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世漢奸黎賤英遺禍蒼生忽傳霉

亂局緣何而起

本港的整治亂局,根源並非一朝一夕造成的。

周日,金鐘有民意調查,結果如何?本文是成於上周六,在你金鐘未調查前,筆者都知結果,就是鹹水海中,點會有鯇魚,有嘅,就一定係死魚,冇得生。

學聯周永康謂暴亂是警方逼出來,以下的「電話暴亂」又是誰逼出來的呢?

香港餐飲、零售及運輸業陸續有人入稟司法機構,向「佔領中環」(佔中)非法集會的行動發起人索取賠償。索賠人之一、香港灣仔餐廳老闆宋炎坤10月24日表示,自從他索取賠償一事被傳媒報道,他的餐廳不斷收到惡意騷擾電話。他透露,員工們最多試過一天接到50、60個電話,90%的電話都不出聲,有的一開口就惡言惡語。「有人咒罵,還用髒話辱罵,說我是神經病,不該去告佔中的人。」

循法律途徑解決 卻遭騷擾

宋炎坤稱,打過來的騷擾電話都沒有來電顯示,餐廳又不能不接電話,怕是顧客打來的,他感到非常困擾。「很頭疼,我都不敢告訴家人,怕他們擔心我的安全。」現在宋炎坤都不敢上街,多躲在廚房裏幫忙。他表示,每次出去都得戴鴨舌帽,怕被人認出來。

周永康出街挺首氣昂,宋炎坤出街要頭耷耷,為甚麼?

筆者上周六刊出《心淌血的香港人》,就有人認為該文是國內文風,「同情」我被中化了,對這個「同情」,我的回應是,給你看王亭之的占卜文。

為防一些不識王亭之為何人的後生人質疑,最好是他們Google後知道王亭之為何許人才回應。

1)《周易》占卜香港現象:有一位署名「忠實讀者」的網友在「坎坎胡」網,要求王亭之為香港目前的局勢占一卦。王亭之對於身外事從不主動自占,必須有人來問才作占卜,奇怪的是,王亭之身邊弟子甚多,卻多日以來無一人來問卦,反而這次是等到「街外人」的網友來問,因此王亭之便立即占卜。

占得蠱之九二,爻辭是:「幹母之蠱,不可貞」。在這裏王亭之無法用卦符表達,只能用文字,讀者若懂《周易》,可據王亭之的文字自行畫卦符來理解。

蠱的卦象是上山下風,山上的濕氣影響山下的風,所以山風便容易令東西發霉、腐爛、變壞,是之為蠱。所以結合目前香港的情形,在下的學生實為在上的人所蠱。

再研究九二爻,依虞氏易例,說是二五失位,所以「不可貞」,那便即是說「母之蠱」的力量很大,很難加以糾正。那麼甚麼是「母之蠱」呢?那便是今次事件的源頭。源頭不在佔中三丑,亦不在賣港四奸,實在他們的後台老闆。

2)《周易》占卜香港現象:王亭之知道,英國人在確定須交回香港之後,實在諸多部署,例如改變立法會的制度,港督開始要在立法會每年發表一篇報告,甚至創立區議員制度,改變教育司署的權力,如是等等,那便是今日之蠱的一部分。在彭定康手裏,還創立了傳媒一些組織,以便控制傳媒,此外還極力推廣「香港文化」,即是去中國化的文化。在彭定康之前,已經在美術界實行香港化,將呂壽琨捧成爵士,他的弟子控制香港藝術組織,其後,則是準備推出「香港音樂」,所以香港電台大捧林樂培,在彭定康手裏,則捧「香港語音」,由劉殿爵的「時奸」開始,延續至回歸後的何文滙,香港電台便是他們的電台。彭定康時的香港電台大捧政府,回歸後的香港電台,雖然是政府組織,但卻是政府的對頭人,董建華一上場,諷刺他的節目便不斷出現,這些情形亦正是蠱。

3)《周易》占卜香港現象:王亭之還可以證明,英國、美國人都想搞一份報紙,專門針對中國與回歸後的特區政府。1993年王亭之準備離港赴加拿大,在上機前一晚,一個傳媒人於半夜敲門來訪,叫王亭之留下,因為搞報紙的事已水到渠成,準備買廠房、買機器、買寫字樓,計劃聘王亭之為總編輯、徐東濱(王延芝)為總主筆、李怡為副總主筆兼新聞採訪主管。王亭之坦白地問他,辦這份報紙有甚麼目的?來人說,當然是先提高公信力,然後對付共產黨。他同時透露外國人給出來的利益很大,整間報館的股份就歸我們幾個人所有,等於每人送一筆錢,而且還可以月月支高薪,因為每年都有津貼。王亭之回答他,對有政治目的的報紙沒有興趣。如若不然,恐怕香港老早就有一份「雪梨日報」(王亭之吸煙多,所以日日食天津雪梨)。

扶正亂局 長路漫漫不易行

4)《周易》占卜香港現象:這些通通都是「母之蠱」,香港人最慘的是,偏偏受其蠱惑,所以才有今次中央及特區政府碰到的難題。若依卦象,蠱之九二與九五相應,二五都失位,是故「不可貞」(無法糾正),不過根據虞氏易,若二、五爻變,則「貞而得中道」。二、五爻變便成風山漸卦,山與風易位,風居於山頂,那便不受山氣之蠱。漸卦的卦象,是一爻一爻地漸進,所以《彖辭》說:「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所以今次若想「正邦」,並不是解決佔中、佔總、佔角、佔窿而已,即便佔領的人全部解散,若想香港繼續繁榮,還須循序漸進地去解蠱,這件事,中央其實有責任,假如習近平為香港目前的局勢發表一篇談話,將英國人留下來的「蠱」、美國人助長的「蠱」(這些都是「母之蠱」)逐項指出,同時指出他們民主的虛偽性,指出他們搞顏色革命帶來的禍害,然後真誠地表達中央對香港的誠意,並且呼籲香港的傳媒以及教育界,為香港的前途着想,對香港特區政府不可加以誇大來攻擊,凡事須公平對待,因為真正的自由與民主不存在偏見,這篇談話應該可以感動一些人。然後,特區政府還須繼續作長期的工作,這樣才能變而得正,可以正邦。

5)《周易》占卜香港現象:王亭之這樣解卦,完全依虞氏易例,沒有個人的偏見,只是說老實話。當年想請王亭之辦報紙的事,已隱藏21年未說,今天說出來,實在是為香港的大局着想,希望一些人知道「母之蠱」的真實情況。

後生人可以批評甚麼?王亭之的老嘢,不問蒼生問鬼神,的確當「街霸」是不問蒼生之時,我等無力老嘢便只能問鬼神,因為問鬼神不會使蒼生受苦,是無奈的。

順道一提,有人於1993年找王亭之辦報,而他不肯害港而拒之。1995年《蘋果日報》面世,該報一出,便取得可以刊憲報刊的權利,這是彭定康「欽准」有刊憲權,才可以登法律性廣告,即是才可以登招股通告。說實在,《經濟日報》創刊於1989年,但一直不能成為刊憲報,是拜《蘋果日報》打開這報禁的,傳媒人知道不少路邊社秘聞,這個刊憲權之變,後生人知幾多。

不問蒼生問鬼神,都幾悲涼,而這就是香港的明天?

萬世漢奸黎賤英遺禍蒼生忽傳霉

萬世漢奸黎賤英遺禍蒼生忽傳霉1

萬世漢奸黎賤英遺禍蒼生忽傳霉2

萬世漢奸黎賤英遺禍蒼生忽傳霉3

Posted in 無恥傳媒事件簿, 生果黑金港奸所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亞洲週刊:港式本位思維的盲點

港式本位思維的盲點

譚衛兒,香港英文《南華早報》副總編輯。

二零零三年,非典型肺炎(SARS)肆虐下的香港,百業蕭條,越發顯得那年的冬天特別冷。疫情受控後不久的一個冬日,時任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受當時的特首董建華之託,即日來回北京一趟,面見當時港澳事務的一位負責人,為落實特區政府提出的開放中國大陸遊客自由行作最後準備。

這是梁振英二零一二年競選特首時,曾多次講過的一個故事﹕那天,搭乘早機前往北京的梁振英一下機,便直奔市中心開會,因為他必須盡快落實,以便坐當晚班機回港,好讓董建華就自由行的最後細節拍板——他說,當時一進入會議室,那位負責人劈頭給了他一個問題﹕「你們可要想好了,這道門一旦打開便很難關上,日後若是很多內地遊客去香港,你們要考慮香港在治安、設施等方面的承受能力!」梁振英當時的回答是﹕「我對香港的法治、對香港的紀律部隊有信心。」

十二年過去,透過這道打開了的門,香港大街小巷到處可見中國大陸遊客的身影,甚至可說是太多了。今天若問已當了特首的梁振英同樣問題,他應還是會對香港的執法者有信心,他當然也明白,當年北京的警告「門一旦打開是很難關上的」不但一語中的,更是香港如今要求大陸收緊自由行卻至今不得要領的關鍵所在。

剛結束的人大政協兩會,自由行、反水貨客等儼然成了熱門話題,但說來說去,北京有關部門並沒有對今後自由行的發展、特別是深圳居民「一簽多行」應否收緊這一連串香港社會期望能有新措施等問題有更多新說法,得到的只是官腔式的「中央會加快研究」、「會考慮香港的承受能力」這些既沒有具體承諾、也沒有拒絕的模糊答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閉幕後的記者會上,也沒有觸及相關話題。特首梁振英三月初上京列席兩會之前,曾表示會與有關部門討論「一簽多行」,結果在京數天到了臨返港時則表明,任何相關政策的改變,「必須得到內地有關方面的同意」。

自由行及「一簽多行」無疑在香港引發了許多社會和政治爭議。可惜現時香港社會,包括一些港區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大都只從香港本位思維出發,很少或無意認真探討中國大陸受到的種種衝擊。如此缺乏易地而處的思考方式,怎能有效解決陸港矛盾?

自由行不是北京強加給香港的,「一簽多行」也是香港當年主動要求的,如今香港自己吃不消便要求北京收緊,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形容這為「有事鍾無艷」不無自嘲。但卻有港區人大代表理直氣壯向北京提議﹕減少深圳居民的「一簽多行」,但請中國大陸開放多些北方城市自由行,以令香港有多些「過夜客」,少些即日來回的短途客包括其中的水貨客。從香港的本位角度出發,這可真是「絕世好計」!只不知提出及支持這種建議的人有沒有想過,這種「便宜全讓你佔了」的好計,從「飲水思源」的角度看,會換來中國大陸怎樣的想法及回應?

那麼,中國大陸的想法是怎樣的呢?這裏可以有兩層意思﹕一是中國大陸相關政府部門;二是中國大陸普通民眾。香港特區政府要考慮市民感受——當然香港市民中也有不同意見﹕受水貨問題滋擾的居民與從事零售業的人士的想法便截然不同;那從另一角度看,中國大陸政府也可以同樣理直氣壯告知港方,他們也有責任照顧當地民情,照顧中國大陸居民對高質量安全食品及日用品的需求。當不少香港人、甚至香港的法官,視中國大陸民眾追求安全食品為「國恥」,這種批評食品安全的「政治正確」背後,難道不是反映香港的某種自大嗎?香港人難道就從來不到外國購買質量更好的東西嗎?所以,當中國大陸民眾對香港種種反水貨、反遊客的言行強烈反彈時,中國大陸政府又豈會不以之作為與香港討價還價的籌碼?哪個政府願意被民眾視為「吃裏扒外」?特區政府不想,中國大陸有關部門又怎願意背上罵名?

至於香港少數人以邀進手法示威,粗暴對待遊客及途人,社會必須予以譴責,一旦犯法便應以法律制裁。但這些行徑並不代表大部分香港人;特區政府、包括香港的政治人物,不能被這些激進示威及其引發的噪音牽著鼻子走,更不應凡事從港式本位思維出發。當陸港人民交往增加,社會、文化、經濟乃至政治衝擊頻生在所難免,對自由行政策重新評估及修訂事在必行,只是每走一步都必須深思熟慮,因為香港不再是中國大陸唯一要考慮的因素,中國大陸民情亦至關重要,喜歡與否,這是香港社會應看清楚的現實。■

港式本位思維的盲點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致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先生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先生的公開信

嚴厲抗議暴徒搗亂香港
促請法官 彰顯法治
嚴懲暴徒 以儆效尤

致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先生

終審法院 首席法官馬道立先生

香港司法自回歸以來,對不停干犯刑事法例者,一向判處重罰,例如數日前,荃灣裁判法院,判處一名干犯多次盜竊案的七十多歲老婦監禁4個半月,理由因為她”再次偷水餃”。

又例如屯門裁判法院,於同日判處兩名婦人”偷摘桔仔”,每人賠償屋苑$1840元及罰款$1000元。早前亦有市民從馬路取走別人所跌金錢,被判處監禁刑罰,拾遺不報是損人利己,情況就如”被打劫”,對違法行為,予以重罰,理所當然,因及後不久的另一次街上跌錢事件,無人再敢私取,証明法律是有阻嚇性作用。

在這裡我們也舉例,假如在同一道理下,所謂反水貨暴徒衝擊商店商戶,引致恐慌性關門,亦有商店職員被嚇至痛哭求救,路人被推倒受傷等等,商户不能正常營業,請問,失去收入的這種直接損失,豈不是等同”被打劫”呢?

去年香港市民處於混亂沮喪的谷底期,多處公眾地方被人佔領,導致商户停業,學生停課,車輛停駛等等,這種直接損失,等同”被打劫”損失,難道比起”偷水餃”,更不值一提嗎?但到今天為止,卻未見有任何一人為佔領動亂而需負上責任,我們香港市民,一直所依賴的司法制度,作為公民,奉公守法,到今天似乎已蕩然無存!

因為任何事情,只要打著”政治”招牌,不管該事對社會、經濟或道德帶來多麼嚴重影響,不論事前多麼有預謀地組織、發動或搧動他人去干犯罪行,結果看來可以不了了之。不管民意如何不滿,結果往往就是守行為、緩刑、社會服務令等等,近乎隔靴抓痕。

正如打著「反水貨」這假政治招牌,就可搗亂社會,欺凌老弱的,這幫人今天之所以如此放肆,遠因近因還是香港的司法系統在在失靈。又如佔中動亂的犯事者,不單止未曾受到法律的制裁,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更大放言詞,為佔中罪犯開脫,認為香港市民不應該「事事依法」、「單純守法」云云。

「政治因素」的違法者,就算是襲警拒捕等嚴重罪行,疑犯到了法院審判,高高在上悲天憫人的法官大老爺,每每也會重重的罵、輕輕的判,如是者,一次又一次輕判、放生「所謂政治犯」,才會有今天十三歲的黃毛小子,也不把香港法治放在眼內。本月13日,在港消失多年的械劫案又重現,歹徒是否看準香港正當混亂,當警力不斷被消耗、不斷被歪曲的時刻而犯案,不得而知,但我們必須醒覺,社會混亂,終日爭吵,亦是強盗以身試法的良機。

到今天,香港市民也應受夠了,我們祈望一直被認為司法獨立,不受政治影響的法官們,不要再好心做壞事,姑息養奸定然助長歪風,到頭來奉公守法、無辜受害的市民,又靠什來守護!治亂世,用重典,為官不能獨善其身,視民如蟻者,必遭民唾 棄!請一視同仁,就像判處”偷水餃”的老婦監禁,將衝擊警察,破壞社會安寧,甚至集體欺凌老弱等等無法無天之徒,予以嚴格懲處,彰顯法治,以儆效尤!

愛護香港力量 及 香港市民 上
2015年3月15日 於 香港高等法院門外請願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1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2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1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2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愛港力新聞,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 1 Comment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

愛護香港力量約20多名成員,昨日下午到金鐘高等法院門外示威,抗議「反水貨客」暴徒搗亂香港,律政司及法官卻未有嚴懲,屢屢放生滋事分子。愛港力召集人李家家批評法官僅輕判示威者守行為、緩刑或社會服務令,無法證明法律具阻嚇性作用,呼籲「治亂世,用重典」,隨後律政司及高院派代表接收請願信。

成員在集會期間高叫「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的口號,促法官嚴懲暴力示威者。李家家其後讀出致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公開信,批評當局雙重標準。她舉例,日前有70多歲老婦因多次偷水餃被判監4個半月,但「反水貨」暴徒衝擊商店,商戶被逼「拉閘」引致收入損失,情況有如被打劫,卻沒有任何懲處。

李家家又重提去年發生的「佔中」事件,不滿犯事者至今仍未受到法律制裁,令港人一直依賴的司法制度,猶如蕩然無存。本身居住在元朗的李家家表示,「反水貨客」採用暴力手法表達訴求,令人將「反水貨客」與暴力扯上關係,以致想表達反對水貨客訴求的市民也不敢發聲。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1

愛港力高院請願促嚴懲亂港暴徒2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

團體「愛護香港力量」在高等法院外請願,要求法庭嚴懲反水貨客行動中生事人士。

行動召集人李家家批評,處理反水貨客示威者案件的法官「重重的罵,輕輕的判」,要求法庭重判彰顯法治。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

20人高院外示威促嚴懲反水客暴徒

愛護香港力量約20名成員,下午到高等法院外示威,抗議暴徒搗亂香港,而律政司及法官又未有嚴懲,一次又一次放生反水貨客示威的暴徒及滋事分子。成員高叫「警察拉人、法官放人」等口號,促法官嚴懲暴力示威者。律政司及高院派代表接收請願信後,示威者散去。

愛港力發言人李家家表示,反水貨客採用暴力手法表達訴求,令人將反水貨客與暴力扯上關係,以致想表達反對水貨客訴求的市民亦不敢發聲。對於有人下戰書挑戰熱血公民創辦人黃洋達,以拳擊比賽決鬥;李稱愛港力不會以暴易暴對付熱血公民,又指「邊個打贏邊個打輸都解決唔到問題」,她不認為將暴力事件放大會對社會有好處。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1

愛港力高院外請願要求嚴懲反水貨客行動滋事者2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1 Comment

亞洲週刊:本土變三K黨香港社會毒瘤

本土變三K黨香港社會毒瘤

香港的反水貨客示威遊行演變成醜陋的暴力,引起全城譴責。大家從電視上和社交媒體網站上,都看到蒙上了口罩的年輕人對那母親和女孩施暴,一些根本不是水貨客的人都被波及。那位音樂家權叔拉著裝著樂器的行李,也被暴徒當作是來自大陸的水貨客而打跌在地上,樂器也被砸壞了。很多香港人都認為,這不是香港價值;打人,無論以什麼理由,都是不能容忍的。

如果從歷史更深層次看,這些反水貨客打著本土化的名義,其實已變成了「三K黨」(Ku Klux Klan)。這是美國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肆虐南部的「仇恨組織」(Hate Group),他們說要保衛美國的純淨性,因而要用暴力和種種非常的手段,來對付黑人、猶太人、天主教徒和一切他們看不順眼的人。他們的訴求和目標就是要建立一個純淨的、沒有外地人「入侵」的國度,保衛「基督教的淨土」。他們燃燒起十字架,戴起面罩,在各處製造恐怖,成為美國惡名昭著的仇恨組織。

今天在屯門、上水、元朗出現的「仇恨組織」,其實就是香港的三K黨。他們聲稱要保衛香港的純淨性,要對來港的大陸人施暴,要打砸那些商戶,要恐嚇那些看起來像大陸人或水貨客的香港人。他們在自由開放的香港,製造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白色恐怖氣氛。

其實「反水貨客」只是一個藉口,就算今天禁止了所有水貨活動,這些暴民還是會以其他名義出動,因為他們最根本的訴求就是「仇中」。牠們服膺「港獨教主」陳雲《城邦論》的「教導」,認為中國大陸十三億人都被共產黨「污染」了,只有香港人最乾淨、最文明,因而只有抗拒大陸人,抗拒中國人,香港宣告獨立,七百萬香港人才有出路。

在佔中和之後的社會運動中,這樣的奇談怪論經由一些媒體和極端網站,在臉書上不斷向年輕一代洗腦,讓一些沒有歷史知識的青年被這些「大人」蠱惑,成為暴亂的工具。

當年美國政府對付三K黨的方式就是打蛇打七寸,針對幕後散發仇恨言論和動員的力量,讓他們不能披上「言論自由」的外衣,幹違反自由社會的勾當。港府再也不能被動地面對這些暴民,也不能在司法上姑息,而是要深入調查那些躲在幕後的「大人」,要他們為煽動年輕人違法而負責。

對付香港三K黨,考驗香港司法當局,考驗香港媒體和知識界,也考驗香港政壇,不能再姑息仇恨暴力,不能再以民主的名義鼓吹仇中的言論與行動,否則將會玩火自焚。

失敗者俱樂部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1 Comment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

一批激進的「港獨」分子星期天分別在上水、屯門、尖沙咀打「反水貨客」幌子,行「港獨」宣傳之實,騷擾和驅逐內地遊客,他們還在屯門衝擊商場和巴士總站,大肆破壞社會秩序。除了罵人之外,還將行動升級,動粗推撞內地遊客,用腳猛踢遊客的旅行箱和手推車,並把老人家推倒在地,還襲擊了到現場維持秩序的警察。有一對內地遊客母女,更加被包圍侮辱,嚇得小女孩嚎啕大哭。有一些暴徒,不准內地遊客乘搭巴士,更加在巴士總站,拉出鐵馬堵塞馬路,禁止巴士開行。這種場面,和「佔中」時候的暴力場面一模一樣。這樣的行為,絕對不是言論自由的範疇,而是涉及毆打他人、襲擊警察、煽動歧視的暴力活動,警方應該按照嚴重暴力犯罪進行壓制,通緝在逃的肇事者和網絡上的指揮者,並繩之以法。

暴徒行徑冷血 無法無天

針對遊客的暴力事件,並不是突然發生的,有關行動已經持續了好幾個星期,事前都是有人在網上進行煽動和組織,指明了集合地點,並且隨時轉移地點,用手機通知打游擊戰。他們最初的說法是「光復××」,後來改成了隱晦的語言,變成了「遊覽××」,他們為了挑戰法律,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每一次都是有人舉起了「港獨」的旗幟,衝入商場,大肆搗亂,謾罵內地遊客。警方採取了極為克制的態度,結果,暴力分子認為警方軟弱可欺,將暴力行動不斷升級,從謾罵變成對內地遊客使用暴力和侮辱手段,這是非常嚴重的歧視行為,觸犯了香港的歧視條例,並且嚴重破壞香港和內地關係,對香港今後經濟發展的影響非常嚴重。

這種情況,和美國六十年代歧視黑人、最近歐洲的白人驅逐黑人離開地鐵車廂一樣嚴重,這是納粹主義的行為。這種歧視行為透過電視畫面傳到世界各個角落,嚴重損害香港的國際聲譽,也嚴重破壞了香港「購物天堂」的美譽。

對犯罪實行零容忍政策

允許暴力排外,尤其是排斥內地遊客,對整體香港人是相當不利的。香港人也會到世界各地包括內地旅遊購物,也會推手推車或行李箱經過一些繁盛大道,或者乘搭公共汽車,若果遭到謾罵和驅趕,我們會有怎樣的感受?暴力行為僅僅是一百多名「港獨」分子的行為,但承擔後果的將會是七百萬港人。因此,七百萬香港人有責任站出來,譴責和壓制這種極端暴力行為,撲滅歧視內地遊客的不文明歪風,教育我們的下一代,絕對不能違反香港核心價值,要尊重別人,文明守法。政府的責任就是維護法紀,不允許任何人逃出法網,一定要把這些破壞香港利益、破壞法治、破壞香港文明精神的人拘捕歸案,對犯罪實行零容忍政策。

一個充滿仇恨歧視的社會,等於到處都是定時炸彈,一旦爆發,所有香港人都會成為犧牲品。製造暴力、製造仇恨和香港崇尚法治的核心價值背道而馳。因此,執法當局一方面要嚴格遵守和執行法律,嚴懲犯罪分子。同樣,香港社會要開展一場廣泛的法制教育運動,特別是教育年青一代,不應該歧視內地同胞,更不應該歧視新移民,因為都是骨肉同胞。要教育我們的下一代,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所有香港人都是中國人,千萬不要上當受騙,接受「港獨」的精神鴉片。要讓年青一代認識,香港成功的基石,在於這裡是一個開放的社會、包容的社會,我們在經濟上實行自由港政策,關門主義只會造成香港的落後,閉關鎖港和進行「港獨」,將會毀滅我們經濟成功的基石。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1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2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3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4

必須撲滅暴力排內歪風5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

「佔中」期間有大學生的一句「生於亂世」於網上被多次轉載,雖有一些人士認為社會應「加倍包容」這些年輕人,但絕大部分市民只會對這些衣食無憂的學生把香港形容為「亂世」而感到既可笑又可悲。違法「佔中」雖已宣告落敗,但社會上各種破壞秩序的違法行動仍未有止息。這些反社會的激進分子,打著「真普選」、「香港獨立、建國」、「反水貨客」的幌子,以「暴力抗爭」為手段,正正是把原本太平的香港變成「亂世」!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近年的職業示威者不斷挑戰法治及警方執法底線,例子不勝枚舉。有「香港人優先」衝擊駐港解放軍軍營;「調理農務蘭花系」、「本土行動」、「反水貨群組」所謂「驅蝗」、「狙擊水貨客」行動;再有十三、十四歲的「高登仔」攜帶開山刀及噴火槍等裝備參與衝擊立法會;以及「熱血公民」成員於「佔中」期間多次暴力衝擊警方。為吸納更多追隨者,以《蘋果日報》為首的黑心傳媒,不斷煽動激進分子上街反政府,英雄化違法人物並抹黑警方。與此同時,一些無恥政棍如黑金醜聞纏身的毛孟靜及范國威,高舉「本土優先」口號炒作水貨客及自由行等話題;再加上一幫以極端言論揚名的人物,如「城邦論」「國師」陳雲、「熱血公民」黃洋達等終日宣揚「勇武抗爭」思想。經過日積月累的煽動和洗腦,社會上一些自我形象低落、沉迷網絡虛擬世界的無業遊民或社會失敗者,終於被蠱惑而成為了所謂的「抗爭英雄」,最終走上暴力抗爭的不歸路。

近年法庭對反社會反政府的暴力及示威活動往往輕判甚至無罪放生,這根本就是為廢青的違法抗爭大開綠燈,令他們衝擊社會治安、散播惡毒言論再沒有後顧之憂。回顧兩宗具代表性的「政治案件」,如2007年6月年僅22歲的網民林嘉樂於網上吹噓要炸「迪士尼」及美國領事館,最終被判罰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罰款1萬元。2010年26歲的網民陳宥羲於「高登討論區」帖文聲稱「要學猶太人炸中聯辦」被裁定有違公德罪成,但最終卻於去年3月獲終審法院裁定上訴得直,逃過了法律的懲罰。

假如今日法院繼續「放生」這些目無法紀的兇徒的話,實在難以想像這批喪失理智的暴徒下一次的「勇武抗爭」會造成怎樣後果!法治社會,對違法亂紀的行為依據法理施以嚴懲,以求威懾之效,這才是維護法治的核心要義。違法不究,執法不嚴,即是宣佈「法治已死」。如此發展下去, 我們的下一代才真是「生於無法無天的亂世」!

馬料水廢青大學學生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1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2

ºô¥Áµo°_®Â½Ã¨F¥Ð,¨ú®ø¤@ñ¦h¦æ¥Ü«Â¡C¦ó¶q¶vÄá(Pix By : Felix Ho) 2015/02/15´ä»D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4

誰把太平香港變成亂世5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1 Comment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

評:除了講粗口,也不知可以同呢D錯生於太平盛世的文妓講什麼!(如果牠生於八國聯軍或日本仔侵華時代,以其「文筆」及「人格」,肯定牠「士途無限」!)

歷史中的政治

教育局最近宣佈改革初中中國歷史課程,加強近代史的比重至一半以上,他們的用心絕對可以理解,加強近代史教育是國民教育政策實施的一部分。對内地而言,中國近代史的主旋律,就是自1840年英國發動鴉片戰爭進行帝國主義入侵,中國人飽受欺凌,陷入被西方列強瓜分,幸好有共產黨不屈不撓的鬥爭,帶領中華民族實現偉大的復興。

在中學加強近代史教育原則上並沒有問題,關鍵在於我們怎樣定位怎樣施教。就以鴉片戰爭為例,這場戰爭近百年來均被視為帝國主義入侵開始,中國近代屈辱史的起點,也是香港成為殖民地之開端,如果當成宣揚民族主義愛國主義教育一部分,那反倒容易,只管將內地一套搬過來便成。但若果是要求真的歷史科,要講事實,那爭議就大了。數年前倫敦大學歴史系教授Julia Lovell來港宣傳其新書The Opium War: Drugs, Dreams and the making of China,當時正為電視台主持讀書節目,曾經訪問她,談到鴉片戰爭這件事在中國人近百年間的傳播及轉變,她指出在不同政治背景下鴉片戰爭均有不同的論述。在民國初年孫中山排滿革命宣傳影響下,鴉片戰爭論述主要突出滿清政府無能,官僚腐敗,軍隊落後,而非指向西方「帝國主義者」。真正變成帝國主義入侵、仇外及民族主義宣傳是源自三十年代國民黨南京政府,而1949年後共產黨是繼承國民黨這一套。

Julia Lovell一書也提出有爭議性的觀點,在政治宣傳論述中,鴉片戰爭之邪惡,令人髮指,是因為英人明知毒品有害仍向中國傾銷鴉片,荼毒我們,林則徐禁煙理所當然,英人借此發動不義之戰。

但「鴉片」當時在東西方社會,均視為上流階層玩意,並不如今天視為十惡不赦的毒品,其負面形象是後來才加上去的。至於中國鴉片市場,當然也非英人壟斷,中華大地其中雲南、新疆等地種植鴉片,而且數量龐大,國產鴉片比不上洋人進囗貨,跟今天奶粉問題相近,洋貨不論在貨源、價格及品質控制方面均比國貨穏定,因而多受用家歡迎。英人是否早有預謀地荼毒中國人,殘害其心智,千方百計傾銷毒品?這當中也有偶然性,中英貿易因茶葉造成逆差,英商努力找尋在中國有市場之商品,而鴉片正廣泛受到中國用家歡迎。

要認真去教授近代史,必然會觸及上述敏感問題,處理不好,隨時傷害自己人感情。若果真正加強香港人對近代史認識,就要尊重歷史知識,不能變成政治宣傳。另一個更大爭議是抗戰歷史,真正領導抗日犧牲慘烈的是蔣介石及其國民黨軍隊,而非躲在延安的共產黨,反而共產黨借抗戰機會擴張勢力,最終成功打敗國民黨。這段歷史怎樣教,當然要忠於事實。

香港正因曾經是殖民地,我們在中學階段不用學英國史,也避開了中國近代史,反而可以擺脫將歷史當作政治宣傳的不良影響,有興趣的可以自己選擇各種歷史觀點,親共的、擁戴國民黨的,反殖的、親西方的,各有市場。今天當官員謀劃強化初中近代史教育時,恐怕最終會如昔日推動「通識教育」一樣,變成「葉公好龍」,將充滿爭議性的近現代史帶入課堂之內,屆時又會出現指責香港初中近代史課程荼毒青少年的聲音。

在文明社會的標準中,教育啟迪智慧、培養獨立思考的重要功能,加上時代變了,網絡上近代歷史資訊唾手可得,學生也非白紙一張,要借近代史作政治宣傳,恐怕最終只會適得其反。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1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2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3

文妓談歷史鄺穎萱歷史中的政治4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1 Comment

請用文明說服我

請用文明說服我

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一群搞完屯門、沙田又搞元朗的熱血激進反水客分子,終於遭遇滑鐵盧。以前他們罵別人,今次輪到被人罵;以前他們包圍別人,今次則被反包圍;以前他們跟蹤別人,今次嘗到被跟蹤的滋味。如果說香港事情香港話事,那麼元朗人決定元朗的事乃天公地道,關你們外來人屁事啊。

不錯,從最時髦的「本土」理念觀之,由市區跑到鄉村搞事的示威者,的的確確是「外人」。元朗村民堪稱真正的原居民,他們的祖先移居香港的歷史可遠溯至宋代,而示威者大都是後來移民的後代。在七百多萬香港人中,沒有人比元朗人更「本土」、更「純正」,示威者可以不歡迎外來旅客,元朗人同樣可以不歡迎外來的示威者,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老實說,元朗人未以傳說中的潑糞方式反擊示威者,只是互相叫罵、身體接觸,已經算很客氣、很克制。

香港有言論及集會自由,和平表達意見沒有問題,但激進組織往往採取極端手段,但求出位,無視別人感受,不少港人與有恥焉。自己是「黃蟲」,卻動輒罵別人「蝗蟲」,好一場「黃蟲鬥蝗蟲」。雖然「黃蟲」只是極少數,不能代表主流民意,卻嚴重影響香港形象。

龍應台女士有句名言「請用文明來說服我」,對於水貨客擾民問題,港人同樣應展示文明質素,否則與「蝗蟲」無異。可惜,激進組織的表現與「文明」兩個字相差十萬八千里,別的不論,單說他們出場時常用黑色口罩、頭套包住面目,不知就裏的,還以為到了中東,難怪這些人有香港原教旨主義者的稱號。

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心不驚,若反水客行動理念崇高,何不光明正大,何必遮遮掩掩,欲蓋彌彰?既以熱血自居,卻連以真面目示人的膽量都沒有,可憐可悲。眼看香港墜落,文明倒退,真正愛港者怎能不痛心

廢青熱狗入元朗1

廢青熱狗入元朗2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