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2

如何對付不誠實的傳媒及政黨?

害港集團眼見牠們的形勢愈來愈不妙,早已決定「破釜沈舟」要和香港政府及市民來一個「玉石俱焚」,改變害港策略作全線「主攻」陣式。箇不論老牌六四油水黨、扮藍血上流人的訟棍黨、甚或成立第一天已主打以破壞法紀破壞社會為手段(兼目的),吸引刁民廢青黑漢等社會邊沿人(渣)的社團連(及後癌細胞分裂出來的人渣力、賤線等等黑幫),各派決定來一個「大和解」再沒分彼此。從此大家都是激進派、誓反派!包括有布齊齊拉、接力拉;還要未上台已經「製造民意」迫人下台,天天狙擊這個那個官員,發動敗德傳媒機器公審「政敵」,不斷出錢出力煽動一些未戒奶的中、小學生上街攪「民」革。一副不癱瘓香港誓不休的嘴臉,完全係:「破壞香港,人人有責」! 但要數販民政黨之中黨格最無恥、心腸最惡毒、手段最下賤,大家必然第一時間想到多次發動「一條龍黑心官司」殘害香港出賣市民的攻民黨!而「鷹派」話事人紅花會陳總舵主陳家洛先生眼見該賤黨已到「水尾」,決定主動由跟班級的政治戲子陳義莊身上「回收」港島區(唯一有勝算)立法會選舉排首位的資格;再加上牠近來動作多多,種種跡象在在告訴別人牠要由幕後走到幕前(當然包含「肥水」不流向別人田的經濟誘因),相信往後日子必然會有更多厚顏無恥的文章見於攻民黨黨報日月神報! 陳家洛如何對付不誠實的政棍 ……..但有什麼可以驅使40萬市民毫無計較的參與群眾運動,不介意在炎熱潮濕的7月1日出席遊行?他們是為了支持政府、擁護梁振英政府,還是表達不滿和對香港焦慮?為什麼有超過10萬人加入聯署,為李旺陽討回公道?……….   文章有強烈攻民黨文宣部巫孟婆的影子-又長又臭!左徵右引拋下幾句「名句」出來扮高深,查實內容空洞悶死人。大家不用浪費時間睇晒成篇垃圾,只看陳總舵主的重點(40萬上街),已能得出牠是一隻不誠實的政棍的結論! 係2012年全球資訊流通最發達最自由的香港,害港集團仍以為牠們只要控制主流賤媒就可以做到「把一個謊話說上一千篇就成為事實」的無恥傳教方式傳揚其普世真理-民主邪教!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這也難怪牠們會對「國民教育」如此痛恨,可沒理由把已在手的「洗腦權」、話語權白白讓出來給予「敵對信仰」吧!「民主」只能有一種聲音;「六四真相」只可以有一個版本! 遊行人數可不是「你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等(白痴)價值判斷的問題,而是一個不可能加入主觀成份的「事實問題」。就算有人表現得如何大義凜然,天天高叫民主自由的口號,也不能指著一隻鹿說成是十隻馬吧!連頭號販民學術走狗民調鐘也只敢說10萬,全因當天有其他學術機構及官方(警方)派人從事遊行人數統計,箇不可能一如以往由牠「一手包辦」偽學術假民調出來為主子創造一些「o岩使的學術研究」出來。主辦單位的「40萬大軍」的數字,真的不知從何而來了!是不是任由害港集團空白講白話,說是20萬就20萬,說是40萬就40萬? 害港集團想以道德高地者自居去指控別人「不誠實」,但可笑的是牠們「唯一有力的指控論點-40萬大軍」,卻根本就是老作出來! 陳總舵主,閣下面皮之厚,服了! 遊行人數吹噓害港科學統計理性求真 胡適所寫的《差不多先生傳》,主角差不多先生就常把「十」字,誤寫成「千」字,被老闆責罵,但差不多先生總回應︰「千字只比十字多一小撇,不是差不多嗎?」七一遊行人數,是10萬還是40萬,難道也如此態度看待? 40萬人?6.3萬人?七一遊行再度出現參加人數的爭拗,一個遊行竟有4個迥異的估算數字,最高與最低的數字相差逾5倍。 七一遊行已是重要公眾活動,參加人數也成為市民對政府及社會現狀不滿的指標,顯示民怨是否沸騰,故此遊行的點算方法,不應苟且亂估了事。 民陣計法寬鬆 被抨「水份」多 可是,今年七一後,就有網民自製圖表,列出由04年至2012年的各方估算遊行人數,藉此發現主辦單位民陣的估算數字,對比學者估算數字的差距,由05年的1.5倍升到今年的4.5倍,質疑民陣估算的「水份」愈來愈多。同時間,也有評論指學者的統計方法未夠科學。誠然,統計方法各有利弊 民陣︰40萬人 民陣七一遊行總負責人麥德正稱,在金鐘、灣仔及銅鑼灣,有工作人員一邊遊行一邊統計人數,他們以遊行人士覆蓋路面的密度,推算遊行總人數,也會計算站在行人路者。 這方法把所有在行人路,以至中途插隊、離隊者計算在內,但普通行人也可能被當是示威人士。工作人員邊行邊計,也可能令統計流於主觀,在人群中,遠處眾多身影交疊,易令統計出錯。麥德正承認,民陣是以最寬鬆的尺度作統計,「未夠科學」,數字也只是估算。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9.8萬至11.2萬人 港大民研在軒尼詩道及軍器廠街交界天橋點算人數,約6.8萬人經過該處。根據去年數字,遊行人士中有65.6%經過該處,故推算今年總遊行人士在9.8萬至11.2萬人之間。 定點計算較邊行邊計客觀,但用去年中途離隊的數據調整今年遊行人數,或會有誤差。當然,港大民研明言還會進行電話調查,考證今年有多少遊行人士經過軒尼詩道及軍器廠街交界,兩個月後正式公布遊行人數。 港大學者葉兆輝︰8.2萬人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團隊,在靠近起點的銅鑼灣,以及靠近終點的金鐘,分別派員統計人數,點算出約5萬人經過銅鑼灣、約6.9萬人經過金鐘,同時又派人在金鐘訪問約1,000名遊行人士,發現當中46%受訪者沒有經過銅鑼灣,即中途加入遊行隊伍,以此推算整體遊行人數應為約8.2萬人。 這方法較有系統及科學客觀,但也有缺點,包括無法準確估算在兩個點算站中途加入並離開的人士、在首個點算站前已離開或在第二個點算站後加入的人士。 警方︰高峰時6.3萬人 警方公布了兩個數字,分別是5.5萬人在維園起步,和最高峰期的6.3萬人。若只計算最高峰期的遊行人數,最高峰期前或後插隊的人士便不會被計算在內,難免被人質疑報細數,警方也沒有交代甚麼時候是遊行人數最高峰時段。 此外,警方沒有說明用甚麼方法計算遊行人數,是如港大般的定點點算,還是如民陣般以路面覆蓋率計算? 學者︰數字差距遠 易惹混淆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就稱,本港是言論自由社會,各人有不同統計方法,難說誰是權威或去阻止他人估算數字,但各方估算數字相差太遠,確會令市民造成混淆。 民陣何不改進統計方法,如與獨立學術機構合作,採用一套公眾接受、科學客觀的統計方法,加強公信力,避免事後爭拗。可是,民陣與港大民研或學者的計算方法並不一致,未必有合作基礎。民陣總負責人麥德正稱,港大的統計方法也有限制,認為無特別需要與港大合作統計遊行人數。 更甚的是,民陣就算估大數,包賺無蝕,無論高喊20萬還是40萬人,數字與警方、學者的版本相差多遠,翌日數份標榜支持民主的報章,必會在標題大字採用民陣的估算版本。在民陣立場而言,既然估大數的效益更大,何苦求真確? 市民也明白,在示威者不斷出出入入的遊行隊伍中,要準確計算遊行人數,確存有難度,但主辦單位有責任並有能力,以科學求真方法計算出遊行人數。難道要像差不多先生所言︰凡事差不多,何必太認真?

Posted in 投票救香港, 攻民黨功績列表, 無恥傳媒事件簿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攻民黨的「言論自由」,只有賤媒造假,不許市民吐真言!

攻民黨以「專業人士」的包裝出埸,但經過多年鐵一般的事實支持,大家都明白牠們的「唯一一招」就是以本身法律專業,係「最後一刻」才發動無恥的黑心官司告政府(更可恨的是只會浪費納稅人既血汗錢),不斷狙擊這樣癱瘓那樣,拖延基建衝擊施政打擊法治不遺餘力(市民會疑慮到底而家是不是「法官治港」?香港法治「人人平等」?可惜現實是假若你是法官大律師或牠們的家屬就「更平等」!)而最為人認知的當以港珠澳大橋官司一役,攻民黨提供「一條龍」式法律支援服務,教唆文盲綜援老婦朱婆婆申請法援司法覆核;與及惹得天怒人怨,直接導致攻民黨亡黨收皮(其實而家早已名存實亡)的外傭居港權官司。雖則攻民黨發出聲明說牠們從沒有參與以上種種無恥官司,可惜就算有崇高的「職業道德」販民傳媒極力配合大打「默契波」作出消息封鎖,所有對攻民黨不利的都隻字不提,也不能阻止市民看清事實!攻民賤黨由始至終、上上下下(與及其餘由同一黑金來源餵養的假民間、偽環保、毒傳媒、神經失常壓力團體等等)對此等官司是如何落力訓身支持。 攻民黨之敗亡,全因該賤黨擺到明不把香港市民放在眼內,心裡只念及黑金主子對自己許下的種種好處。 這是任何一位市民也能睇得出,看得見的事實! 福街黎廣德不打自招承認攻民黨如何「為環保」而想出以環評司法覆核阻撓港珠澳大橋上馬。 為何港珠澳大橋判決令七百萬人受惠   致公民黨的公開信 公民黨的港珠澳大橋事件-大家的看法如何 變本加厲的司法覆核誰是幕後黑手 熱烈興祝攻民黨又一次為香港爭取公義 攻民黨大橋官司見「黨格」 梁家傑不支持大量外傭擁有居港權? 多謝攻民黨放生港珠澳橋 公民黨的激進本質是急進港獨 攻民黨賊喊捉賊 攻民黨為香港內地雙非嬰未來外傭兵 大橋官司見攻民黨無恥黨格 大橋延誤代價豈止百五億攻民黨絕不能留 攻民黨重申港珠澳大橋工程延誤與官司與牠們無關 三江五湖洗不清攻民賣港豈能辯 拉布盡頭圖窮匕現癱瘓香港爭取民主 外傭居權案獲准上訴終院 公民黨竟墮落至與長毛爭演鬧劇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攻民黨功績列表, 無恥傳媒事件簿, 生果黑金港奸所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與政府對着幹無助解決問題

與政府對着幹無助解決問題 撰文:袁志光 第一太平戴維斯副董事總經理 欄名:專家論市 近期看了一套有趣的電影《普羅米修斯》,普羅米修斯是希臘神話中的一個天神,祂對人類非常憐愛,還把天火偷到人間,令人脫離茹毛飲血的野獸生活,進入智慧提升的境界,人類也同時開始進入令色巧智的互相爭奪年代。 為此,永生的普羅米修斯得到了無終止的懲罰︰每天禿鷹啄食他的肝臟,隔天肝臟又重新長出來,再被啄食,周而復始,永不終結。 從近日特首風潮看出人性是矛盾的︰一方面缺乏自信,希望能找到一個普羅米修斯帶領他們;另一方面充滿自大,希望找到衪的缺失,每天把衪啄食。 面對危機 考慮緩急輕重 聰明的政客利用人性矛盾,把一切的問題及解決方案歸咎於政府︰「所有的問題源於政府,所有的結論是政府解決不了問題, 所以市民應跟政府對着幹!」誠然政府或有缺失,但跟它事事作對就可把問題解決嗎? 《百喻經》有一譬如,說一個人在森林裏突然中箭受傷,最優先要處理的是立刻醫治救回生命,而不是要即時追究那一個人放箭,更不是要判斷弓箭是否由環保物料製造。 如經過扭曲的政治推波助瀾,上述簡單事件就會催化為示威遊行,抗議治安不佳,要求保安局局長下台;也抗議環保局監管物料把關不力,要求環保局局長下台。最後,當然也抗議特首管治下屬無力,要求特首下台。 反求諸己 主宰自己命運 際此新領導班子上台,隨着新時代開始, 無論是房屋問題或其他問題,是時候我們反求諸己,做自己的普羅米修斯,解決面對的問題,主宰自己的命運!

Posted in 生果黑金港奸所,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瘋狂獵巫誰敢從政

梁振英政府剛上台,就遇到誠信危機。包括梁振英自己在內的幾名主要成員,都被發現住屋有僭建,另一個更被懷疑利用政府提供的租屋津貼來買樓。反對派於是咬住不放,非要他們落台不可。 按激進派的想法,這些人既然打算從政,人們當然可以用更高的道德標準來審視他們。如果發現他們有缺失,不符合激進派設下的標準,激進派當然可以轟他們下台。我認為這種說法只有前半段正確,下半段已被過度引申。 人們當然有權用更高的道德標準去審視打算從政的人,但最多只能以此去決定自己將如何投票,而不能把自己的標準加諸社會的頭上。香港未有普選,不喜歡梁振英的人未有機會投票,以致激進派的偏好未能成為社會選擇的一個組成部分。他們因而感到憤怒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這並不代表他們看不順眼的人都應該被轟下台,其他人的取態就不應被尊重。 事實上香港人各有不同的道德標準,激進派不能自以為佔領了道德高地,就可以上綱上線,要其他人都按他的標準來行事。他們現時纏鬥梁班子成員的手法,已有點似中世紀歐洲的獵巫行動。不但有行差踏錯的女性會被視為女巫,連身上有個傷口,也可被視作以血來養小魔怪,結果聖女貞德要被火燒死。 梁班子的成員,很多其實都是普通香港人,他們原先可能沒有甚麼政治圖謀。他們都並非一早就以可能會從政的標準來安排自己的生活。事實上在殖民地時代,大部分人都盡量迴避政治,大家在這方面都相對幼嫩。 不少香港人在裝修的時候,都可能會偷位僭建;在申領租金津貼時,都可能會順手安排自置居所。嚴格來說,這確是觸犯了建築條例,或涉嫌串謀用假文件欺騙政府。但若然凡有這類缺失的人都不宜從政,香港將不會有太多的人適宜投入政治圈子,香港人會少了很多選擇。 有人或者會說,他們的錯,是錯在不肯老實承認錯誤,而是企圖掩飾,這才令人覺得他們誠信有問題。但為自己的缺失作些不實的解釋,只能反映他們在政治上未夠成熟,並未代表他們已犯了十惡不赦的大罪。克林頓不是堅稱未與萊溫斯基有性行為嗎?但是美國人仍然讓他繼續當總統。 當然,克林頓是通過民選議員的彈劾才繼續做總統的,激進派會說香港的立法會還有功能組別的議員,所以即使梁班子通過立法會的彈劾也不算數,他們仍會死纏下去。 然而,香港可能尚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才有普選的立法會,普通人沒辦法不接受這種現實。我接觸的大多數人,都覺得可以讓梁班子先開展工作,然後按照施政的實際成績下判語。但激進派的做法卻是要癱瘓新政府,香港可並非人人都願意去付這種代價。希望激進派不要把他們的意願強加在社會頭上。 (轉載自2012年7月10日am730C觀點)

Posted in 投票救香港, 無恥傳媒事件簿,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17.06.2012.哀悼警隊精英劉志堅警長

2011年6月,政棍之中的政棍,人渣之中的人渣陳偉孽教唆有「多次自殺未遂」記錄的無腦刁民「雞仔棠」於中環天橋上再次「以死示威」,結果釀成劉志堅警長殉職的悲劇。2012年6月17日適重逢父親佳節,向支持民警合作的愛港力於中環為劉志堅警長舉行哀悼會,在此多謝有份出席參與的多位市民、記者及退休警員及警樂團。 出事處獻花-遞市民簽名-團體悼墮橋殉職警長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四十八歲警署警長劉志堅,去年在中環處理雞農示威時墮橋殉職,有團體昨趁劉逝世一周年兼父親節,約四十人齊集在中環出事地點悼念,再列隊往警察總部遞交市民簽名,並指責協助雞販的立法會議員陳偉孽,沒有向死者家人與市民道歉。 由兩個團體發起的「沉痛悼念劉志堅警官」活動,約四十名人士昨晨十時齊集劉志堅一年前出事的交易廣場悼念,兩名警隊風笛手吹奏哀樂「Going home」;香港退休警務督察協會發言人冼澤正致悼詞,讚揚劉英勇行為是盡忠職守、無私奉獻與為港犧牲。 促陳偉孽道歉 「愛護香港力量行動」總指揮王智東指出,肇事雞苗運輸商劉玉棠事後已向死者家人致歉,但協助雞販的立法會議員陳偉孽,卻未有向遺屬與市民道歉,批評他處事不當。出席者包括小女孩逐一獻花後,遊行至警察總部,並呈上早前收集的六千三百名市民簽名,以示哀悼,遊行期間一直有警員戒備。 陳偉孽事後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牠對請願雞農所做的行為,事前全不知情,直至接獲警方通知才知出事,但有團體事後一直對牠攻擊,作出失實聲明,牠表示若再受到攻擊,考慮訴諸法律行動。記者 陳楚瑩 朱震平 殺人兇手陳偉孽信有天理孽難逃 說到有傷天和始終難及不斷教唆雞苗運輸工人去「玩自殺」示威最終令到無辜警長殉職的賤人陳偉孽!! 無腦雞苗運輸工人劉玉棠於事發之後良知未泯尚懂得為自己的一身罪孽跪地抱頭痛哭,瞧這隻「幕前黑手」陳偉孽,牠只懂得明哲保身,對於自己為左爭取政治籌碼而害死人一事完全毫無悔意。我們相信有天理的話,必然期望報應不果。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網路文章轉載:一個小市民給親中建制派的心底話

一個小市民給親中建制派的心底話: 一個小市民給親中建制派的心底話: 我很敬愛鄧小平先生,他老人家雖然肉身已死,但偉大的精神將永遠留在我們中國人心中,永遠不死。他深知香港被英國管治150年之久,為了給中港兩地同胞文化上的融合來一個磨合期,他巧妙想出“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這種心包太虛有容乃大的思維模式,聰明得令人讚歎!他聰明之處,在於他懂得變通,有遠見,立場堅定,改革開放,令中國順著時代轉變的洪流前進,與時並進。 鄧小平先生思想開明,有勇有謀,敢於改變創新,穩中求變,帶領中國逐步與國際接軌!鄧小平一句說話可以嚇到英國人在人民大會堂當眾「趴低」。如果香港親中派有鄧小平一半的思維模式,香港絕對不會有今天的局面! 最近香港有支民間壓力團體出現,專門制衡泛民聲音,揭露外國勢力政黨醜陋的一面,此股力量的行動作風,口號,帶出一種新時代,新思維,敢於發言的愛國模式,令香港很多一向沉默的一群已開始不再容忍,紛紛開始發言表態。 你們既然打正旗號親中派,請不要再自欺欺人假裝中立,勇敢一點挺起胸膛為國家護航,不要再沉默,不要再食古不化,不要再懦弱怕事,不要再做牆頭草………如果你們仍然用舊有的思維模式去處理問題,貪生怕死,只會丟盡愛國人士的面子,愛國的人對你們失望,反對派瞧你們不起,變相兩邊不是人,選票只會繼續流失,你們的作風,只會不斷把香港政治生態趨向畸型,把年青人推向泛民對家,因為你們的作風沒有鄧小平的思維,你們仍然在迷霧中,沒有方向感,永遠不能為祖國帶領香港走出困局。 你們的黨是否風水有問題?五行欠火?重回正軌的最好機會現在來臨了,你們缺火,要加點火氣! 如果立法會開會,再有泛民垃圾提起“平反六四”“李旺陽申冤”這些咒語妖言惑眾,你們應該挺身而出,拍台大罵:「你那麼喜歡管大陸的內部事情,如果你們認為要平反要伸冤,請你們拿出勇氣,親自到北京上訪!不要繼續做政治騷!這裡是香港立法會!應該處理香港人的事!香港仍然有許多民生問題需要討論解決!請停止吵鬧!管好自己!香港人管香港事!請入民生正題!不要浪費公帑和時間!」 如果有建制派議員能夠勇敢講出以上說話,泛民必定當頭棒喝,震懾對家!我肯定震驚四座,得到大部分香港人的支持掌聲,成為香港真英雄!我敢以人格保證!   編按:收取美國佬、台灣佬政治獻金,生果黑金代理人黎賤英的美鈔的販民政棍及賤媒當然是遺害香港之首惡。但與此同時,並不代表那堆或明或暗的「愛國份子」都是好東西!總括而言,呢班人的最大問題是-廢!看看今天被販民賤媒炒作到上天的「國民教育教材」的新聞。國民教育本是好事,但落到這批愛國人士手上,就永遠好事變壞事!(難道牠們會照教材內容教自己的子女嗎?) 香港前有黑金代理人黎賤英為首統戰的政棍、文妓訟棍、無恥媒體及學術界敗類組成的一個勢力龐大的賣港集團;後有以前特首曾先生為代表的高級官員及傳統左派人士當中不乏從未真正關心過香港、無能呃飯食之輩,任由訟棍暴氓放肆而一默如雷,只求保住自己份工的「打咭工人」。愛港力成員亦正因眼見香港環境已惡劣至此,才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盡一點力希望撥亂反正、喚醒香港市民的理性及良知,不讓香港就此沉淪下去!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投票救香港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廢人政見,怕你唔識笑.

廢人見得多,甘垃圾既肺話都嗡得出,牠以為香港地底有石油金礦取之不盡嗎?而且這保證每月派錢(比申請綜援更方便),意圖極之明顯係為九月立法會選舉舖路,赤裸裸以荒謬的承諾去行賄一班無腦無業廢青。帶出一個信息:「你根本不用工作,有我(流氓力)幫你去搶其他人既錢。」 叫政府無底洞式派錢就叫扶貧?解決貧富懸殊問題?劉生係先天智障,還是近排玩女玩到SHORT左?其實以社團連、流氓力等擺到明是「民革」份子,以破壞為手段兼目的,又何用扮鬼扮馬諗出一些如此聰明的「解決民生問題方案」出來呢!要侮辱香港市民智力都要有個底線吧!   以負入息稅解決香港貧窮問題」於《賤果日報》刊登。 近日不少資深社會福利界人士都不約而同地倡議,香港政府應該研究設立負入息稅的制度,以解決香港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負入息稅能夠保障社會基本公義,使每個人都有合理的生活水平,筆者希望社會各界對這個制度能細心討論,令這個有效的財富再分配政策能夠在香港實施,從根本解決香港的貧窮問題。 負入息稅( Negative Income Tax)的概念很簡單,以下的例子足以說明。假如政府設定負入息稅率為百分之十五,以月入三萬元為納稅標準,當你月入沒有三萬元的話,你不但不用交稅,政府會反給你差額的百分之十五。假設你現在月入一萬元,你與納稅標準三萬元相差二萬元,政府因而退給你二萬元的百分之十五,即三千元。於是你的實質收入便變成一萬三千元。假如你因失業而完全沒有收入,政府便會給你三萬元的百分之十五,即四千五百元。 其實負入息稅是一種低收入的津貼,但這和綜援不同,因為當中減少了很多繁瑣的官僚程序,例如入息審查。稅局只需簡單看個人收入及家庭狀況,就能將各種不同形式的福利(如子女免稅額、單親家庭免稅額),透過簡單的算術,併入一條方程式,化為單一的現金津貼。而且負入息稅同時亦減輕了社會福利署繁複的批核工作,令社工可以集中資源去輔導和協助更多有需要幫助的人。 低收入綜援常為人詬病,是由於死板的收入標準,會出現願意工作的市民收入反比申請綜援者為低的情況。負入息稅則沒有這個問題。這制度鼓勵人多勞多得,努力工作賺取的收入越多,實際的收入亦會相應增多。舉個例,假如工作收入只有五千元,加上得到差額二萬五千元的百分之十五,即三千七百五十元,總收入為八千七百五十元。相反,如果選擇不工作,就只有四千五百元的津貼退款。努力工作賺取的收入歸個人擁有,這會令人更願意努力工作。 負入息稅可以解決大部份貧窮問題,令每個人也有最起碼的收入,而且更有尊嚴地生活。實施負入息稅後,甚至連最低工資的存廢也可再檢討。當每個人都有合理的生活水平,其實是會令社會經濟動力大增的。 香港大概有一百萬人生活在貧窮線下,這一百萬人中,大部份每人只欠二至三千元就可以有一個合理的生活水平。政府每年大概只需四百億元左右便可解決這貧窮問題,只要政府不做一些大白象工程,再加上省回的行政費用,以現時政府的豐厚儲備,是絕對可以承擔的。是的,只需用四百億元,就可以令所有窮人都有合理的生活水平,真正的解決貧窮問題。香港政府是時候做點實事了。 流氓民力量主席劉嘉鴻

Posted in 生果黑金港奸所,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3 Comments

難得販民電台讓正常市民發表心聲

香港一眾早已放棄自尊及人格,愧稱文化人讀書人教書人的奴才太監(人稱「文妓」),為了生果黑金不惜爭相把持公器為幕後老闆「做污穢的工作」。終日於報紙雜誌大氣電波中荼毒下一代,一個又一個無恥謊言,埋沒良知甘做一部宣傳機器。 香港的傳霉賤人啊!你們俯心自問,自甘墜落雖能搵到不少污穢黑金,但你們晚上回家面對妻兒能無愧於心嗎?正所謂天理循環,子女長大後跟隨了你們「搵食」時的那一套無恥歪理做人(做廢青才對),你們會讚牠們是一個懂分辨是非的明白人嗎? 按:就以記者為例,記者的職責本是如實報導新聞事發經過始末,但以賤果集團的妓者「做了一個好榜樣」,牠們只當自己係「打份工」,只懂以服務老闆為唯一目標。邊個老闆出得起錢,要牠X就X,要牠Y就Y!所以別人採訪新聞時牠們就自編自導自演去「自製新聞」,既要出賣自尊人格,又要兼職做埋示威者、卧底無間道、滋事份子等等等。。。這也難怪壹淫媒的出手(薪酬)確比市場高! 愛港力創作杰少無恥

Posted in 愛港力新聞, 無恥傳媒事件簿, 生果黑金港奸所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公民黨竟墮落至與長毛爭演鬧劇

公民黨竟墮落至與長毛爭演鬧劇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在日前慶祝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四屆政府就職典禮上,國家主席胡錦濤甫一發言時,台下突然有人起身,大叫大嚷,干預大會進行,更與在場維持秩序的警員發生推撞,最終被警員帶離現場。這種鬧劇似曾相識,但過去都是由「資深示威演員」梁國雄等上演,估不到這次擔綱的卻是藍血政黨公民黨成員曾健超,倒是出乎外界預料。而在曾健超因為搶佔了傳媒鎂光燈沾沾自喜的同時,暴露的卻是公民黨的墮落及不堪,昔日高高在上、溫文爾雅的藍血政黨現在竟然要與梁國雄爭演鬧劇,鬥譁眾取寵,這活生生就是一套「政壇墮落記」。 曾健超是公民黨成員,擔任外展社工多年,不論哪個身份,都應懂得基本的禮儀,尊重自己尊重他人。他可以選擇不出席典禮,但沒有理由又要出席又要搞破壞。從他當日表現可以看到,這個外展社工活像爛仔流氓,在場上不斷大叫口號,在座位上死纏爛打,試問這樣的社工,還如何輔導青年?更不要說他代表公民黨上演鬧劇,事後公民黨黨魁梁家傑還高度評價了他的演出,更令人看清公民黨的真面目,與社民連、「人民力量」等爛仔政黨沒有兩樣,反而更加虛偽不堪。 不過,曾健超這次演出的鬧劇,其實正正反映出公民黨的轉變及困境。曾健超現任公民黨的港島支部地區發展主任,是黨內少壯派代表,一向以激進見稱。在高鐵撥款一役,他就戴著「巴解」的頭巾指揮示威者衝擊鐵馬,行徑激烈與「人民力量」、社民連等無分別;而且此人也是粗口爛舌之輩,早前立法會議員林大輝曾發節日祝賀短訊給他,反招來一通粗言辱罵。就算政見不同也不必口出惡言,足見此人品性。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時,他排在湯家驊之後於新界東參選,最後慘敗。然而,由於湯家驊在黨內屬溫和派,立場取態與曾大相徑庭,在選舉期間他已多次公開狠批湯家驊的言行。 不過,曾健超的激進立場卻深得黨主席陳家洛的賞識,大加提拔,據稱他將與陳家洛及陳淑莊共同參選港島區直選。由此可以知道,曾健超的激烈言行,正是為打響知名度,為選舉鋪路。但同時也反映公民黨正在「人民力量」化、社民連化,不但政治立場上與他們一致,共同策動「五區公投」、拉布流會;而且在政治策略上都是走譁眾取寵路線,不會再放心機在政策研究、地區工作之上,一味大搞政治騷,就像陳淑莊、曾健超般以戲子為業。不要忘記早前梁家傑也在宣傳短片中又扮保安、又扮侍應,公民黨的戲子化由此可見。 曾經一度自稱要成為執政黨,一直標榜藍血精英的公民黨,現在竟墮落到與梁國雄爭演鬧劇,鬥大聲大叫口號,實在令人唏噓。正如西諺有云:「給他們夠長的繩子,他們就會自己上吊」(If you give enough rope, they will hang themselves)。公民黨等激進反對派正是在將繩子環在自己頸上,以為可以吸引更多人注意,但最終只將自己送上一條不歸路。

Posted in 攻民黨功績列表,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談七一:Anna Tse 《A day for celebration, not protest》及杜葉錫恩《Councillors need to ‘serve the people’》

沈默的大多數面對以黎賤英為首的「傳霉、教屍學者、販民政棍」不用感到無奈,基於歷史因素及生果金黑利誘一些無骨風的「文人學士」,爭相加入害港集團成為走狗一員為黎賤英出一份力造假說謊,令到牠們係香港可以打橫黎行每每以「民革」手段摌除異見者。但害港集團多年來倒行逆施,對外賣港真面目被全面拆穿,對內一眾大大小小的真假太監為名為利你爭我奪,黎賤英集團看似仍可以指鹿為馬為所欲為實則早已外強中乾。廣大市民對於本地傳霉、學者、民調等等的「信任評級」早已跌到等同<大紀元時報>! 或許大家早已習以為常每年六、七月鬼門關大開,賤霉例必不斷創作故仔自製新聞(不需舉例為牠們賣廣告吧!),企圖非常明顯就是製造民怨,希望希更多無腦刁民上街為牠們抬轎子。沈默的大多數對此「民革」歪風看似無能為力,但不要忘記今年九月份大家就可以用手中票,對收取生果黑金、與害港集團為虎作倀的假仁假義假民主政棍作出有力的打擊! 向一眾出賣香港、毒害下一代的賤媒、政棍說不! 談七一:Anna Tse 《A day for celebration, not protest》及杜葉錫恩《Councillors need to ‘serve the people’》 議會成員須服務人民 杜葉錫恩 觀塘 臨近選舉,我們會讀到來屆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選舉承諾,一些出自真心,一些容或假意。 作為前市政局及立法會議員,我兩者都有見過。議員的職稱、及作為政府議會成員所得到的公眾關注,對某些人來說確有相當大的吸引力,但他們所做的事,卻並非常常、甚至經常,與他們的承諾相符。 百年前一位著名穆斯林作家Saiyid Sulayman Nadwi寫的金句,或許能道出現今一些立法會議員的情況:「每個國家的立法機關沒完沒了地制訂及廢除法例,但他們的工作,鮮有為他們聲稱代表的人民的福祉而為。」 這金句會否令我們驟然想起這年代、近日一些故作姿態的立法會議員的行為?但願即將舉行的選舉,能選出對「服務人民」真正講得出做得到的候選人。 當貧富差距拉得太遠,與香港五十至八十年代的情況相若,甚至更差時,市民有需要、亦應得到貨真價實的服務。 A day for celebration, not protest Anna Tse, Mid-Levels On July 1we celebrate ou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國民教育系列, 生果黑金港奸所, 社民暴徒高登廢青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