩啡永遠唔敢掂,因為坐庄者太犀利,自問冇本事在對家手指罅揾食。

物以類聚,一個財技超凡的公司主席,炒炒貢十幾年,忽然喪搭個形象包裝一流的行政總裁,Chok住Chok住同你講乜嘢工業革命,順叔戒心會更加大,股壇大龍鳯,來來去去,都係作個故仔揾班財經演員埋位,財演越有型,食水越深,咁大件靚仔扮蛤毑周街仆嚟仆去,咪玩啦。

精電行政總裁蔡東豪哥哥,無需多介紹,簡直係財經茄哩啡的偶像,如果呢個世界有「財經演員」,咁叫Tony Tsoi哥哥做「財經林峯」可謂當之無愧,周身刀張張利,踎屎塔都出哲學,戴上邊張臉具都咁靚仔,雖然有時略嫌有少少形象潔癖,一大堆乜能嘢「最後一代知識份子」、「以係自己係文化人的企管人」,唔係個個明,冇所謂,最緊要型,重點係冇人會講得膠覺得佢Chok,星級財演與財茄之分,此之謂也。

順叔觀察到幾有趣一點,蔡東豪哥哥(下稱「Tony Chok」或「Chok生」)作為上市公司管理層的一面,似乎唔係咁多人了解(好多當「Chok生」係偶像的,唔少係從不炒股的正義師奶,或者世界觀未染銅臭的少男少女),對「Chok生」的老闆高振順,認識更少。

咁「Chok生」老闆係乜人呢?如果有興趣知道,留意吓過去十幾年圍繞佢老闆在股壇的人和事,例如一度入主亞視的吳征、在大陸影壇關係千絲萬縷的「文化商人」董平(見順叔舊作「孖你孖孖」)、仲有大名頂頂的中信國安咁,多多少少會知道,「Tony Chok」究竟同緊乜人打工。

當然啦,最可靠的消息,來自阿「Chok生」自己把口。「Chok生」睇得上眼又「欣賞」的人,唔多,包括緬甸女神昂山素姬、已拉柴的南非總統曼德拉咁。2008年所謂金融海嘯,成日唱衰不務正業上市公司的「Chok生」,失驚無神秘撈,炒燶唔知「乜Link衍生工具ELN」,精電狂蝕幾億港銀,不過「Tony Chok」近千萬港元年薪年年照袋,難怪後來接受傳媒訪問時,大大聲講,對佢老闆的「欣賞有增無減」。原來,在唔會講大話的「Tony Chok」眼中,佢老闆同昂山素姬、曼德拉都係同類人物,咁偉大,咁值得欣賞,明晒。

貨乾易炒,精電股價,過去兩年大約升兩倍,瞇埋眼睇股價,分分鐘係最佳表現香港工業股,最新市值24個億港元,往績市盈率僅僅雙位數字,息率超過6厘,完美無倫,財經林峯多粉屍,形象好人緣佳,近年唔少外資投行分析員,將本來無人吼的精電,放入研究範圍,佢老闆出得年薪千萬,請「Chok生」做生招牌,博分析員寫報告,吸引芬佬圍飛入貨,公司市值增加十零廿個億,已經值回票價。好喇,既然精電表現咁好,蔡東豪哥哥貢獻又咁大,純粹從投資角度出發,散戶就要留意吓,「Tony Chok」的種種副業,對精電有唔會產生不良影響。(之前有兩個金融「兼職王」人版,一個叫范鴻齡,一個叫張震遠。)

首先,斷估任何一個老闆,都唔會鐘意自己伙記太多兼職,一間正正經經做生意的上市公司,更加唔會有個行政總裁,長期兼職寫財經評論,指手劃腳,大佬,家事國事天下事日久日點評,今日得罪生意拍檔,後日得罪商場朋友的朋友,佢老闆點做生意呀?所以,如果一間上市公司的行政總裁,日日在報紙互聯網吹水唔抺咀的話,一係呢間上市公司根本冇投資價值,一喺呢位行政總裁的評論冇任何觀賞價值,是但一樣。

去到呢度,Tony Chok的另一位老闆就要出場:CY Lai。眾所久知,Chok生做咗壹傳媒(0282)筆陣重炮多年,到2012年中左右(確實日子唔能記得,待查),蘋果日報財經B疊,開始出現一個由Chok生另一個變身丘亦生坐鎮「金融雲端」的「金融中心」專版,當時條街傳緊,CY Lai出手甚豪,一個月一百萬港紙犒賞Tony Chok,呢條亦係Chok生另一重要副業主場新聞的重要水喉(後面仲有冇其他力場、豬腸的水喉灌水,唔知),條數可能吹大咗,打個五折都有半球一個月(一年接近100萬美金),主場新聞的其他創辦人,最新透露,主場新聞的營運資金,大部分來自Chok生與CY Lai在「金融中心」的合作計劃,涉及金額每月數十萬計云云,可見主場新聞後面金主之一,就係壹傳媒CY Lai也,點解精電老闆高振順,每年俾千萬港銀Chok生之餘,又會長期容忍自己夥計,同全港最惹火的傳媒老闆行埋,搞乜嘢豬腸新聞,日日燒自己後欄(精電在大陸設廠),搲頭。最近CY Lai跟班Mark Simon的個人電腦資料疑似外泄,唔少政客全職拋個身出嚟,又瞓街又絕食,都係收幾十萬(港銀,下同),Chok生做吓兼職揾人寫吓稿,個個月幾十萬,巴閉。

肥佬黎在台灣被人跣鑊金變賣資產失敗之後,壹傳媒開始炒人削減開支,CY Lai對蘋果全職夥記都仲算有少少良心,一刀剢咗落主場新聞條水喉,「金融中心」專版一星期五日變一日,冇幾耐,就傳出主場新聞創始股東內部不和的消息,是耶非耶?(股東不和傷兄弟感情,又會唔會另一個主場新聞草草收皮的原因?)

2014年7月26日,Chok生一紙飛機文,宣佈主場新聞執粒,距離檔嘢兩歲生日只有兩日(打工仔做滿兩年先有遣散費),一個聲稱香港最多人睇的新傳媒網站,滾水淥腳拉閘封舖,全港嘩然,一邊話Chok生作為佔中「死士」之一,要為民主大業製造悲情,谷人上街革命;另一邊,天滅中共,白色恐怖,中共打壓新聞自由咁。一個腦細胞未完全死亡的人,稍為冷靜退一步諗諗,都知道兩邊講法,各有道理,同時亦將香港呢局棋過度簡單化。Chok生坐得呢種位置,點會咁簡單,就一個問題的考慮,絕對唔會係「因為XXX,所以YYY」的一條直線,三言兩語可以解釋完全,而係好似圍棋象棋高手咁,一步之外,必有各種唔同後著,一個動作,同時解決幾個問題或者幾個對手,又話者係種種得失計過度過的決定。

簡單舉幾個可能因素:

[考慮A]當然係錢,壹傳媒條水斷咗,CY Lai私人醒俾泛民的政治捐款又黃埋,本來夠圍皮,家陣要自己出錢, Chok生雖則在精電年薪千萬,不過要個個月揻幾十餅嘢出嚟維持正義,Chok生明顯肉痛。Chok生話檔嘢從來未支平衡(乜原來咁大使費),一個雞棚又要咁多錢?唔知有冇可能,Chok生幾乎壟斷創辦主場新聞的光環之餘,又撳住主場條數唔俾其他股東知道,令其他創始股東有所不滿呢?至於話主場新聞點解冇廣告,咪玩啦,呢個不在本文討論範圍,大家試吓問香港是但一個新聞傳理系教授講師,睇吓邊個夠胆用「客觀」形容主腸新聞,就會知道答案。

[考慮B]種種所謂互聯網新媒體,個個創辦人都話自己出錢,即係自己燒自己春,真係咁多人願意做新聞自由烈士,香港一天都光晒啦。間間網媒都捱緊,隨時有人執粒,根據近年香港傳媒的行規,做唔掂就呃幾句「天滅中共」或者「689下台」的新興傳統,主場新聞如果遲啲執粒,俾隔離台搶先一步新聞自由烈士上身,咁就冇咁轟動冇咁型仔啦。

[考慮C]主場新聞叫做收咗皮,不過重新開檔的成本,接近零,財經林峯夠型,轉頭揾另一班熱血中坑或青年,曉以民主大義,改變經營模式,再起爐灶,搞檔豬腸新聞又好,牛雜電台都好,分分鐘聲勢更加浩大,家陣喊苦喊忽的網民,話唔定到時唔食唔爆房都要捐錢俾Chok生東山再起添。

[考慮D]Tony Chok做投資銀行出身,好似順叔某網友(未得巴打同意先隱其名)所言,摺埋主場新聞只係金融佬的一套「兩面對沖」。對住大陸的米飯班主,Chok生可以大大聲講已經執咗主場新聞,繼續做精電生意;另一邊,扮晒受害人,繼續煽民,一千條豬腸新聞評論,都及唔少「香港冇主場」一單新聞咁轟動。佔中得米,Chok住Chok住出嚟攞彩,佔中冇市場,咪繼續做生意囉。

[考慮E]2014年的香港,同2004年何其相似,十年前董建華腳痛落台之前,反對派亦成功煽動大型群眾運動,亦出現電台名咀疑似名咀被政治打壓而輪流封咪的情況,董落曾上,戰況激烈,發動政變的時候,搵軍隊控制電台電視台,其實亦係對新聞自由的終極干預(見「次輪好戲」),十年人事小門中,人臉依舊發噏風,重點係,當日「被封咪」的兩位名咀,其後不但冇被滅聲封殺,而係更加大聲,先後成為影響力更大的立法會代議士,一位擁有自己電台,一位掀起政壇新風,奇。按照同樣政治軌跡,查實要恭喜Chok生,幾年後能量必定更大,更上層樓,大器可待。

當然,中共使橫手白色恐尻怖Chok生,可能性亦都存在,但唔好忘記,阿Chok生早在舊年,已經「決志」,做「佔中十死士」,重覆:係「決志做死士」嘩,頂你,財經林峯即係財經林峯,「死士」喎,型到佢!

政治呢家嘢,財經茄哩啡識條春咩,只係想問一句,蔡東豪哥哥然已經有做「死士」的決心勇氣,當主場新聞面對政治壓力時,點解又會失驚無神「我恐懼」?邊樣先真呀,呢種「死士」,兒嬉咗少少喎,吹脹。以為「無痛佔中」咁著數,咁不如試吓冇菌中出啦老友。

Chok生戴住「佔中死士」個頭盔,威,在主場新間搖旗納喊咗成年,相信唔少當財經林峯係偶像的靚仔,受其正氣感染,決心投身政治運動最前線,黃竹坑烈士就係咁嚟,好喇,家陣佔中革命一觸即發,血氣方剛者黄花崗烈士上身,扎行馬準備劈友戮敵之時,本應身先士卒的「死士」財經林峯,竟然臨門一腳同你講「我恐懼」,言下之意,唔通係:「唔好意思,我要收收皮,你哋衝先」?嘩,咁都得,你老妹都問會你仲係咪男人啦……

嗱嗱嗱嗱嗱,財經茄哩啡絕對相信Chok生的人格,唔會係Chok住Chok住扮正義、煽(跣)班靚仔去衝去死、轉頭又揾師奶散戶笨實的冚家鏟古惑仔,既然決得志做「佔中死士」,一定唔會咁仆街,借啲意走數(大家記住呢位「死士」,佔中時會否蒲頭,就知道形像潔癖的財經林峯的素顏矣)。

Chok生作為精電老總,高調介入政治活動公民抗命,預咗俾差佬拉留案底,冇錯,係就係好正義,從銅臭角度去睇,就係終極的不務正業、妄顧股東利益。所以Chok生都係時候,辭去精電及其他上市公司商業職務,全程投入做全職佔中「死士」,精電股東就要小心喇,股價升咗咁多,Chok生作為精電靈魂,無論以行政總裁身份被差佬拉,定係決志劈炮唔撈,精電股價都似係向含苞散方向前進。

所謂左手又係肉,手心又係肉,究竟點先可以同時滿足精電及CY Lai兩個老闆(講多次,後面仲有冇其他力場、豬腸水喉射住,唔知),財經茄哩啡一路都諗唔明,早排同憤怒荷馬等幾個神經經濟學家,講開佔中的經濟邏輯,忽然頓悟。

真正的公民抗命,講緊以最大化的「個人成本」及最低化的「社會成本」,爭取最高化「社會利益」,當年印度甘地絕食,就係公民抗命的最佳案例(去到最極端就係自焚)。好喇,家陣佔中版本的公民抗命,掉轉晒,講緊以最低的「個人成本」綑綁埋最高的「社會成本」,作為爭取「社會利益」的工具。後生仔佔中,「個人成本」未必會好低,越多人攤分,「個人成本」可能越低,不過「個人利益」相信就唔會好多,不過,會唔會有一少部份高人,在鼓動年青人發動革民之時,本身亦有最大化的「個人利益」落袋呢?

財經林峯摺咗主場新聞,如果再辭埋精電老總職位,就可以更加凸顯自己付出「個人成本」的高昂,可以更Chok,最懷打算,去壹傳媒打工斷估亦唔會差得去邊,講到尾,CY Lai都六張幾,形象太差,政治資產減值得八八九九,都係時候退休,在香港,五十歲出頭,形象好能量高,最有資格做CY Lai接班人的,有兩個,Chok生係其中之一,無論佢下一步做乜,請記住,到呢一刻,Chok生都係左手收CY Lai銀兩做民主革命,右手又收精電老闆千萬年薪搞「工業革命」,最後的「死士」,唔會死錯人的。

財經林峯係大眾偶像,分析精電前景,預咗俾人插,喂喂喂,西環有冇觀眾呀?五毫子稿費唔該。

TONY CHOK

TONYCHOK_我要收收皮

名嘴都係搵食者

黎賤英六十有幾果頭近

Posted in 無恥傳媒事件簿,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泛民在黎智英捐款事件中暴露的虛偽

泛民在黎智英捐款事件中暴露的虛偽

褚簡寧(Micheal Chugani)
專欄作家兼電視節目主持人

如果黎智英的《蘋果日報》以狗仔隊對付他的政治對手,就是「新聞自由」;角色易轉,由政治對手挖出黎智英和他的泛民盟友的「黑材料」,卻是「白色恐怖」,真是荒謬得要命!黎智英給所謂泛民主派數以百萬計的捐款證明了一個事實:泛民主派已在他掌控之中,雖然這是不道德,但也是政治中活生生的日常生態。

我並不為那些偷偷摸摸的捐款行為感到作嘔,但連陳方安生、李柱銘和陳日君樞機都在名單之上,我對民主派的虛偽確實十分反感,尤其是陳方安生在電台節目上氣憤地質疑事件為甚麼會成為頭條。

不過,若事件是左派的《大公報》向建制派捐出數百萬元,支持民主派的報章如《蘋果日報》也同樣會大篇幅報道。陳方安生是否已忘記了,泛民主派當日知悉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為民建聯籌得巨款時,有多憤怒?不過,我想提醒,這筆籌款至少是公開的。

陳方安生及李柱銘二人讉責傳媒就事件作大篇幅報道是針對民主派的「白色恐怖」,那《蘋果日報》當日對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的惡意中傷,又是甚麼?而針對現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新界東北囤地的報道,以及其妻分租單位的新聞,又算是甚麼呢?陳跟妻子兩人有哪一件事是違法呢?

猶記得當日傳媒如何就懷疑偷步買樓事件向林奮強窮追猛打,他被迫辭去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職務,但事後證明根本是無辜;就此事,我並不記得陳李二人譴責過這是白色恐怖。

陳方安生堅稱黎智英是無條件捐款,但她多次猶如擔任黎智英的《蘋果日報》虛擬發言人一樣,最近一次就在英國媒體上現身,這或許已是不言而喻。泛民主派議員多次藉立法會狙擊他們的政治對手,時移勢易,他們現在因沒有就黎智英的捐款作出申報,而成為立法會調查的對象。

黎智英堅稱,他沒有必要隱暪曾向盟友捐出巨額款項,但卻由始至終躲在親信的背後。當事件被揭爆,他只敢到前商台節目主持、現受聘於他旗下的李慧玲的節目中交代,而完全沒有接受其他傳媒的訪問。

不難猜測我所寫的會被指為討好北京的言論,我也可形容這是白色恐怖,但我不會。縱觀而言,因我確信言論自由。

我爭取民主全部都是公開的紀錄,均有跡可尋。在香港回歸前,我十分推崇香港的民主,當時民主二字很難在像陳方安生這些吃著肥厚俸祿的官僚口中說出。我每晚都能安然入睡,但我有時懷疑,所謂民主派晚上究竟能否睡得安心。

原文轉載自《南華早報》 2014年7月25日 (原文為英文版,此中文版由本網<港人港地>翻譯)

泛民在黎智英捐款事件中暴露的虛偽

Posted in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黎智英秘捐案有突破發展

黎智英秘捐案有突破發展

愛港力冀廉署成立專案徹查

昨晨,民間團體「愛護香港力量」約10名成員手持標語及大型紙牌到北角廉署總部抗議,並向廉署職員遞交公開信,要求廉署調查5名立法會議員,包 括李卓人、梁國雄、塗謹申、梁家傑及毛孟靜是否曾經以個人名義收受政治獻金而沒有申報,以及全體立法會議員收入是否與公職相稱。

「愛護香港力量」行動召集人李家家表示,本港核心價值是廉潔,不應讓黑金政治滲入議會,認為作出全面調查才可還全體議員清白。她指,現時各涉事 議員均各說各話,有人稱無收過款項,亦有人稱只是「代收」,而且事件涉及「佔中」組織,認為當中關係千絲萬縷。李家家續說,議員收取捐款只要預先申報及公 開交代便沒有問題,若他們不申報,便會引人聯想成「黑金政治」,她認為議員可公開單據及透過接受廉署調查證明自己是否清白。

李家家希望廉署就「黎智英政治獻金事件」成立專案,徹查李卓人、梁國雄、塗謹申、梁家傑及毛孟靜等5名現任立法會議員是否曾經收受不法資金,及當中有沒有人觸犯香港刑法。她說,若他們收取「捐款」而不申報便已觸犯選舉條例或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愛護香港力量」同時又要求廉署對其餘65位議員也進行收入與公職是否相稱調查,以確保立法會議員是真誠無私地為香港市民服務,並可釋除市民就今次事件所帶來的疑慮,確保立法會內廉潔。

萬世漢奸黎賤英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廉署立案查反對派涉收「黑金」

廉署立案查反對派涉收黑金

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向香港反對派「獻金」。其中,反對派多名立法會議員,包括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議員毛孟靜、前議員陳淑莊,民主黨議員涂謹申,工黨主席李卓人及社民連主席梁國雄,被揭未有向立法會申報利益,黎智英更爆「響口」,指自己向毛、涂及陳作出了選舉捐獻,但3人從未向選舉事務處申報,涉違反選舉條例。大批市民連日到廉政公署舉報,要求徹查。據悉,廉署昨日決定就事件立案,繼續跟進及徹查。

「愛護香港力量」約10名成員,昨日到廉署總部門外拉起「廉署徹查政黨政客有否收賄出賣港人利益」的橫額,橫額印有「黑金」、黎智英及李卓人、梁國雄、梁家傑、毛孟靜及涂謹申等多名涉嫌政治獻金事件的立法會議員的照片。他們並宣讀給廉署的公開信,內容為促請廉署徹查有關議員是否曾經以個人名義收受獻金而未有申報,及其收入是否與公職相稱。

愛港力:收款議員應公開交代

「愛港力」行動召集人李家家表示,是次事件關乎香港的核心價值。立法會議員收取捐款並沒問題,但他們既身為公職人員,就有責任申報,而目前有關人等的「證供」存在矛盾,各執其詞,市民只能聽取片面之詞,令人容易聯想到「黑金政治」,故強烈要求有關人等主動站出來,向社會負責,證明自己「清白」,讓市民放心。

她並透露,廉署已就事件立案,繼續跟進及徹查。廉署的介入查證,能獨立及有效監察有關議員有否觸犯選舉條例或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若經廉署介入查證後證據不足,也可為5名議員洗脫「收黑錢」的貪腐污名。團體並希望廉署對其餘的65位議員進行收入與公職是否相稱調查,確保公職人員的廉潔品格,以釋除市民的憂慮。

被問及公民黨黨魁梁家傑聲稱,他是替「真普聯」代收黎智英的捐款,個人無實際得益。李家家質疑,有關組織有份發起「全民投票」,故他們對「佔中」是無法「獨善其身」的,並希望有關人等不要因廉署介入調查,就發動「佔中」,以「佔中」威脅香港。

愛港力要求徹底黑金政黨

愛護香港力量成員昨到廉署總部請願要求徹底黑金事件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