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院校自主還我平靜書桌

尊重院校自主還我平靜書桌

筆者1997年進入港大讀博士、2005年回港大任教,既是港大校友,又是港大教授(終身教職)。作為沉默的大多數,我們對暴力圍攻校委會事件實在是忍無可忍,有話要說!

說給學生會的話

我們認為,港大在過去100年裏所形成的管治架構,能夠有效保障院校自主、學術自由。校委會作為港大最高權力機關,更應得到各方的尊重和愛護。所以,過去幾年裏,對於校委會關於新舊校長更替的決定,我們雖有所不滿,但最終都選擇了尊重。因為我們相信民主,維護法治。這次衝擊校委會事件中,部分學生用暴力和禁錮手段強迫委員按其意願辦事。這其實是打着民主的旗幟,施行暴力和專政,這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做法,與文革時期的紅衛兵有什麼兩樣?

我們想提請當事者反思一些原則性問題:院校自主的真正主體是誰?是教授還是學生?那你們有沒有諮詢過教授們的意見?是否想拋棄港大現有管治架構?是否要放棄院校自主、教授治校?是否想由學生會來接管港大?

說給外來干預者的話

我們這些沉默的大多數,很想對那些所謂的港大關注組、「港大校友」等外來干預者說一聲:「對不起!你不代表我!」作為院校自主的真正主人,我們才是港大命運的主宰者。在掀翻我們平靜的書桌之前,你們有沒有聽過我們的聲音、尊重我們的意願?其實,我們並不認同法律學院某些同事的做法,更不願意這些政治人物進而管治整個港大。但,我們一向尊重既定的規章制度,相信它行之有效、公平合理,所以,我們一直保持沉默。

但是,沉默並不等於默許你們粗暴干預院校自主,並不等於默許你們將港大變成政治鬥爭的激烈戰場。你們為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不但掀翻了我們平靜的書桌,還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釋放出暴力和專制的魔鬼。請問你們到底是何居心?

說給陳文敏的話

港大共有10個學院,法律學院只是十分之一。但是,僅這一小部分,你也沒曾管理好。你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真正的學術建樹,我們都可以理解。但是,你在任法律學院院長時,帶頭鼓勵「佔中」,捐款處理不當,既破壞了法治,又違反了校規。這令我們很難接受。我們實在難以相信你有資格或者還有顏面擔任副校長。即使你僥倖當上,又當如何服眾?

說給社會各界的話

港大其實有很多教授,其能力和品格均在陳文敏之上。只是因為港大所有事務已經被高度政治化而不敢出來競選副校長。有報道指陳教授已經被廉署立案跟進,還有大量「手尾」要跟,校委會謹慎行事,合情合理。而在如此事實不清、爭議頗大的情况下,某些社會政治勢力仍要強行扶其上位,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警惕,警惕其背後隱藏的更大的政治陰謀和利益盤算。

我們感謝社會各界的關心。也衷心希望大家尊重和維護我們的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請相信港大的管治架構,請尊重我們這沉默的大多數,也請還給我們平靜的書桌,讓政治遠離港大。謝謝!

作者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

攻民黨人渣入侵港大2

攻民黨人渣入侵港大1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守護孩子遠離社運學運分子

守護孩子遠離社運學運分子

李家家 愛護香港力量召集人

台灣「反高中課綱微調運動」發言人林冠華日前燒炭自殺,事件震驚台灣及國際之餘,也直接為香港無日無之的社運學運敲響了黑色警號。

「學民思潮」這個自稱是中學生自發組織的社運團體,每年營運資金卻過百萬,並有律師及核數師提供義務服務。其藉「反國教」一炮而紅,到去年「佔中」一役時,學聯學民成員成為「佔中」的主要領導組織及發言組織。中學生、大學大專生參與社運學運,儼然成為現今世代最為時髦的事。可惜面對紛繁複雜的社會問題,不論性質如何,輕重大小,這批從未踏足社會,毫無實際工作經驗的未來社會棟樑只懂得以「鬥激鬥出位」的方法來表達訴求。

眾所周知,香港的社運學運是直接取經於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台灣今天有學運青年為理想「殉道」吸引全球目光,難保自詡「生於亂世有重責任」的港青不會緊隨台青的後塵,一時「熱血上腦」,以死亡來換取成為新聞頭版的光環。

回顧兩個月前,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夕,警方於蠔涌廢棄廠房搗破了本土派組織「全國獨立黨」(NIP)製造和試爆炸彈的陰謀。公民黨不譴責極端組織的極端行為,還迫不及待地為極端行為辯護。毛孟靜認為是「插贓嫁禍」,梁家傑則質疑造炸彈「炸邊個」。但如果激進分子有半點理性可言的話,違法「佔中」「鳩嗚」等暴行根本就不會發生。公民黨作為「佔中」主要推手之一,毛梁企圖包庇、縱容、煽動激進分子及「社運仔」的瘋狂行為實在令人側目。

就算放下「炸彈黨」這等極端例子不說,後「佔中」期出現的那些「進步青年」組成及壯大的激進團體如「熱血公民」及「本土派」組織,多次於港九新界各處進行「鳩嗚」、「反水貨客」等擾民行動,暴力程度一次次升級。更不幸的是,連高等學府的青年學生也相繼往「廢青化」的死路邁進。前有中大學生會會長王澄烽發表「假如把汽油彈擲向警察和『反佔中』人士等同擲向機器」,此等令人不寒而慄的「豪言壯語」;近有港大學生會馮敬恩帶領大學生「以武制暴」,蜂擁而上暴力圍堵、衝撞校務委員的事件。「暴力抗爭」的種子,早已埋在香港少數青少年及社會失敗者心底,並等待發芽。

歸根結底,由「學民思潮」「反國教」到「雙學」「佔中」,後來的「鳩嗚」、「反水貨客」等等暴力衝擊行動,到底誰讓一部分的青少年由此變為瘋狂的一代,甘願把青春浪費在自以為正確的社會抗爭?政棍學棍從來只會煽動別人的子女上街,成為他們的免費政治工具,為他們爭取政治利益和本錢。守護孩子,由自身開始。莫要待警局或醫院來電,才知道自己的子女已成為反對派所謂「民主」的犧牲品。

守護孩子遠離社運學運分子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攻民黨功績列表,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劉遵義拯救我們的下一代

劉遵義拯救我們的下一代

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港大校委會成員劉麥嘉軒丈夫劉遵義在報章撰文,形容妻子在上星期參與港大校委會會議後,被一群暴徒追截、圍堵、嘲弄、咒罵,形容當晚參與行動的年輕人是“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而且應該受到懲誡,例如監禁一天,或做100小時的社會服務。

劉遵義在文章表示,年輕人應該對不同的觀點持開放態度,而不同的意見並不一定是錯的意見。他質疑參與行動的年輕人是否已準備好,承擔作為成年人的責任,及利用和慫恿這些年輕人行動的“成年人”的動機。他在文中反問,納稅人的錢是否應該繼續用在驕縱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的“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身上。

他指事件意味並非所有香港人,都已準備好接受民主政制,認為如果下一代不知禮,也不知恥,香港不會有前途。

以下為劉遵義在明報發表的文章全文:

 

劉遵義﹕拯救我們的下一代

我寫這篇評論,並非因為內子嘉軒,作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的成員,在上周二晚上,參加該委員會會議後,被一群暴徒追截、圍堵、嘲弄、咒罵(我希望他們不是來自一所香港最優秀的高等學府的學生。他們絕對不符合受過教育的人應達的標準)。我寫這篇評論,也並非想就香港大學一名副校長的任命的適當性發表意見。這應該是大學根據法定程式來決定的事情,作為一個以法治為榮的城市,香港能夠,也應該,按照符合法治的要求辦事。但是,我對於我們的一些年輕人當晚的行動深感失望,我對於他們的未來和香港的未來都覺得絕望。

不同的意見 不一定是錯的意見

上周二晚發生的事不應該在任何文明社會發生,更別說是在一個高等學府內。大學是研究、教育和學習之地,是自由開放地交換意見和進行理性論述之地。年輕人可以也應該富有理想主義,並自由地熱烈擁抱他們的信仰,但他們應該對與他們不同的觀點保持開放的態度。否則,他們為什麼要上大學?年輕人應該學會的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對可能與他們不同的觀點保持包容,而且保持謙卑,試圖從這些不同的觀點處學習。不同的意見,並不一定是錯的意見。

上周二晚那種暴徒式的行為讓人質疑,這些年輕人是否已經準備好,能承擔作為成年人的責任?也讓人質疑,他們是否被恰當地養育成人和接受教育?還讓人質疑,那些利用和慫恿他們的“成年人”的動機?最後,也讓人質疑,香港的納稅人的錢,是否應該繼續被用在驕縱這些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的“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身上?

那些參與了上周二晚上的暴徒式行動的人,應該得到教訓,就是做出如此不可接受而且不合法的行為,是會有代價的。小懲大誡,比如監禁一天,或做100個小時的社會服務,會對這些年輕人大有好處。如果這些人真心相信他們自身的正義,他們應該願意為他們的信仰坐牢,就像金大中、曼德拉與曾德成一樣。而且,如果這些暴徒再次不受懲罰便了事,就會鼓勵類似的行為在其他地方發生,被用以爭取不同的訴求,那麼香港就會變成真的無法管治。

我非常遺憾地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上周二晚上的事件在我看來,意味著並非所有香港人都已經準備好接受民主政制。民主並不是比誰喊得大聲,或誰能對其他人的生活造成最大的干擾。民主管治體系成功的一個前提是,需要全面接受法治,而非選擇性接受法治。選擇性接受法治將迅速墮落成暴徒統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對於維護公眾對法律的敬畏和遵守是非常重要的。不執行的法律,或選擇性執行的法律,都是胡鬧,倒不如沒有這法律更好,而且會鼓勵公眾輕蔑法律、不守法和詭辯。

民主管治體系成功的另一個前提是,失敗者要願意大方地承認失敗並接受結果。只要最基礎的制度不受損害,接受競選或者投票的失敗,是完全沒有問題而且值得尊敬的。下次總有機會贏回來。這就是為什麼保持和保護體制的完整性比贏得勝利重要得多。如果失敗者不願意接受失敗,而繼續用非法手段挑戰結果,民主的體系就不能運作,也不能繼續存在(例如泰國)。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就是一個好例子。他有風度地接受了最高法院的判決,即小布殊在佛羅里達州勝出。雖然戈爾可以挑戰這個判決,但如果他挑戰的話,就會引發國家混亂和不穩定。許多人至今仍然相信,當年在佛羅里達州勝出的是戈爾,但戈爾將美國的國家利益和國家體制的完整性放在他個人利益之上。

強迫武力不能贏得人心

我們的年輕人需要被教導,人心不能靠強迫和武力贏得。舉個例子,如果一位男士向一名女士求婚,威脅說要傷害她的家人,或者說如果不應允就自殺,都無助於說服女士答應而非拒絕。我懷疑,即便在這樣的威脅下,也不會有女士就範。實際上,屈服於威脅並沒有什麼好結果。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政府堅持不向恐怖分子支付贖金以換回美國人質。如果這些綁架者和潛在的綁架者知道並預期贖金會陸續有來,綁架事件只會更多,而非更少。向暴徒統治屈服也一樣。如果大學這次滿足了這些暴徒的要求,就會產生道德風險,會引發更多的要求。下一個必須滿足的要求可能是全免學費,之後可能是開除給分嚴格的教授。這要什麼時候才到頭?強迫、武力和恐嚇應該在香港,尤其是在一所高等學府,無立錐之地。我希望上周二的事件可以鼓勵我們所有人,無論站在什麼政治立場,都去反思,我們能夠而且應該如何教育和拯救我們的下一代。如果我們的下一代不知禮也不知恥,香港就不會有前途。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1 Comment

港大副校風波攻民黨逼宮變自宮

一take過盡爆港大副校風波內幕

港大任命副校長風波,演變成學生佔領會場、禁錮校委事件,甚至驚動重案組介入調查,比4年前的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港大風波有過之而無不及。綜合各方消息,原來今次副校風波正是由李克強事件而起,校方當初是基於政治考慮,推薦具爭議性的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升任副校,其後又因佔領行動驚覺「睇錯人」,事件由始至終都非常政治化,唯有透過政治方法解決。

2011年8月18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李克強訪港出席港大百周年慶祝活動,校方被指為了向北京「擦鞋」而打壓學生示威。時任校長的徐立之最終為「818事件」致歉,並決定於去年初約滿後離任。在校政嚴重政治化的環境下,校委會最終覓得「外人」馬斐森接任校長,但不少港大師生及校友都質疑馬斐森「唔夠班」及並非「港大人」,希望盡快找到1名「本土」候任校長人選。

此時有人看上了陳文敏,認為他長年在港大服務,在校內校外知名度都較高。加上陳立場一向親泛民,曾任公民黨前身的《基本法》廿三條關注組及45條關注組成員,又曾協助在「818事件」中聲稱被警方非法禁錮的學生,其政治敏感度理應較高,處理政治性事件時亦較易獲學生認同及泛民「放生」。讓他先升任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試工」,若表現合格及沒有「越軌」言行,便可在馬斐森約滿後接棒。即使最後校長一職另有繼任人選,由陳擔任其副手也可凸顯港大多元包容,管理層並非只有親政府人士。

有關物色程序早於前年底至去年初、即副校物色委員會去年3月正式成立前展開。陳文敏及校委會主席梁智鴻亦曾默認,是校方主動邀請陳申請做副校。由於人選早已「欽定」,再者當時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雖已提出佔中行動,但到底會否實行及具體影響多大仍屬未知之數,且當時陳與戴及佔中的關係亦未曝光,相關問題自然不在校方或物色委員會的考慮之列,物色程序很快便完結,陳最終成為唯一的推薦人選。

不過,在同年9月底爆發、歷時79天的佔領行動改變了一切,陳文敏初則被指縱容下屬戴耀廷不務正業、長期放假及「教壞學生」參與違法佔中。其後一批密件更揭發,陳文敏亦曾親自處理戴耀廷的佔中秘密捐款,「罪名」由包庇升級至合謀,令部分原本支持陳的校委「轉軚」及自責「睇錯人」,擔心由他擔任港大最高領導層,會影響學校的政治中立、與內地及港府的關係和合作,甚至令部分商界人士不再捐款,不利港大整體及長遠利益。

校委會其後透過拖延副校任命程序及委任審計委員會調查佔中捐款事件,嘗試為自己的錯誤決定「補鑊」。委員會最後雖指陳文敏在事件中的表現「未達應有期望」,但未能找出明顯違規之處。由於調查結論「未達期望」,部分校委再提出以「等埋首席副校」為理繼續拖延,目的是迫使陳知難而退,為港大整體利益有顏面地自行放棄升職。

然而陳文敏卻未有顧及校方的顏面和利益,最近更從幕後走上前線,公開大爆物色及任命程序的機密內容。再加上日前的佔領及禁錮事件不得民心,校委會若通過讓陳升任副校,即等同屈服於暴力衝擊。看來離校委會決定放棄拖延策略,改為直接行使應有權力,正式否決陳文敏任命的日子已不遠了。

港大校友聯署抗議港大淪鼓吹違法佔領基地

一批港大學生及其他示威者因不滿港大校務委員會押後任命學術、人事及資源副校長,周二(28日)晚上發動佔領會場等行動,引起社會各界關注,其中署名為「一群港大校友」於網上發起聯署,向港大校長馬斐森嚴正提出四點投訴,包括抗議港大成為鼓吹違法佔領基地、強烈譴責部分學生及校友粗暴干預校委會決定,並指學生的暴力行為侵犯委員的人身安全,又強烈要求馬斐森嚴肅處理學生破壞法紀行為。

一群畢業於港大的校友昨日(29日)開始於網上發起聯署,表明港大學生會、教協葉建源、港大校友關注組的言論不代表他們,又向馬斐森提出四點投訴,包括抗議港大成為鼓吹違法佔領的基地。

該份聯署點名批評,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總監鍾庭耀及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3人,其中戴在大學以違規方式引進不明來歷捐款,涉打造違法佔領工具,陳亦以違規方式收取「政治獻金」,以學術研究為名,鼓吹違反《基本法》的公民提名,直指對港大偏離政治中立深感遺憾。

身為港大校友的兒科醫生李家仁,亦於社交網站轉載有關聯署連結,形容目前是黑白分明的情況,不需要為自己的觀點遮遮掩掩,表明已參與該聯署,呼籲多些人站出來參加。

一take過盡爆港大副校風波內幕

港大校友聯署抗議港大淪鼓吹違法佔領基地

Posted in 愛護香港守護中環, 攻民黨功績列表, 生果黑金港奸所,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女示威者胸襲警員囚3個半月法官受威嚇

女示威者胸襲警員囚3個半月法官受威嚇

今年3月1日「光復元朗」反水貨客示威中,3男1女被告包括14歲首被告男生、20歲次被告男子鄺振駹、被指用胸襲警的30歲文員第三被告吳麗英,以及22歲第四被告男子潘子行,第一及第三被告被控襲警罪,第二及第四被告則被控阻差辦公,早前經審訊俱裁定罪成。

今早吳麗英在屯門法院被判即時監禁3個月15日,潘子行被判囚5個月1周,鄺振駹遭判處入勞教中心。14歲首被告判入更生中心。4名被告聞判後提出申請保釋等候上訴,各獲准以5千元現金保釋。

暫委裁判官陳碧橋判刑時表示,兩周前裁決定罪後,自己受到威嚇,令他擔心人身安全,但強調不會因受到威嚇,感到憤怒而增加量刑,亦不會因受到威嚇,感到害怕而降低量刑,重申判刑不會受到威嚇影響。

陳官稱,自己已處理3宗「光復元朗」案件,其他法院裁判官亦處理過許多宗涉及佔中、佔旺、反水貨客的案件,他會用「猖獗」形容該類案件;而將來遊行時襲警案件不會少,法庭要判處阻嚇性刑罰,以免市民誤會襲警事小,法庭亦要保障市民和平示威權利。

陳官續指,涉阻差辦公的第二、四被告,性質遠較警員一般拘捕疑人搜身時遇到反抗嚴重,其中第四被告在案中拉走一名涉嫌襲警的一名疑犯,令警員未能捉到該疑犯,警方平時維持示威秩序相當困難,但第四被告的作為,令警員維持秩序更困難。

至於14歲首被告,陳官指,留意到他去年始,參與許多佔中、佔旺、反水貨客活動,由去年12月底起,已4次被捕,當中2次更被控方落案起訴,包括本案,陳官認為其父母未能管束首被告,令首被告身陷被檢控、被定罪的危險,認為其父母不欲見兒子經歷被捕、被檢控、被定罪,故首被告較適合入更生中心。

女文員涉胸襲警員案,吸引包括聲援人士在內約100名市民到庭欲旁聽,多輛警車在法院外停泊,大批警員在場戒備,而開庭時,逾50人坐滿法庭。

反水客4示威者保釋上訴官稱毋懼受威嚇

今年三月「光復元朗」反水貨客活動,四名參與者被控襲警及阻差辦公等罪,早前被定罪,分別被判入更生中心、勞教中心及監禁,各被告均提出上訴及申請保釋。

四名被告被定罪後被還押,早上由囚車押送到屯門法院,三男一女被告依次為一名14歲中學生、20歲學生鄺振駹、30歲女船務主任吳麗英、及22歲大學生潘子行。被裁定襲警罪成的首被告及吳麗英,分別判入更生中心及監禁三個月十五日。鄺振駹及潘子行阻差辦公罪成,則被判監五個月一星期,其中鄺振駹判入勞教中心。

按控方證人供稱,今年3月1日「光復元朗」活動期間,一名總督察見到多人衝出馬路,上前攔截。首被告用肩膀撞其左胸,次被告衝前推開,第三被告用胸口撞他的右上臂,還有叫喊「警察非禮」。

裁判官陳碧橋判刑時,接納遇襲警務人員只是受輕微傷害,但指女被告以胸部撞對方後,大叫「警察非禮」,其他集會人士跟住一齊叫,並引來他們擲出大量雜物。

對於辯方早前曾指,遊行是行使公民權利,期間發生的襲警,性質與吸煙人士襲擊控煙辦人員等情況不能相提並論。但裁判官不認同,說看不出兩者有甚麼差別,又指過去一段時間已處理三宗同類案件,他覺得遊行集會人士襲擊警務人員情況猖獗。而眾所周知,未來日子遊行不會減少,警方要能維持秩序,才能讓集會市民行使和平集會權利。

裁判官表示必須向社會發出信息,遊行示威是市民的權利,但襲擊是違法行為,必須受到懲罰,判處阻嚇性刑罰。至於阻差辦公行為,會令警方維持秩序難上加難,比起集會者被捕前反抗行為更嚴重。

裁判官在判刑後特別提到,案件在裁判後他也受到威嚇,曾擔心自己人身安全,但沒有對此感到憤怒,也沒有因此影響判刑。

攻民黨說好的司法獨立呢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1 Comment

元朗反水客漢襲警罪成即時收監4個月

元朗反水客漢襲警罪成即時收監4個月

一名男子三月在「光復元朗」反水貨客示威,期間踢向警員,在屯門裁判法院被判襲警罪成,即時監禁4個月。

54歲被告阮金正報稱無業,他被控一項襲警罪。案情指,被告於今年3月1日於元朗福康街,從後踢向一名軍裝警員的小腿。辯方求情時指被告已還押了14日,深感懊悔,加上他患有頸椎病;又提到被告30年前曾經犯事,之後一直循規蹈矩。

暫委裁判官陳碧橋判刑時指警務人員有必要維持遊行秩序,有需要判處阻嚇性刑罰,向社會發出不可以襲擊執行職務人員的訊息,又指看不到有減刑或暫緩刑期因素,所以判處被告即時監禁。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1 Comment

廢青大學的民主先鋒何等勇武

盧寵茂聲稱被踢跌倒暫不回應學生行為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盧寵茂被送到瑪麗醫院檢查,他暫時不回應學生阻止委員離開會議室的行為。

盧寵茂表示:「當時有大學同事說跟著他們走,一起離開會議廳,但跟著的時候停了下來,走不動,我感覺右邊膝蓋好像有少少被人踢了一腳,我就跌低。」被問及是否記得誰人踢﹖他說:「我真的不知道,看不到,周圍實在太混亂,我被踢後我失平衡,我只是覺得膝蓋很痛,因為我右邊膝蓋曾經受傷,做過手術,我跌在地上站不起,我沒有暈。」

當被問及如何看學生的舉動﹖他說:「我想我暫時不想說,因為我現在仍在醫院。」

廢青大學的民主先鋒何等勇武2

廢青大學的民主先鋒何等勇武1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1 Comment

廢青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

Posted in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1 Comment

愛港力要求政府加設獨居者免稅額

團體政總外請願要求加設獨居者免稅額

愛港力要求政府加設獨居者免稅額
有團體在政府總部門外請願,要求政府加設獨居者免稅額。

十多名愛護香港力量成員在政府總部門外請願,指過去十年的個人入息免稅額升幅緩慢,追不上通脹。政府有能力「派糖」就應回饋基層,加設獨居人士免稅額。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婊子無情戲子無義

「何以劇本設計者不去挖掘正義一方的趣味材料,而改去深刨不義一方的材料呢?」各位大人,高抬貴手,放過學生啦。讓他們正正經經讀書讀史。

婊子無情、戲子無義!——李碧華《霸王別姬》開篇語

早前有報導說,香港演藝學院搞了一個名為「最後一個日本兵」的話劇,今年去幾間中學作巡迴演出,以培養學生對戲劇藝術的欣賞能力,亦可引導學生作道德倫理的反思云云。

所謂「最後一個日本兵」,指的是在1974年曾轟動新聞界的最後一個投降的日本二戰軍人:小野田寬郎少尉。當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之時,小野與幾個同袍仍堅持留在菲律賓駐地,不相信日本已經宣布投降的事實。後來其他同袍死的死、降的降,唯有小野堅持不降,在菲律賓叢林內過著半野人、半遊擊的生活近三十年!為了支撐自己「戰鬥」下去,小野甚至編造了一套世界觀來詮釋二戰後的韓戰和越戰等新聞大事(他在一次襲擊當地村民中奪得一部收音機),把這些都理解為日本準備捲土反攻!最後直到當年對他下達留守命令的長官來到菲律賓當地,煞有介事地對他宣布留守任務已結束、日本已投降,小野才正式向菲律賓政府投降。

管中窺豹的歷史教育

令人納悶的是,用這個題材搞話劇的人到底在想什麼呢?想引導中學生了解抗日歷史?在整體香港中小學歷史教育當中,無論新舊學制抑或課程綱要,抗日戰爭從來就不是教學的重點。可以毫不客氣地講,香港基礎教育是不足以讓中學生較為全面系統地認識抗日歷史的。因此,在認識廣度不足的情況下,過於在一兩件獨特歷史事件中深挖細刨,無疑只是管中窺豹,甚至以偏蓋全。整體認識不足,遑論作道德倫理的評價。

報導中說道,有同學在觀賞之後的討論時提到,認為小野忠於職守。作為教育工作者,對此唯有啞然。學生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這種戲劇教育取材的設計者。如果希望引導學生認識什麼叫忠於職守,那麼為何不用數之不盡的中國軍民的抵抗事跡做題材?偏偏要引用一個侵略者呢?尤其是小野在這三十年來打死打傷數以百計的當地無辜平民,這份「忠於職守」是用大量無辜生命來打造的,值得去當作正面價值教育的題材嗎?

最後一個日本兵原來是特工

何況,這位小野少尉可不是普通的日本小兵。翻查有關他的背景資料發現,原來小野少尉在1944年(不是報導所引劇團資料所說的1941年)被派往菲律賓之前,是在「日本陸軍中野學校」受訓的!怪不得他的戰鬥意志遠超普通軍人。所謂「中野學校」,是二戰期間日軍一所特工學校,號稱招攬全國最優秀的人才以訓練之。中野學校的學生被要求徹底融入派駐國的社會中去,從語言到衣食住行皆是。其中派往中國的許多支「中野大陸挺身隊」,集體化妝成中國軍人,既在武漢會戰中擾亂國軍,更在襲擊八路軍總部時造成中共部隊嚴重傷亡,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也是因此而陣亡。雖然小野少尉在中野學校受訓後並非派往中國,但能夠被中野學校相中,並成功完成受訓的,絕對不是等閒之輩。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為何小野的同袍熬不下去而投降,而小野卻能死撐下去。設計劇本的人士,有深挖這方面的史料嗎?

不錯,很多二戰日軍都表現出一股愚忠,據報導說這也是劇本設計者想引起學生觀眾反思的一個焦點。但對二戰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日軍愚忠的具體行動往往是自殺或者被迫自殺,以堅拒投降。像小野這種死撐方式的愚忠,幾乎只有他一個!換言之,小野不能作為日軍愚忠的代表,他完全屬於非主流的。一個不具普遍性的個別行為,又如何能用作引導學生反思普遍行為價值觀的事例和教學切入點呢!

歷史具有戲劇性,但歷史不是戲劇

當然,劇本設計者可能想通過挖掘這段冷僻但又離奇的史料,去創造一齣對觀眾來講充滿新意奇情的話劇,從而提升該劇的吸引度,畢竟人人都喜歡看有新意但未聽過的故事。追求戲劇新意,這沒問題,問題還是在於主題取材。一個日軍死撐三十年,的確很有故事新意。但作為抗戰受害者一方的中國,一樣充滿各種值得挖掘、報導和教育學生了解認識的新意情節——例如:
--德國國防軍數百名軍官曾參加國軍抗戰;
--在美國援華航空隊也就是飛虎隊之前,蘇聯空軍已經大批參與中國抗戰,無論部隊規模、戰果和傷亡比例,都遠超飛虎隊;
--有數以萬計的日軍和軍工人員受中共部隊感召,不但脫離了日軍,而且後來還加入了中共部隊,成為日籍解放軍!不少在世者近年還參加中國建軍節慶祝活動。

還可以舉出許多類似的抗戰史料,雖然塵封甚久,但箇中的故事性和吸引度,與小野相比,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何以劇本設計者不去挖掘正義一方的趣味材料,而改去深刨不義一方的材料呢?如此取捨,不僅僅反映設計者本身在歷史知識上的缺失,恐怕還反映了價值取向上的偏頗。

報導引述一位觀賞該劇的某校教師的看法:「雖然此劇探討的問題深奧,同學亦未必熟悉該段歷史,但他們仍能通過劇情代入角色,從而思考。」既然不熟這段歷史,又如何能代入角色呢?我之所以一直沒弄懂戲劇教育,是因為分不清到底是以戲劇為教學目標,還是以戲劇為教學手段。後者則把戲劇作為教學法,最終目的還是為了借此而掌握其他的知識和價值培養。因此,不熟悉那段歷史,等於缺乏前置知識,那麼這種戲劇教學法是否真的能達致有效學習,實在令人懷疑。前者則是為了培養學生欣賞戲劇的審美能力,屬於美育的一種。誠然,歷史往往充滿戲劇性,但歷史本身絕對不是戲劇,尤其是涉及千萬人傷亡的戰爭歷史,就更不能當成戲劇。

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廢青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香港教育界敗類 | Tagged ,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