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世功主流知識界毁了下一代

強世功:主流知識界毁了下一代

在佔領運動中,最令北京大學教授強世功痛心的,不是佔領學生本身,而是香港主流知識界由盛轉衰,即包括學術界和傳媒,固守殖民地傳統,滿足於做西方標準的優等生,要求的只是「中央不要管我」,毁了下一代。

「有人說佔中是香港由盛向衰的轉折點,我認為這只是經濟上相對的概念,只是香港的優勢不明顯了,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強世功指「學生都是單純的,責任不在學生」,他們不懂政治,常常抱有道德上的想法,是長期香港教育界和傳媒灌輸的結果,香港傳媒偏頗對民主形象的宣傳、對內地的偏見,並不公正,也影響到學生。

指港生保守只關注本土

強世功指出,香港六七十年代學運青年胸懷比較開闊,提出「認識祖國,關心社會」,要求締造全球新秩序,思考香港在世界格局中的地拉,身上有左翼的人格和光芒。但現在的學生只關注本土,思想萎縮到「城邦」之內,滿足於做西方標準的優等生,「以為這就是最高標準了」,要求的只是「中央不要管我」,從這個意義上來講,他們不是激進而是保守。

「有趣的是,他們的要求都是左翼的,比如說反對大資本家、反對高地價,但是他們不覺得自己是左翼的。」強世功說,「如果說香港人紀念六四、關注內地人權問題,還能在內地贏得一些尊敬,但內地對佔中的青年人沒有同情。」

強世功說,香港是一個國際大都市,主流知識界卻不去研究世界的變化,而是固守殖民地傳統,甚至去懷念歷史。他們對中國內地長期的不信任,選擇性地忽略不見,不去研究中國的變化,也不去研究中港關係應該怎樣前行,「你不能假定中央不存在。就算把中央當作對手,也要去研究你的對手,如何與之博弈。為什麼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美國的是最好的,新加坡也有幾個,為什麼不是出在香港?」

批港學者樂做媒體評論員

「學者把課堂變成政治表演,把自己墮落成街頭政治家,把下一代人毁了。」強世功批評,香港很多學者天天在報紙上寫專欄,滿足於做媒體評論員,「政黨搞政治是天經地義的,大學還是要遠離政治」。

劉銳紹:港學者有自由立足本土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說,他在1970年代曾協助大學生搞「認識祖國」的活動,但這是基於當時中國相當封閉,官方控制了所有對外的信息發布源,大學生出於一種樸素的愛國感情去了解中國;但現時中國的信息已經大大開放,雖然官方仍有控制,但也有民間和外國的資訊作為補充,當今的大學生是自己獲取信息後作出判斷和批評,與當年的情況完全不同。他又認為,香港的一些學者立足本土,這是他們的自由,也不代表學者的全部。

當香港的傳媒及大學充斥的是文字妓女

Posted in 港奸所, 無恥傳媒事件簿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內地80後青年回應香港廢青學聯

內地80後青年回應香港學聯的”泱泱大國容不下幾名香港學生”

你們抱怨13億人不知道“政府應該害怕人民”的道理,不知道“踐行民主程序”的重要,不知道“國際選舉標准”的內容,不知道“自己手裡權利”的分量。

你們如此熱衷教13億人怎麼當“公民”,其實在13億人眼中,你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怎麼當“國民”。

就在你們玩弄“真普選”概念,意識形態掛帥,踐踏香港法治,踐踏香港人權的時候。武漢大學國際軟件學院的學生們已經開始進行NoSQL方面的實戰,他們中有很多人已經拿到了阿裡巴巴的offer,有一個全世界最大數據量的電商數據倉庫等著他們去做大數據分析;

往武漢西北1000公裡,西安交大電力電氣專業的學生正在三峽進行實地學習,他們中有很多人一畢業就要奔赴西藏雅魯藏布大峽谷的源頭,這裡將修建世界上最宏偉的水電設施,他們會在這裡成為巨型水電工程運維的專家,在天高雲淡的藏南燃燒青春落地生根;

11月的酒泉,溯雪紛飛,歡迎宴會上又有一群來自北航航空科學與工程學院的學生,他們將在宴會上認識自己的師兄師姐,面帶憧憬的聽那些與運載火箭和載人航天有關的故事。

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時代?是一個風起雲飛的時代,是一個青春崢嶸的時代。在這個時代裡,香港,那個與“萬裡長城永不倒”有關的香港,那個與“精武英雄獅王爭霸”有關的香港,哪裡去了?亞洲排名第一的高校,畢業的香港大學生們,你們在這個時代裡,你們在忙著干什麼?忙著去反對!反對國家教育國民愛國,說“這是洗腦”;反對游客入境消費,說“這是蝗蟲”。

俄羅斯媒體與專家一針見血:美國想借是想要“引爆”或撼動中國。

在這個時代,你們因為迷茫,所以懶惰;因為懶惰,所以寂寞;因為寂寞,所以瘋狂。你們的瘋狂,讓你們聲稱愛的香港遍體鱗傷;你們的瘋狂,讓真正愛你們的父母黯然神傷;你們的瘋狂,讓你們與內地的學生的差距越來越遠;你們的瘋狂,讓香港的競爭力越來越差。

別說13億人不懂你,不懂香港,你們要先想想你們懂不懂13億人要什麼?中國要什麼?你們玩兒的這一套,40年前有人以“革命”的名義玩過,20年前有人以“民主”的名義玩過。玩的結果是什麼?自己搞殘自己,讓別人看不起。所以我們內地人長了記性,深刻明白了 “巴黎和會今尤在,只是列強改”的道理, 深刻明白了如果不能實現富國強兵,別說左鄰右舍的外國人,就連港澳台這樣的嫡首親戚都看不起你的道理,深刻明白了“選票是虛的”,“房子,車子,票子才是實的”的道理。

香港的大學生們,在中國地區與地區之間經濟競爭如此激烈的今天,香港能夠永遠置身事外嗎?你們反對自由行,上海自貿區等著接收,你們嫌人多,上海不嫌,西安,南京,成都都在搶。如果所有的髒活、累活香港不干,技術活香港干不了,就剩下一些律師、金融、地產等虛擬經濟,大陸本地的資本又在持續成熟,香港還能繁榮多久?你們的“上等人”和“城裡人”的虛假優越感還能維持多久?

我只是一個內地年過而立之年的普通人,看《新聞聯播》也看《新台灣加油》,學過《馬哲政經毛概鄧論》也時常《翻牆》。不是我不愛“民主”,不願意跟政府要權利,而是因為國家利益更加重要。

我們這些80後的出生的人,經歷了中國30年的滄桑巨變,親身經歷了從一院子小孩圍觀一台紅白機到人手一個IPhone的時代變遷,才會相信什麼叫做“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沒有強的國,哪有富的家?”。才會在國慶的禮炮鳴響,雄壯的義勇軍進行曲回響在神州大地的時候;在體育健兒取得獎牌,鮮艷的五星紅旗在全場的矚目中冉冉升起的時候;在編譯完最後一段代碼,擰緊最後一顆螺絲釘,為享譽四海的產品貼上“中國創造”的標簽的時候,心潮湧動,馳想天外。

馬克思說過,“人不會因為別人而改變自己的想法,人只會自己改變自己的想法”。香港的大學生們,別人說一萬句,比不上自己悟上一句。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關系永恆不變,一種叫做“利益關系”,一種叫做“利害關系”。你“民主”二字喊得震天價響,世界上也不會有任何國家給你免費的午餐。

港產廢青鼠目吋光

v煞廢青可是香港的未來3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 Tagged | 1 Comment

戴耀廷捐款來源港大交代不清

戴耀廷捐款來源港大交代不清

本身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的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早前被揭曾多次以隱姓埋名方式,秘密向港大多個學系及機構秘密捐款推動佔中,被質疑有違大學捐款守則及影響學術研究中立性。港大昨日發表書面聲明回應事件,指校方一直有審視每宗接受捐款個案是否按指引處理,包括近期受到關注的部分項目,並確認近年接收的各主要捐贈,均遵循捐贈指引行事,大學亦會不時檢視和研究應否作出改善。但聲明始終未有交代校方有否及如何追查戴耀廷捐款的真正來源。

戴耀廷與多名港大學生會成員,亦被投訴在佔中期間長期罷教及罷課,港大回應指,教職員及學生均享有個人的言論自由,而大學對教職員的要求是履行合約的職務要求,但不會評論個別同事的具體情況,因校方與教職員之間的所有合約條款均為保密。校方重申,教職員均有嚴格履行其合約的職務責任,相信教職員及學生能充分意識到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至於他們在私人時間及休假期間的個人活動,或在校外發表或持有的個人意見或立場,均屬於其個人選擇。

Posted in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屈穎妍原來我們已經民不聊生

這天,聽到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代表發言,內容大致是:佔中者已經釋出善意,開放了一些主要路段給車輛行駛,盡量減低對大眾影響,但,為什麼政府仍然態度強硬,不肯交出公民廣場、不肯回應、不肯……

這段話,有四個字非常觸動我:「釋出善意」,這四字讓我忽然想起另一場景:有個賊人打刧了我的錢包,取走錢財,丟回身份證給我之後逃逸。沒多久,賊人被警察抓住,警員問我這是不是搶你錢包的刧匪,我說是,賊人大罵:「你有沒有搞錯?我都把身份證還給你,算是釋出善意啦,你竟然指證我?」

作為一個唸中文系的人,算懂得幾個中文字,今日我都給弄糊塗了,「善意」,究竟何解?綁匪原本要割下人質整隻耳朵,如今只割下耳珠,算不算善意?

路,本是公物,你把路霸佔了,管你用什麼堂皇理由,霸路就是霸路,就是犯法,犯法的過程即使包含善意,頂多能拿來作上法庭時的求情理由,不可能成為你的籌碼。況且,由始至終大家只看到示威者粗暴地搶佔了馬路,然後由學生作擋箭牌﹕你別動啊,都是學生來的,他們純真、他們無邪、他們無辜……學生被捧上神壇,一個個像中了蠱,聲嘶力竭在叫價:「你下台,我就走!」所謂的善意,究竟何在?

同日,學界與泛民主派商討後指出,若要他們開放中區主要幹道金鐘道,政府就要以公民廣場來交換。

我又迷惘了,「交換」二字,該作何解?

悍匪打刧金舖,欲搶鎮店之寶,不遂,於是掃盡店內金飾,然後跟老闆理論:你給我鎮店之寶,我就還回手上這些金飾給你!

兩件都是我的東西,你搶去一,說要跟我交換二,這該稱為「交換」嗎?還是用「再奪」貼切一點?

當然,孩子說,那是「公民廣場」,所以是屬於公民的。這方面,網上已有很多創意解說:大眾銀行是不是大眾的?是的話大家一起進去搶錢;公眾殮房是不是公眾的?是的話我們不如一起進去睡睡。

不過,運動中最令我驚愕的用字不是上述兩個,而是一張攝自香港中文大學校車站的照片,相中是一字排開的中大學生,苦苦跪在地上,面前展示著一塊黑布,上書:「我們被迫擾亂民生,只因本就民不聊生」。

我輩一眾「老鬼」校友立即把這照片瘋傳,所有人在相片的附註都是這句:「原來我們已經民不聊生!」

《戰國策.秦策四》有云:「本國殘,社稷壞,宗廟隳,刳腹折頤,首身分離,暴骨草澤,頭顱僵仆,相望於境;父子老弱係虜,相隨於路;鬼神狐祥無所食,百姓不聊生,族類離散,流亡為臣妾,滿海內矣。」自此,世人形容類似慘狀為「民不聊生」。今日,這四個字,竟被學生用來描述二零一四的香港。

香港果真民不聊生嗎?我只知道,這個現代化城市,上年被英國《經濟學人》旗下智庫選為「全球宜居城市」第三十一位,今年又被國際知名雜誌《Monocle》公布為全球二十五大宜居城市(Quality of Life Survey 2014)之一,排名十三。

香港仍是全球宜居城市

《Monocle》選的全球宜居城市,是根據犯罪率、醫療福利、包容度、公立學校教育、營商環境、文化產業、綠化面積等因素來計分,今年還新增一項考慮因素:「是否自由論者的天堂」(Libertarian paradise or stickler for rules),憑這些條件,香港仍能位列十三,如果這都叫「民不聊生」,那排名低於我們的巴黎、溫哥華、新加坡,該列入「屍骸遍野」了。

由最初錯別字連篇的宣言、到書法奇醜無比的標語,演至今日莫名其妙的運動口號,還有那天,一位大學生代表在外國媒體發問時,竟在鏡頭前大呼:「噢……我不懂英文啊!」的醜態,香港學生看來真的露底了,露出中不成英不就的底。

所以,對於整個運動,有人說看到未來希望,對不起,或許我短視,我暫時未見,我只看到眼前是一幕幕自暴其短,和一頁頁貽笑大方。

馬料水廢青大學學生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1 Comment

屈穎妍撲火的燒鵝

該是大半年前,社會正在分化,還未到今日的壁壘分明,有一回友儕聚會,談起時勢,大家都在問:怎樣才能扭轉乾坤?

眾議紛陳,其中最普遍的一種看法,就是香港要好好地死一回,才有機會重生。

醫生朋友最有體會:○三年沙士一役,我們從未如此團結過,那大半年,人人足不出戶,個個戴着口罩,雖則小島如死城,但愈艱險愈奮進,熬過了逆境,否極泰來,又是一番繁華。

做基金的朋友當然要提金融風暴、雷曼事件,表面看不到傷痕,只見市面風蕭蕭,但敗壞已入骨髓,重新站起,已是十年八載後的事。

還有一位四十後前輩,他說:「衰得過一九六七年?罷工罷課罷市,炸彈擺通街,成個廢城,之後咪一樣旺得返,沒有那半年暴動,哪有之後的國泰民安?」

或者,我們都浪漫地相信,浴火鳳凰的美麗傳奇。

還記得那夜觥籌交錯,大家都在拿時勢說笑,有人甚至提出,當香港真的落入「死地」,大家記緊「趁低吸納」,買股也好、買樓也好,別再像前幾次經濟低潮那樣畏首畏尾,錯過入市好時機。

酒過三巡,席上有位高人,忽然乾盡杯中紅酒,下箸夾起最後一塊燒鵝,道了一番語重心長……

「為甚麼一定是鳳凰浴火?可有想過,撲向烈燄後,大家隨時會變成枱面這隻燒鵝?誰說置諸死地後一定會生?歷史上幾多置諸死地後死得乾乾淨淨的例子,有沒有人講過?浴火後,可能有一隻會變鳳凰,但以科學角度看,應該全部都成燒鵝。」

回頭想想,擁有一百七十七條運河的威尼斯,在十三至十五世紀曾是一個海洋強權,但隨着新大陸被發現,地中海貿易的重要性被取代,制海權落入鄂圖曼帝國手中,威尼斯由盛轉衰,從此一沉不再起,歷史上一個經濟名城,今日只餘貢多拉的旅遊風光。

歷史上,隨手拈來都是盛轉衰的例子,浴火重生?似乎絕無僅有。半年前高人的預言將一語成讖,我們是時候調整心態,準備做一隻撲火的燒鵝。

撲火的燒鵝

Posted in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黎賤英良知未泯?!

v煞廢青可是香港的未來1

v煞廢青可是香港的未來2

v煞廢青可是香港的未來3

Posted in 港奸所,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轉載泛民十年計畫戰績

轉載泛民十年計畫戰績

這是一個從事地產的人十年來看到的點滴

其實CY硬上台然後把前朝的地產有關的貪污都放在明處打,那麼貪污為什麼都算在CY頭上?

別的不説,近三年的公屋建得快多了,我看到沙田同時間多了四個公屋邨

高地價政策CY一早下令停止了,早前才白石角才有一幅地半價成交

近來政府要求新樓出價單入票三天再賣,我們也停止了口水戰術,因為那三天等於冷靜期,願者上釣

樓價問題的根源在於 2003年倒董大遊行, 當年我都有份參加, 當年被蘋果新聞+香港電台洗了腦, 明明自己不了解政治, 卻無端對政府反感, 我家並非什麼負資產, 但一聽到八萬五, 就覺得政府很討厭, 一聽到廿三條, 就覺得是打壓人民. 現在回想起, 我當年是多麽幼稚. 熱血的政治參與者居然對政治不熟識, 明明被人利用卻不自知的愚昧, 醒覺後只覺得很羞愧. 如果當年八萬五維持, 或者只降至五萬, 也不會淪落至這田地. 之後, 煲鈦曾接手, 他不可能不知道住屋需求大, 卻十年內也不著手建屋問題,只因不想和泛民爭鬥,少做少錯不做不錯 我心裡確信, 他才是真正禍害香港的特首.

你應該去問泛民,他們一心一意唔比CY起樓,放雙非!

為什麼你們要幫助泛民以民眾權益之名爭取阻止東北發展,拉布導致施政效率降低,居滿一年欏综嫒,双非居權,建築業禁止外勞,建築成本狂升,菲律賓人居留權?誰出的點子?這些計畫都是以民意為大義,結果?

只會反對和破壞而不建設的絶食政策就如禁止呼吸和進食一様,身體早晚被破壞,今天大家上街就如身體給的一個警告,這種政策必須停止,否則身體早晚壞死

全世界也沒有專心破壞的政黨..除了香港,一個都沒有..他們到底是什麼?

人民亂給選票泛民也要負責,以為他們只是小丑,留一些反對聲音在政府是好的,但日久知人心,結果整件事連接起來便知道他們是有計畫有組織的分裂分子,卻使現在的年輕人受苦了,今次佔中失算,使他們提早現型,否則後果更為可怕,民主也不一定會選出好的,如果人民不會去選擇的話…

有時候大家也要回想起遠因,年輕的朋友我也想你知遠因

也許佔中派的你覺得CY暗地裏做了很多壞事,但有誰明地裏做壞事別盲目了,他們的主腦就想靠肅清港人來迫港人反共,爪牙就是戰爭販子,都是在人類戰爭史上最惡劣的人種

現在的情況和支持軍火商去攻打自己無分別,就是傻子(包括以前的我)多得是,泛民這種政治軍火商才可以橫行香港十幾年!

先不談佔中非佔中,下次選議員,大家識做,而佔中的朋友,這個局面泛民準備巳久,參加者並沒有錯,大是大非,由閣下判斷

此文章如有需要,可廣傳

黑金政棍名單 demo_crazy 匿名電郵爆戴耀廷神秘捐款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港奸所,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 1 Comment

戴耀廷為甚麼要隱瞞民主黨員身份

戴耀廷為甚麼要隱瞞民主黨員身份

戴耀廷自提出「佔領中環」以來,一直意圖與各反對派政黨劃清界線,擺出一副政治中立、民間自發的模樣。但其實,他本身就是民主黨的創黨成員。近日網上爆料文件就曝光了民主黨的黨員記錄,列明戴耀廷是該黨創黨成員,隸屬於九龍西支部,並詳列其服務的議員辦事處及家中電話、電郵等。這份資料將戴耀廷的真正身份暴露於人前,證據確鑿,不容抵賴。

其實,戴耀廷與民主黨的淵源早在其讀大學時已經開始。當年他以學界代表身份參與香港基本法的諮詢工作,開始嶄露頭角,並得到李柱銘賞識。1986年大學畢業後,隨即擔任李柱銘的法案助理,並且加入民主黨。1989年戴耀廷到英國倫敦大學經濟與政治學院修讀法律時,據稱由李柱銘搭線介紹予美、英的情報人員,發展成為外國勢力的「暗樁」,並要求他隱蔽政黨身份,方便展開社會活動。於是,在他學成回港之後,就立即與民主黨斷去所有聯繫,成為了一個表面上沒有政治背景的學者。而類似戴耀廷般的「特殊人物」,現在還活躍於香港社會的仍有不少。他們在平時可能是政客、律師、學者、社工,但每到政治鬥爭激烈之時,就會紛紛走出來配合外國勢力的行動。

而美國也沒有「虧待」戴耀廷,早就通過有「中情局分店」之稱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及下屬全國民主研究所(NDI),為戴耀廷等「暗樁」提供各種各樣的支援。例如與香港大學共同成立比較法與公法研究中心,就是為外國勢力在香港策動「心戰」而服務。而戴耀廷正正是該中心的受薪研究員,多年來受其栽培。

到了2012年,華府開始實行「重返亞洲」政策,並且對準香港2017年的特首普選,意圖發動一場奪權行動。在2012年底,與美國關係密切的黎智英突然結束在台灣的業務,返回香港指揮大局,並且不懼虧蝕大量投資《蘋果日報》及「動新聞」,為之後的政改大戰作準備。同一時間,戴耀廷亦多次秘密前往美國,並與美駐港總領事館官員頻頻會面,商討「佔中」的具體細節。隨後在2013年1月,他正式在《信報》提出「佔領中環」行動。之後發生的一切,就已經是歷史了。

戴耀廷為甚麼一直要隱瞞民主黨員身份?至今終於一清二楚,他要隱瞞不只是與民主黨的關係,更是與李柱銘的關係,與英、美勢力的關係。他要以一個「身家清白」的學者形象來領導這一場行動,絕對不容露出任何馬腳,被人揭破其身份。所以,他才要矢口否認是民主黨員,就如彼得一樣「三次不認主」。現在「佔中」已經爆發,規模更較他原來設計的大,相信他已「無愧」於外國勢力的栽培。不過,對於生他育他的香港,戴耀廷是否真的沒有一點愧疚之情?

愛港力在港大校園遊行聲討戴耀廷

戴耀廷為甚麼要隱瞞民主黨員身份2

戴耀廷為甚麼要隱瞞民主黨員身份

Posted in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黑金生果檔 | Tagged , | 1 Comment

愛港力到港大抗議戴耀廷處理捐款手法

愛港力到港大抗議戴耀廷處理捐款手法

「愛護香港力量」到香港大學抗議,批評「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處理捐款的手法。

有約二十名愛護香港力量成員到場,他們批評戴耀廷處理的捐款,部分用作支援違法佔領行動,戴耀廷亦煽動市民佔據馬路,要求港大校長馬斐森交代。

戴耀廷早前解釋捐款全部來自另一名「佔中」發起人朱耀明,並強調已按港大的要求,披露捐款人身份。

愛港力到港大抗議戴耀廷處理捐款手法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團體促炒戴耀廷拘黎智英

團體促炒戴耀廷拘黎智英

昨日再有團體到香港大學抗議及在街頭收集簽名,要求港大徹查及解僱佔中原發起人戴耀廷,以及促請警方盡快拘捕佔中三子及壹傳媒集團主席黎智英等「叛亂者」。

「愛護香港力量」約廿名成員,昨午手持寫上「我要捉內鬼」的黃色氣球,由港大正門出發遊行往港大校長宿舍,批評戴耀廷身為法律學者,竟公然倡議違法活動,知法犯法,又形容戴耀廷「黑心收黑金」,要求港大交代如何處理他。示威者又質疑,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舉辦「六二二佔中公投」結果失實,不滿港大包庇兩名教職員,促校方嚴肅處理。

團體促炒戴耀廷拘黎智英

小弟王晶

我要捉內鬼3

我要捉內鬼4

我要捉內鬼2

我要捉內鬼1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