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愛港力倡學法議員屢缺席要扣薪

愛港力倡學法議員屢缺席要扣薪 香港的反對派議員為了阻撓《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通過,過去兩月瘋點人數,導致立法會會議三度流會,本月7日的會議更出現反對派「零出席」情況。「愛護香港力量」昨日約十多人到立法會示威區抗議,批評缺席的立法會議員「白逗人工」,未有履行應有之責,任由大量基建工程及民生項目囤積,建議仿傚法國參議院新措施,對缺席會議太多的參議員實施減薪懲罰。 反對派議員最近經常使用點人數來拉布,濫用議事規則,意圖癱瘓立法會。本月7日立法會繼續審議《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全體26名反對派議員,在流會前一刻無一人在會議廳,最終導致流會。 「愛護香港力量」行動召集人李家家批評,反對派濫用「議事規則」癱瘓立法會,嚴重影響香港的經濟發展及社會民生。她痛斥立法會議員月薪高達9.3萬元,加上辦事處、工作人員開支補貼,每月領取十多萬元的公帑,任期完結更可獲60萬元約滿酬金,卻沒有履行議員應有之責,為市民開會、參議、投票,卻是「逢會必流、逢會必搗亂!」 李家家感慨,升斗市民為生計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如果曠工或缺席都要被扣薪,甚至被辭退,由公帑養活的立法會議員豈能例外。她建議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參考法國參議院新措施,引入扣薪制度,缺席會議太多的參議員將被減薪。 市民胡先生昨參與「愛港力」的抗議行動,他批評反對派多次引致流會,坦言「真係好嬲!唔想做就找別人做!」他說議員責任應該為市民議政,否則「求其搵個人做都得!」。他認為反對派屢屢缺席議會,浪費納稅人的錢,必須受到嚴懲。 72項撥款申請僅批1項 從事運輸業的雷先生表示,反對派採用激進的手法,騎劫議會,阻礙施政。他慨嘆立法會以前的議事風氣很好,大家有商有量,以香港福祉為優先考慮,如今卻一切立場先行,對此感到很「悲哀」。 市民羅女士講起反對派禍港,一度激動落淚,痛斥反對派近年的拉布及點人數行為,令政府呈交的72個項目撥款申請,僅得1個項目通過,已經嚴重損害香港發展。她批評反對派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讓香港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投票救香港, 攻民黨功績列表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誰借銅鑼灣書店事件興風作浪

誰借銅鑼灣書店事件興風作浪 李家家 愛護香港力量召集人 銅鑼灣書店股東失聯事件,一度被反對派吹噓得離奇波譎,但現時已經真相大白,桂敏海、李波兩人因涉及內地的案件或其他事情,正身處內地協助調查。這件事情為何鬧得如此沸沸揚揚,答案很清晰,就是香港某些心懷鬼胎的反對派和少數傳媒唯恐天下不亂,在其中興風作浪,極力抹黑「一國兩制」所致。 前段時間以來,香港某些對內地充滿敵意的反對派,加上那些從來罔顧職業操守的少數傳媒,利用李波等人行蹤不明的真空期,不斷以「傳聞」、「消息人士」等字眼,配合「擠牙膏」式創作新聞故事來造謠生事,當中包括繪聲繪影地報道什麼神秘人登門尋訪李波;「傳聞」有目擊者目睹綁架事發經過;編造所謂「公安越境抓人」。最為可笑的是傳內地有「中間人」聯絡反對派人士,請教事件可如何「收科」等等。在某些香港傳媒不斷炒作事件的同時,某些境外針對中國的華文媒體也表現出「驚人」的「抽水」能力。其中美國華文網媒《博聞社》,更早於1月6日就開始大量散佈所謂「黑幕」的文章,顯示出炒作該事件的幕後黑手不止一個,除了香港的反對派之外,西方反華勢力也牽涉其中。 從該事件的發展過程來看,李波實非主角,反而是銅鑼灣書店另一股東、瑞典籍的桂敏海問題更多一些。內地新華社的報道稱桂敏海因涉11年前內地車禍而主動回國自首;李波寄給妻子的最新一封家書也指「桂敏海涉及其他犯罪,人品不好」,他是被桂敏海所害。桂敏海、李波因為這些問題,自行回到內地接受有關部門的調查,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也是他們個人的行為。在這樣一件刑事案件上,反對派拚命抓住不放,無限上綱上線,顯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想要借此事達到什麼目的?是為了所謂「公義」嗎?當然不是了。只要用反對派和少數傳媒對「斯諾登事件」的反應來對照,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2013年夏天,前美國國家安全局特工斯諾登「逃經」香港,大爆美國對全球包括其西方盟友國家在內,作出種種侵犯別國主權及有違道德的竊聽、監控及電腦入侵等罪行。斯諾登把美國這些間諜行為揭發到陽光底下,並以自身作見證把美國政府偽善的面具撕掉。但傾向反對派的個別傳媒此時卻沒有發揮其自稱的「傳媒天職」,更不敢對美國政府的罪行口誅筆伐。但對於所謂銅鑼灣書店事件,他們卻可以如此這般興風作浪,百般假設萬般入罪,其雙重標準及與內地為敵,企圖抹黑「一國兩制」的用心,也就昭然若揭 。 回歸以來,中央政府一再強調會堅持「一國兩制」原則,其實,香港反對派對此心裡也非常清楚。正所謂春江水暖鴨先知,一直以來對「一國兩制」最有信心的,不正正就是黎智英、李卓人等終日以「民主」、「公義」等口號,大行反中亂港之事的香港反對派中人嗎?當這些人士在香港仍然是風騷如昔時,人們又何需擔心「一國兩制」會被衝擊和破壞呢?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攻民黨功績列表, 無恥傳媒事件簿, 生果黑金港奸所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香港法治勝在有水佳麗法官

攻擊警務處網站裁判官指警做法不公佔中青年脫罪 前年佔領運動期間,市場項目經理郭玉衡(26歲)被指1分鐘內攻擊警務處網站1450次。他早前否認一項刑事損壞及一項有犯罪意圖而取用電腦的交替控罪,於屯門裁判法院受審,今午裁定罪名不成立。 裁判官水佳麗指,警員拘捕被告後沒有及時告知他聘請律師等法律權利,加上被告在睡夢中被弄醒,其精神狀態未必適合接受查問,認為警方做法對他構成不公,故裁定被告並非自願招供,拒絕將載有被告招認供辭的警員記事簿呈堂。 裁判官續指,雖然網絡攻擊由被告電腦發動,但由於被告家中尚有一名同居女友,控方未能確定何人攻擊網站,認為案件存有合理疑點,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傳媒人心聲荒唐鏡 荒唐鏡與陳夢吉的故事經常出現在影視作品中,這兩名形象一正一邪的狀師,均是口才出眾,遊走於法律條文之間,善長顛倒黑白。在香港司法界裡,似乎也不斷在上演同類的戲碼。 一名七十一歲的阿伯,被控在維園一論壇現場襲擊一名十八歲的青年,遭法官判處入獄七天。與此同時,多宗示威者襲擊警員的案件,不是被判無罪便是輕判社會服務。其中一案襲警案最為精彩,一名有聽力障礙的中學生被控襲警,法官水佳麗在判案時說,被告可能聽不到現場警員的口頭警告,而警員則可能視線受阻認錯人;女法官(水佳麗)進一步推論說,被告沒有計劃在示威中有任何行動或說話,就算碰撞到警員,也只是意外,她認為被告是單純可靠。 這位水法官(水佳麗)真的厲害,雖然案發時不在場,卻能如親臨其境,並且有超能力直入被告的內心世界,洞悉被告的思想及意圖。如果這些話是出自辯方律師之口,也屬正常的辯護說辭,但有法官如此為被告開脫,實在罕見。真的是有父母官如此,難怪被告在獲判無罪後,聲言日後還有上街示威。 還有,人證物證均齊備的惡意衝擊立法會,擊破玻璃大門的四名被告,同獲得法庭輕判社會服務,不必作出賠償。假若事情發生在美國國會山莊,這四名青年抬著鐵馬去破壞國會大樓大門,會同樣獲輕判嗎? 不論是警員還是立法會,都是社會公權力的象徵,該受到應得的尊重。如果襲警可以是毫無後果,法官可充當施襲者的辯護人,試問還有誰會尊重法治。如果最高立法機關可以遭人隨意破壞,那政府的管治威信又怎能建立呢?真正司法獨立是不偏不倚,當法庭判決失去公信力,那樣的司法是否真正獨立便成疑問了。 法庭反水客鬧母女官斥欺善怕惡 今年三月在屯門街頭發生的反水貨客示威中,一對母女被指「走水貨」而遭示威者包圍辱罵,該母親更被迫打開行李讓示威者檢查,其四歲女兒則被嚇至嚎哭。參與辱罵的中年電腦店男東主及中三男生事後被捕,二人早前在屯門法院各承認一項擾亂公眾秩序罪。裁判官昨判刑時斥二人欺善怕惡。最終判涉案較重的東主監禁一個月緩刑一年,男生判社會服務令一百二十小時。 首被告郭賀彬(十六歲)及次被告陳寶基(四十八歲),二人在求情時聲言後悔所作所為;惟在判刑後於庭外,二人不約而同「笑笑口」接受訪問。仍在求學的郭承認今次太衝動,但卻歸咎是只因遭人「篤灰」(舉報出賣)才惹上官非,聲言日後會用「更聰明方法抗爭」;陳則指希望司法制度繼續公正,對於遭官斥可恥,他拒絕回應。 「倘對方彪形大漢 會否欺凌」 兩被告承認在今年三月八日於屯門鄉事會路跨境巴士站喧鬧罵人。辯方求情指,郭的品行本來不錯,最近獲頒操行進步獎,現已深感後悔;而陳雖年紀不輕但為人單純,今次只是鹵莽犯事。 裁判官水佳麗判刑時直指,難以容忍兩人的欺凌行為,量刑時有必要阻嚇二人以免再犯,也要警惕社會大眾要尊重他人。官又斥責二人「隨街搵弱小的對象欺凌」,行為令人反感,質疑若對方是彪形大漢,兩被告又會否夠膽欺凌。裁判官並憂慮今次事件,會影響社會的氣氛,其他人倣效會變得「愈來愈暴躁」,最終接納二人有悔意而不作判囚。 賤果報港女大律師深圳遭扣證件 深圳消息:曾任暫委裁判官的本港一名女大律師,較早前與五名海外人士到內地賑災後,前日在深圳與十多名內地人士舉行祈禱聚會時,被公安扣查;除一名台灣女子昨日成功「逃」回港外,女大律師與四名海外人士仍被扣留證件滯留深圳。 被扣查的六名本港及海外人士為國際慈愛輔導之家有限公司的會員,當中包括該公司始創人黃楊嘉嬪(台灣人)及其女兒黃思瑀、一對菲律賓籍男女、一名馬來西亞籍女子及本港女大律師水佳麗。 深圳舉行祈禱會 曾任暫委裁判官的水佳麗昨日透過電話向記者表示;他們的團體是九八年在香港註冊的合法團體,主要是救助內地的貧窮地區及探訪監獄等;她表示,上月底他們開始從香港進入內地曾受地震及旱災出現的新疆、湖南、雲南等賑災;本月十七日才從雲南回到深圳,在深圳期間主要與湖南來的親朋戚友團聚,但不知道為何突然會被公安扣查。 昨日成功返回香港的黃思瑀向記者透露,他們一行六人與十多名內地朋友,前日在深圳一餐廳舉行祈禱聚會及唱聖詩時,一批公安突然到場調查,十多名內地人即時被帶走。昨日她本人則獲發還證件,其餘的仍要扣留。 而他們入住的酒店獲悉事件後,竟要將他們即時趕走,並強行將他們的行李搬離房間,其間雙方發生爭執,「我五十歲媽媽有心臟病,他們將她推倒地上,我媽媽心臟病發作,所以叫了救護車將她送院」 黃思瑀補充說:「我是陪同母親送院時,偷偷逃出來,並即時經羅湖過關回港」。對於為何被公安扣查,同被酒店員工推倒受傷的黃思瑀展示其傷痕時說:「公安可能懷疑我們是法輪功吧,要不然幹嗎那麼緊張呢」。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生果黑金港奸所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內耗式議政自殘式民主

內耗式議政自殘式民主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陳建強 公共政策的制訂是以長遠及整體利益為重,但在港式民主之下,凡事政治化、讎仇化,逢政府必反,即使只屬經濟民生和基本社會規範的政策措施,亦一律受到詰責刁難,創科局、版權條例和一地兩檢,都無一倖免,理性一再被民粹冲撞,陷進一種殘人自殘式的內耗漩渦。 栽向民粹可悲 30年前,前立法局引入選舉成分,邁出議會民主化的第一步,但亦開始一頭栽向民粹的沉淪。從港英到特區,每經歷一次選舉換屆,民粹激進的成分就多一分,時至今日,「拉布」、流會已是議會新常態,扒糞、抹黑亦成議政新風格。政局失序、民主墮落,莫甚於此。團結香港基金主席董建華發人深省地指出:「如果香港盲目追求西方的民主體系,將令社會四分五裂!」 其實,所謂西方民主,只是一個非常籠統的概念,相對於君權、神權或專制獨裁政權,但凡以選舉形式選出國家領導人和管治團隊,實現政權有序輪替,不論其政體和施政品質,都一律定義為民主國家,形式掩蓋內涵。根據美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的分類,在目前全球195個國家中,六成亦即117個屬民主國家,數字亮麗,但卻浮濫灌水。觀乎近年國際紛亂不斷,禍源大多沿溯自「民主變天」,大家還不覺醒? 熊彼得教授在《資本主義、社會主義與民主》一書中指出:「民主只是一種政治方法,一種選擇政治領導人的機制,公民在相敵對的政治領導人間,進行他們的選擇,而在選舉與選舉之間,決策便由政治人物做成,直到下次選舉。」因此,民主既是公民藉投票選擇領導人的安排,也是立心染指權位者的登極階梯;說穿了,民主選舉不過是政客的權力音樂椅游戲。 推進民主政制是香港社會的共同願望,亦得到中央和《基本法》的莊嚴承諾,但從港英時期,以至回歸之后,30年的民主路,未曾為香港帶來進步和希望,相反只見一場一場以爭逐議席為目的、以反對政府為手段的政治搏弈。「泛民」時而激進,時而理性,但抉擇點不在理念價值或民生福祉,而在對議席和選票的得失計算。 就以已延宕10年的版權條例為例,政府雖已作出6項豁免,「泛民」亦提出3項修訂,但在正式審議前,「泛民」不好好地準備討論,爭取支持,反而先是流會,再而是在9個小時內「數人頭」20次,「拖得就拖」,甚至最好「拖死」。為什麼?因為他們真正關心的,不是版權條例能否通過、業界情况有否改善,而是對明年9月立法會選情有何影響。不過,若議會內充斥着如此素質心態的政客,民主究竟是福還是禍,大家都應心中有數。民主是從心里發出 剛離世的杜葉錫恩曾說:「不是你把自己叫做民主派就是民主的。民主其實是從心里發出,從心里去追求的,是可以包容不同聲音和意見的,是不偏不倚願意坐下來討論達到一個公平的妥協。」她更曾直斥某些人「實際上是以其不民主的行動,延緩我們的民主進步」。 董建華亦指出,民主需要表達不同意見和議論,要有足夠的成熟度去接受不同的意見,亦需要有足夠智慧的領導者。可借,現時的香港,爭論太多,結論不足,解決方案更少,這是香港問題的癥結所在。

Posted in 生果黑金港奸所,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犯民老吹中間人轉頭乜太出視頻

李波事件絕對是犯民及毒果暗報一系傳媒敗頖對香港市民的一次極大侮辱。戲劇情峰迴路轉,不用等王危機個垃圾電視台開台,香港人近日每天也有李波太太提供的「神劇」追看呢! 香港媒體敗類一條龍式製作假新聞的手法,繼「傳聞」、「聽聞」、「消息人士」之後又一創意新聞專用詞彙。。。「中間人」! 犯民、毒媒再加「中間人」,不禁令人想起長毛自稱「有人出價一億向牠『買票』的笑話(悲哀)」呢! 李波視頻向妻報平安冀外界別大做文章 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自上月30日失蹤,至今仍下落不明。本報接獲獨家消息,李波妻子收到一段李波失蹤後首次露面的視頻片段,李波精神飽滿,情緒平靜的面對鏡頭表示,返回內地是他個人行為,不明為何有人藉此大做文章,又指自己和其家人正承受很大壓力。 據消息指,李波妻子獲得的片段所見,李波坐在一張沙發上,面向鏡頭獨白。據了解,李波表示,返回內地是他的個人行為,目的是要解決一些個人事情,與他人無關,不明白何以有人大做文章,並呼籲有關組織不要在週日遊行。李波又指,他和家人正面對著沉重壓力,自己亦感到心力交瘁,期望外界不要再大做文章,才是真正關心他的行為。另外,李波妻子亦收到一封附有李波簽名及今日日期的自白書,內容大意與視頻相同。 李波妻子向本報表示,一直擔心李波安危,現在得知丈夫安然無恙才感到稍為安心。她指李波是一家之主,對家人而言是非常重要,希望丈夫能盡快回來。 暗報:泛民稱內地中間人求教收科 銅鑼灣書店事件在香港惹來社會極大關注,至少有兩名泛民中人向本報承認,事件發酵後,有內地中間人接觸,向他們請教事件可如何「收科」,有中間人更顯得極度緊張,擔心事件若持續未能解決,會影響高鐵撥款以及立法會選舉。 澄清「非中央意願」 憂礙高鐵撥款 有泛民人士稱,中間人早於本周初已接觸他,澄清事件不是中央的意願,稱有前線人員不明白「一國兩制」而行事,明白事情鬧大了,問對方有什麼解決方法,擔心事件繼續發酵會影響高鐵撥款及立法會新東補選及立法會選舉,該泛民建議北京要出來表明不接受這手法,並要盡快放人,以釋港人疑慮,但中間人顯得有難言之隱;中間人稱,是次事件應是地方部門自把自為,但泛民估計對方仍未弄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所以事件仍膠着。 承認「做得不好」 影響一國兩制 另一泛民亦獲中間人問及「收科」辦法,這泛民人士明言事件令港人極度擔心,中間人承認事件做得不好,影響「一國兩制」,但亦指出事件的5人不是單純因出版禁書便被帶走,中間涉及懷疑有人將大批政治敏感書籍透過某渠道送往內地,但泛民人士追問下,對方又未有拿出具體證據,這說法未能核實。該泛民人士向中間人稱,即使有人或干犯內地法律,也不可能如此處理涉事者。該人士稱,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接見特首梁振英時,提到中央落實「一國兩制」,強調「不動搖、不走樣、不變形」立場,但銅鑼灣書店事件,正正打了領導人一巴。

Posted in 無恥傳媒事件簿, 生果黑金港奸所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從李波事件看香港某些傳媒之衰敗

從李波事件看香港某些傳媒之衰敗 李家家 愛護香港力量召集人 高鐵追加撥款審議在即,正當反對派議員對「一地兩檢」方案進行種種莫須有的攻擊之時,「李波事件」又於如此敏感時刻巧合地出現於香港某些「有心傳媒」的頭版新聞,實在令人浮想聯翩。 所謂「綁架案」的證據只屬「我就是證人」式的片面之詞,及李太的無窮幻想。銅鑼灣書店店東李波的太太,從聲稱丈夫因販賣「禁書」而遭綁架,進而一手提供所謂李波由內地打出的電話,到最新的李波傳真報平安,李太再到警署銷案,全屬李太的自說自話。 但香港的個別「有心傳媒」早已放棄了職業操守乃至做人的基本良知,他們不理會李太提供的故事是如何疑點重重及自相矛盾,也不做任何最基本的質疑或考證,只是以「傳聞」、「消息人士」、「網上瘋傳」等等字眼就能把一些未經證實的無恥謠言「包裝」成為新聞報道,製造這個「中央違反『一國兩制』」、「公安越境抓人」的劇本,藉機炒作一番,令事件由「無中生有」變成「小事化大」。香港記者協會、港大法律系首席講師公民黨張達明等人更是一擁而上,「抽水」的「抽水」,聲討的聲討,最後「成功」地把一宗懷疑有人失蹤的案件無限上綱至「公安越境『綁架』李波」的國際大新聞。 「李波事件」雖然故事曲折離奇,李太也每天帶來新情節,可惜只需要智力正常,便能看出李太口中的故事是如何荒謬。香港從事販賣「禁書」的商販沒一千也有八百,為什麼一間二樓書店的小老闆如此特別,有「被公安綁架」的價值?李太懷疑丈夫「被綁架」不是第一時間報警求助,而是聯絡《蘋果日報》記者,把事情弄上新聞頭版人盡皆知?李太真的是希望「被綁架」的李波平安回家嗎?李波「被內地公安擄走」,為何卻可以每天致電回家報平安,兼且附上「來電顯示」讓李太知道自己已到內地? 由此觀之,香港部分「有心傳媒」借題發揮,繪聲繪影地把此事說成是「公安越境執法」,顯然並沒有什麼事實根據,只不過是捕風捉影、渲染誇大之辭而已!

Posted in 愛港力廣埸, 無恥傳媒事件簿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所謂梁特首呼籲不捐錢給大學純屬煲水新聞

所謂梁特首呼籲不捐錢給大學純屬煲水新聞 有電視台日前在報道中以「我們聽聞」的字眼,指稱梁振英近日在不同閉門的場合,都呼籲商界不要捐錢給大學,認為大學的資源已相當充裕,提醒商界有錢應多捐助科研,有零頭的話就捐給中小學云云。好像煞有介事一樣,但內文卻原來只是「聽聞」。如此道聽途說,以訛傳訛,是典型的「煲水新聞」。 反對派喉舌《蘋果日報》對謠傳如獲至寶,以「傳梁籲商界停向大學捐款」為標題傳播謠言,又言之鑿鑿指「身兼八大校監的梁振英有政治意圖為『佔中』清算,陰乾大學大水喉」,更罔顧特首辦已澄清謠傳,強稱「特首辦未有否認指控」云云。 實際上,特首辦已澄清指出,一直以來特首都不遺餘力,積極鼓勵社會各界人士,踴躍捐助本港的教育事務。2015年,特首亦親自出席了最少3次有關大學捐贈儀式的活動,更在儀式上鼓勵各界繼續捐助本港各間大學機構。此外,多家大學校長亦表示,從未聽聞特首這說法,令「煲水新聞」中梁講話時有大學校長在場的講法不攻自破。 這種以「聽聞」字眼炮製的假新聞,本港稱之為「煲水新聞」,意即無料的新聞或假新聞。違反傳媒專業道德操守的行為,在每一個歷史年代中、每一個社會文化內,都會受到譴責。日本公營電視台曾在其名為「喜瑪拉雅山的遺世王國姆斯丹」的紀錄片中虛構驚險的片段,遭到揭發。在傳媒高度發達的美國,也有《華盛頓郵報》女記者郝姬虛構8歲男童被毒販在其母親面前注射海洛英的「故事」,被發現造假後,已經獲得的普利茲獎也被剝奪。而《蘋果日報》經常杜撰新聞,早已臭名昭著。反對派經常利用這些假新聞來炒作,更是大失民心。 從另一方面看,有社會人士指出,近幾年大學捐款情況「麻麻哋」,並非是梁特首的「鼓動」,其中部分原因是在商界眼中,香港大學生「非常之激進,如果學生只識鬧人和示威,或者有人捐錢,但係去捐款儀式有人踩場。做乜要捐?貼錢買難受!」包括《學苑》雜誌港獨言論,學生參與「佔中」違法霸路,港大學生會成員更是暴力衝擊校委會,威嚇、禁錮、襲擊校委會委員等激進,甚至是無法無天的行為,的確也令到有心捐錢的人士心寒。 激進大學生應該明白商界由衷的憂心。在「佔中」期間,李嘉誠、李兆基、鄭家純、吳光正、呂志和、陳啟宗、郭鶴年等商界重量級人士,都呼籲學生們和平理性,懇請學生們不要激動,不要讓今天的熱情變成明天的遺憾,這是對大學生的愛護,也是大學生最值得反省的。

Posted in 無恥傳媒事件簿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本土就是中國

本土就是中國 港台兩地鼓吹獨立的人士好用「本土」一詞來作裝飾,彷彿披上了「本土」外衣,一切便名正言順,並且佔有高尚和不可推翻的道德地位似的,於是一大堆本土XX亦應運而生。 其實「本土」一詞絕非獨派人士所創,只不過被港台一些政治分子借用及賦予了歪曲的政治含意。本土二字詞義明確,土是土地,本即此處,合起來就是此片土地;而詞義的重點是土。所以港台的獨立分子以為自我宣稱是本土派,便等同與中國劃清界線只不過是自欺欺不了人。 既然站了出來要搞革命,便請先用心理整出一套獨立的論述,胡亂堆砌又怎能有說服力。昔日洪秀全起兵是先搞來一套天國論,孫中山先生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那香港和台灣的獨派又提出什麼呢?雖然眾所周知搞獨立自然先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可是自稱是本土就等同自己不是中國人嗎?當然不能。 因為不論台灣或香港,這兩片都是中國土地。也許有人會跳出來說:NO,台灣和香港都經過殖民統者,是屬於日本和英國的。可是「殖民地」一詞正說明土地是強佔而得的,本來該土地便不屬於殖民地佔略者。所以,「本土」也是一個含歷史意義的定位詞,本土離不開歷史。今天港台所謂的本土派,生硬地限制本土歷史只能上溯至殖民地時期,是無知和荒謬的。 要說香港的本土文化,便不能不提李鄭屋村的漢墓、宋皇台和清政府的九龍城寨,不能只講獅子山。香港本土文化是華夏漢文的一部份,殖民地龍獅旗也不過是千年香港史的一段插曲而已。香港歷史是發展式的,上訴春秋戰國甚至更前,並且將有生命地延續下去。搞獨立的所謂本土派又憑什麼力量以為可以斬斷歷史,移花接木呢?不論是香港或是台灣,都是屬於全體中國人的,這包括千年前的先輩們;活在當下的今世人,自有傳承歷史的責任,無權也沒法將之支解。 放眼天下,不論是戰火紛飛的中東、抑或是俄羅斯、印度、土耳其、伊朗或英國,幾乎所具一定歷史的國家都在努力推動民族復興,在自家土地上與同族人搞分化獨立,既是可悲又可憐。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